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越墙天使最新章节

第十八回:曝光

越墙天使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8-01-28 18:46:56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医生与护士快穿之媚肉生香少女白洁教师妈妈苏婷的生活野兽的伊甸园秦青的性福生活男色诱人,母皇风流二龙戏凤
 
第十八回:曝光
  紫薇从温泉浴室回到房间,便即提出不想在旅馆过夜,要回饭店去。
 
  军皓和茵茵见她情绪如此低落,并不感到特别惊讶,更理解她现在的举动,实是人之常情。一个突然发现丈夫不忠的女人,又岂会完全无动于衷,能安之若素!
 
  回到饭店,紫薇一声不响走进房间,茵茵向来和她无所不谈,打算在旁好好安慰她,但紫薇却把她推出房间,说想独自冷静一下。
 
  茵茵和她自小一起长大,相当了解这个表姐的性子,知她表面虽然温柔婉约,但固执起来,谁也无法劝服她。茵茵无可奈何,只好退出房间。
 
  次日一早,看见紫薇仍是神情愁绪,萎靡不振。茵茵和军皓一眼便看出来,紫薇昨晚必定整夜无眠,二人在旁多方劝解,却依然无效。吃过早餐,三人开始起程到机场,乘搭中午的航机返回香港。
 
  三人离开赤立角香港国际机场,茵茵因为担心紫薇,便叫军皓先行自己回去,自己陪着紫薇乘坐出租车回家。
 
  才踏进家门,紫薇的手机响起,却是军皓的电话,当然又是一番关怀言语,紫薇只说自己没事,叫他不用担心。
 
  紫薇放回电话,贵嫂见小姐回来,走上前道:「小姐回来了,可有和沈先生联络上?」
 
  听见贵嫂的说话,紫薇怔了一怔,问道:「文仑有电话回来?」
 
  贵嫂点头道:「沈先生曾有电话回来,他说有事和东丸的人到韩国去,说什么拍摄宣传广告,还留下一个韩国饭店的电话,叫我通知妳。」紫薇点头表示明白,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紫薇也曾听文仑提过广告的事,现在听见,才明白文仑到韩国去的原因,并非如她所想,文仑是存心瞒骗她。
 
  茵茵在旁说道:「我说对了吧,文仑岂会是这样的人。
 
  紫薇关上房门,坐在沙发上呆呆出神,茵茵坐到她身边,握往她的玉手道:「看妳昨晚一定没睡好,不要再想这么多了,快上床好好睡一觉。」
 
  紫薇摇了摇头:「我不累。」顿了一会,望向茵茵道:「茵茵,我有一事想问妳,假若文仑发现我和军皓偷情,妳看他会怎样?」
 
  茵茵想也不想,便道:「那还用说,恐怕气也气死他了。说句真实话,文仑今次虽然在外面胡混,但我可以背定,他对妳的爱,至今一点也没有改变。」
 
  紫薇点了点头:「我昨夜思前想后,也相信妳的说话。茵茵妳知道吗,在旅馆听见他们的说话时,我的心就像扎针一样,痛得很难过。昨晚我独个儿问自己,我只是耳里听见,还没亲眼目睹,已经是如此痛苦,要是文仑亲眼看见我和军皓这样,他心中的痛楚悲伤,相信比我现在还要刺痛百倍。俗语说得对,针不刺到肉,便不知肉痛!我为求自己一时之欲,却这样对待一个深爱自己的人,我实在是……」
 
  茵茵轻轻拍着她的手背:「我早就和妳说过,妳和军皓这样,只是一时欲令智昏,其实心中所爱的人,还是文仑。人总是会有错或有昏乱之时,我虽不反对人要及时行乐,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但也要因人而定。其实妳本就不是这个料子,不值得为此而放弃自己的幸福。现在我还没和志贤结婚,还可以放纵一点,但结婚之后,到时我会怎样,连我自己也难猜测,我也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了。」
 
  紫薇沉默不语,脑里只想着茵茵的说话。二人在房间聊了半天,最后茵茵叫她好好休息,才自行离去。紫薇倒在床上,痴痴迷迷的想着事情,想着文仑现在是否还和织诗在一起,又想文仑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一时又想起自己和军皓的事。她实在太累了,在不知不觉间,终于进入了梦香。
 
  她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隐约之间,紫薇只觉自己胸口一紧,睡眼蒙胧的张开眼睛,一张英俊的脸孔,突然跃入眼帘:「啊!文仑,你回来了。」
 
  文仑笑道:「看妳这个睡美人,衣服也不换便睡着了。」在她鼻尖吻了一下。
 
  紫薇不知为何,心中竟然一阵激动,双手圈上他的脖子:「老公……」但一时又不知说什么是好,只是紧紧的抱住他。
 
  文仑给她一抱,顺势埋头下去,吻着她的樱唇。
 
  紫薇轻轻张开双唇,把他的舌头吸入口中,二人马上拥作一团,唇来舌往的吸取着对方的甜蜜。
 
  文仑多日不见爱妻,眼下看见这副天使似的脸孔,一团欲火,不觉间在文仑体内慢慢地燃起。他手掌滑上她的乳房,轻轻地握住,感觉着那团既柔软,又浑圆的美好触感。
 
  把玩一会,紫薇已见气息沉重,口里微微吐着芬芳:「嗯!文仑……」
 
  文仑终于忍受不住,抽离口唇,动手要脱她的衣衫。紫薇把身一就,配合着他的动作,不用片刻,紫薇已是赤条条的卧在床上,将她那精美绝伦,无懈可击的好身子,全然展现在他眼前。
 
  紫薇这一副凹凸有致的娇躯,直来就让文仑迷醉不已,尤其那两颗滴粉搓酥的乳头,衬托着她那捏出水儿来的嫩白雪肤,已叫他亢奋难抑。
 
  文仑急忙扯下身上的衬衣,三扒两拨,把内内外外脱了个清光,挺起那根又硬又直的肉棒,盯着紫薇道:「紫薇,妳真是好美!能娶了妳这个毫无瑕玷的天使,我也不知修了几生福德。」
 
  紫薇听了,心里一阵难过,她虽然知道文仑的事,但自己何尝不是背夫偷汉,对丈夫不忠。回想自己这两个月来的所作所为,不禁又是愧疚,又感愀怆。
 
  文仑自然不知她的纡轸,见紫薇怔怔的望着自己,笑道:「还在看什么,我的好老婆,快来让我爽一下。」说着倒身仰在床上。
 
  紫薇醒转过来,听见文仑的说话,自当明白他的心意,娉娉袅袅的将身子一翻,掉过头来趴到他身上,顺势跨开双腿,将个美穴压在文仑眼前,接着提起巨棒,徐缓套动,小舌舔弄着龟棱,忽觉胯间小穴一紧,原来已被文仑用手指撑开。
 
  文仑翻开两片花唇,露出内里一团红艳艳的蛤肉,只见肉身润光闪然,不由看得欲火横生,忙埋头往那嫩肉舔拭。
 
  紫薇打个哆嗦,便觉一条舌头已闯了进去,立时美得啊了一声,稍稍回气,张口含住眼前的龟头,实时吃得吧唧有声。
 
  文仑嘴唇抵住妙处,舌头硬塞进蜜洞,感到甬道不住翕动收缩,把舌头箍得密密实实,吋步难行。文仑卖力舔舐,弄得紫薇臀颤腿抖,内里的淫水,不歇止的不断狂涌。
 
  紫薇终于忍受不住这快感,颤声叫道:「我……我受不住了……给我……快点给我……」
 
  文仑抽回舌头,笑问道:「给妳什么?」
 
  紫薇一个打滚,翻转身来,趴在文仑的身上,道:「你明知故问……」忙伸手往后,握住他的肉棒抵向花穴,忽不及待的往下便坐,龟头登时捅了进去:「啊……老公……好舒服,你这根阳具挤得人家好胀,爽死人了……」
 
  文仑在下着力配合,往上连连顶挺,把紫薇弄得抛上堕下,一对如同覆碗的美乳,随着她的动作,幻出阵阵迷人的乳波。文仑看得双眼发直,双手忙把双乳纳入手中,一面盯住紫薇漂亮的脸孔,一面搓玩着这对美乳。
 
  紫薇兴奋过度,只见她眉锁眼闭,小嘴半张,不停地嘤咛悲啼,而丰臀却贪婪地大起大落,惟恐插得不够深,没把卵蛋一起塞进去。
 
  文仑看见美人这副浪态,愈看愈痴,不由恣意挑逗,把紫薇的情欲推到最高峰。一根巨物,不停地往上抽插,下下直撞花心嫩肉,只觉淫水沿着肉棒不停往下流,不觉之间,床褥已是湿了一大片。
 
  紫薇毕竟体力不断,数百下后,再无气力支撑,软倒在文仑身上喘气。
 
  文章将她翻身在下,叫紫薇大张双腿,提着肉棒直插到底,只觉一阵紧迫再度把肉棒箍住,让文仑爽得哼出声来,提棒疾戳。他原本早就发觉,那些什么日韩女星、东丸大小姐,如何也无法和紫薇相比,现在看见紫薇,才感到竟会相距这么远。他一面欣赏着紫薇的美态,一面狂劲抽插,间歇低头观看那出入之势,每当看见自己弄得她淫水淋漓的情景,心中那种兴奋,简直让他难以言喻。
 
  紫薇高潮接着一道又一道,早已丢了数回,但体内的亢奋,还是半点不减,她握住文仑的右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好美……再给我多些舒服,用力捏紧我、玩紫薇的乳房……唔!再用力一点,你握破他好了……啊!实在太美!」
 
  文仑也相当兴动,肉棒飞快的进出嫩穴,紫薇被龟棱刮得又麻又酸,一个禁不住,竟又放纵地大泄起来。文仑的龟头给她牢牢的吮住,也觉难以再忍,忙用力望里一冲,龟头撑开花心,紧抵着深处狂喷疾射。
 
  紫薇直美得大叫:「好烫热的精液,你射死紫薇了……」
 
  当文仑软倒在她身上时,紫薇情不自禁的用力抱住他,喘声道:「你真的好勇猛,又射得这么多,叫紫薇怎不爱死你!」双腿环了起来,围住他臀部:「不要拔出来,便这样插在我里面,我想好好感受你。」
 
  文仑自当不会反对,不知不觉,二人相依相偎的睡了过去。
 
  转眼一星期过去,军皓多次给紫薇电话,却始终无法联络她。原来这多日来,紫薇终日躲在房间里,半步不离,还把手电关上,静心忖思。
 
  这日忽地门铃大响,贵嫂从闭路屏幕看见来人是茵茵,便将大门打开。
 
  茵茵急步走了进来,连声问道:「紫薇在吗?她在哪里?」
 
  贵嫂给她吓了一跳:「表小姐先坐一会,小姐在房间睡觉,我去叫她出来。」
 
  茵茵忙摇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可以了。」甩下一句说话,飞也似的往睡房跑去。来到房门,急巴巴的碰碰敲门:「紫薇快些开门,我有要事找妳。」
 
  房门打开,紫薇还没开声,茵茵便叫了起来:「大事不妙了!」忙闪身进房。
 
  紫薇关上房门,茵茵一把拉住她走到沙发,才一坐下,便从手包里掏出一本周刊来,递向紫薇道:「紫薇,妳看这个!」
 
  茵茵边说,边伸出手指指着封面角落的一张小图。
 
  紫薇循着手指望去,一看之下,一颗心险些跳出腔口来,首先跃入她眼帘的,却是一行红色的小标提:「李氏集团总裁千金,远赴韩国捉奸。」再看那张图片,竟然是自己。她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
 
  茵茵忙揭开内页,虽然不是周刊的主要头条,但图文并茂,也有二页之多:「这怎么是好,竟然给人偷拍了!」
 
  紫薇心惊胆颤的拿起细看,原来当晚在酒吧里的情景,却给人偷偷拍摄了。内里不但有文仑的近照,还有木村、宋美乔等五人的照片,内文主题说道:「李氏集团李展濠佳婿沈文仑,在韩国与日韩红星共桌喝酒,酒后前往温泉旅馆,竟然沿途给三人跟踪。经过本刊记者证实,跟踪者乃沈文仑之妻,便是李氏集团总裁李展濠的千金,最后演变了一场韩国捉奸剧。」
 
  茵茵道:「还好那个记者没有跟进旅馆去,却一知半解的乱写,要是给他看见浴室的情景,又知道我们三人同房,那就不敢想象了。」
 
  紫薇看完,立时呆在当场,徐徐放下周刊,自言自语道:「这已经够大件事了,若给文仑看见,岂不是给他知道我跟踪他!」
 
  茵茵点头道:「文仑又怎会不知道,李氏员工近万人,便是他没看见今期的周刊,也有人会和他说。妳知道吗,我原本也不知道周刊的事,是军皓通知我才知道的,他说多日找不到妳,一知道这事后,便立即找我商量。」
 
  紫薇问道:「他怎么说,你们商量如何?」
 
  茵茵道:「军皓说,若然有人问起,便说他只是独自一人到韩国渡假,刚巧碰见我们,才一起到酒吧喝酒,在酒吧里,又正好踫见文仑和木村。虽然这样说有点儿勉强,并非人人会相信,但也无法奈何我们。但文仑知道妳跟踪他,无疑说妳已经知道他的事,相信他现在比妳还要害怕。我瞧文仑必会主动向妳道歉,妳现在得好好想一想,要如何解决这件事。」
 
  紫薇道:「这几日来,我已经想得很清楚,我终于发觉,自己确实很爱文仑,我也知文仑很爱我。看来我也应该临崖勒马了!之前我和军皓的一切,只好当作一场春梦。加上现在发生周刊这件事,更是不能再和军皓来往,若然这样继续下去,终有一日会给人发觉,到时又给报章刊登出来,教我怎有脸去见人。到时给父母一顿痛骂还是小事,但文仑必定会伤心欲绝,甚至不会再要我。」
 
  茵茵点了点头:「到了这个地步,妳也说得对。况且妳是李氏集团总裁的大小姐,要是妳和军皓的事给那些三八周刊知道,还不大肆吹嘘一番么!到时不但是妳,便连姨丈都会受到影响。」
 
  紫薇道:「所以我这些日子,再不敢和军皓接触。茵茵,妳帮我一个忙,有机会代我和军皓说清楚,在这段多事之秋的日子里,我实在不能再见他。」
 
  茵茵点头道:「我理解的。唉!人总是会有错的,乘着你们的事还没被捅破,及早回头,也算是一件美事。其实妳和军皓终究是没可能一起的,还是放弃吧!相信军皓经过周刊这件事后,希望能够唤醒他,让他明白里面的危险。」
 
  文仑心下惴惴,一面往李展濠的办公室走去,一面想着:「原来紫薇早就知道一清二楚,但确实奇怪,自从由韩国回来后,她因何会全无动静,不但没有开声追问,便连一句也不曾提起过,就像没件事似的,真是今人费解。莫非紫薇另有什么打算?唉!事情真会这么巧,紫薇和茵茵竟然到韩国旅行,这也算是天意!现在也不知如何解释是好。但我和织诗的事,决不能让岳父知道,就只怕紫薇早已和他说了,这可就麻烦!」
 
  文仑走进办公室,李展濠叫他坐下来,问道:「这事情是怎样搞的,竟然在周刊封面刊登出来?」
 
  文仑见他语气和脸色,似乎紫薇并没有说出来,当下道:「我也不大清楚,当日庆功宴完毕,木村说到酒吧喝酒,后来一起去泡温泉,没想到竟会给紫薇和记者发现了。」
 
  李展濠道:「紫薇和茵茵又怎会跑到韩国去?」
 
  文仑摇头道:「当时我刚在日本,茵茵给了我一通电话,说要和紫薇出去玩玩,原来二人竟到韩国去,但我一直无法和她们联络上,这事直到我回来后才知道。」
 
  李展濠摇头道:「真是荒唐,老婆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周刊的事还算事小,向来那些周刊的可信性就不高,一般人看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但要是你做出一些对不住紫薇的事来,可就不同了。男人出外应酬,喝多了不免会乱七八糟,但也要玩得聪明一点,万万不可影响夫妻间的感情,我这句说话,你要紧记在心,千万要小心在意。」
 
  文仑只是不住点头,接着二人谈了一会公事,文仑才离开办公室。
 
  当晚文仑才一下班,便飞车赶回家中,一踏进家门,便见紫薇从厨房走出来。文仑看见不由一怔,平素紫薇在家,多会待在房间,极少出厅走动。
 
  紫薇见文仑回来,忙上前笑道:「快些去换衣服,饭菜已经做好了。」
 
  文仑更是一惊,紫薇甚少会亲自下厨,莫非这个才是真正的最后晚餐?
 
  贵嫂捧着一盘菜从厨房走出来,笑道:「小姐说很久没给你做菜,刚才还自己到市场去,小姐说你喜欢吃海鲜,今晚又是虾又是蟹,都是你爱吃的东西。」
 
  文仑呆了一会,才把紫薇拥近身来,轻声道:「紫薇!我……我……」
 
  紫薇轻轻一笑:「不要说了,我要是怪你,一早就和你说了。快点去洗脸更衣,你想说什么,吃完饭再慢慢说。」
 
  文仑看见紫薇的模样,心中不由一定,但另一方面,又感无限愧疚,叹了一口气,回身走进房间去。当初认识紫薇时,文仑已知她的烹饪不错,今晚紫薇更使出看家本领,味味出色,吃得文仑津津有味,舔嘴咂舌。
 
  晚饭完毕,二人在厅子坐了一会,才相拥入房。
 
  文仑搂住她坐在床边,低垂着头,结巴巴的问道:「紫薇……妳……妳不怪我?」
 
  紫薇依偎着他:「说真的,我当日知道确是很气恼,若不是也不会跟踪你们,但当我平静下来,想起织诗的一句说话,知道你心中对我好,我的怒气便慢慢下了。文仑,到底那个织诗是谁?」
 
  文仑道:「她是东丸会长的爱女,今次我到日本,是她到机场接我的,其实我和她……」还没待他说完,紫薇已掩住他的嘴。
 
  只见紫薇摇头道:「不用跟我说,你心中对她怎样,凭你们的说话,我多少也清楚。你看,一个日本大财团的千金,人又长得如此漂亮,竟然会被你迷倒,便可知道我老公的吸引力了!但我真是很担心,像你这样英俊出众的男人,女人见着怎不给你迷得头晕转向,到时……」
 
  文仑截着道:「经过今次,我绝不会再犯,其实我有了妳这样的一个老婆,还感到不知足,我还算是人么。紫薇,我可以向妳发誓,以后也不会再有今次的事发生。」
 
  紫薇笑道:「你不要说得太满,人生很多事是很难预料和控制的,男人逢场作乐,我也十分清楚,要我防备也防备不来,但我只求你一件事,就是我心中爱你,你心中爱我,大家开开心心便足够了。」
 
  文仑吻住她额角:「妳放心,我的紫薇永远是我心中的第一位。对不起……我担保不会再有下一次。」
 
  其实紫薇何尝不是心中咎悔,只是无法提起勇气,老实地把自己的事说出来,她只能对自己说,从今日起,必定要好好的对待文仑,作为补偿自己前时的错过,或许有朝一日,她能够鼓起勇气,把自己和军皓的事向文仑坦言直说。但她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文仑轻拥住她,用手指托起她下巴,深情款款的盯住紫薇。
 
  紫薇缓缓闭上眼睛:「文仑,吻我……」
 
  两片嘴唇倏地合在一起,紫薇香舌一卷,把他的舌头卷入口中,热情地吸吮起来。二人越来越是火热,终于双双倒在床上,彼此爱抚着对方的身躯。
 
  吻了良久,紫薇轻手推开他,一双美目牢牢望住他,柔声道:「文仑,想不想要紫薇?」
 
  文仑一笑,用力点头:「要不要先洗澡?」
 
  紫薇道:「我要你抱我进浴室。」
 
  文仑道:「这个还不容易,莫说是浴室,要我抱妳到哪里都行。」说完连随跳下床脱衣服。紫薇也动起手来,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钮扣,二人不用多久,彼此已脱得赤身精光,袒裼裸裎。
 
  便当文仑弯下身躯,打算将紫薇抱起来,忽听紫薇道:「我不要这样抱,我要你插住我进去。」
 
  文仑笑道:「老婆,妳好淫荡呀!」
 
  紫薇小嘴一扁:「人家就是喜欢在你面前淫荡,快来嘛,看你已经硬成这样了,还不快点插进来。」说着把双腿移到床边,大大的张开。
 
  文仑一声遵命,提枪便往小穴刺去,原来紫薇穴里已是湿淋淋一片,只闻紫薇唔的一声,肉棒已顶到尽处,文仑笑道:「怎样,还吃得消吧。」
 
  紫薇道:「吃不消也要吃,大肉棒老公,快来抱我。」
 
  文仑双手把她提起,托起她的臀部,径往浴室走去。
 
  紫薇道:「今次你在外面鬼混,要怎样补偿我?」
 
  文仑边走边道:「今晚就和妳干到天明,把妳喂个饱如何?」
 
  紫薇笑道:「这是你说的,到时不要诸多借口,没完事便打退堂鼓。」
 
  浴室门「碰」的一声关上,接着传来紫薇嘻嘻哈哈的欢笑声。
越墙天使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2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短篇辣文合集医生与护士快穿之媚肉生香少女白洁教师妈妈苏婷的生活野兽的伊甸园秦青的性福生活男色诱人,母皇风流二龙戏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