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不顾一切占有你最新章节

最终指令Restart

不顾一切占有你 | 作者:HeiGon | 更新时间:2018-02-06 17:53:31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情欲的盛宴制服下的诱惑都市猛男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
 
最终指令Restart
最终指令restart
承家二少的卧室。
「承天傲,那个…你之前说你玩厌了,对不?」她坐在他的床上,战战兢兢地问,十只青葱白玉小指甚至在短裙上绞出十多个小结来。
锐利的眼瞳看着她片刻,才淡淡的回答:「对。」
「那个…你之前说你厌…」说你厌倦了我,这句她不敢问出口,也不敢听见他的答案,她旋即改口:「说游戏玩不下去,对不?」
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她,那模样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似的,不过由于她太紧张,紧张到指节泛白的关系,所以没去深究目光背后的含意。
「对。」
闻言,她得深呼吸才有勇气问下去:「那个…是因为你玩厌了才说游戏玩不下去,对吗?」
这次,他无语,只是看着她,之后她被沉寂的氛围逼疯了,别问她为什么说自己疯了,向来崇尚女生被动主义的她竟然扑倒他,这不叫疯,还能叫什么?
「是不是只要令你再对我产生兴趣,我们的关系便可延续?」然她无视他的意愿,就直接扯着他的领带,第二度主动献吻。她合上眼睛不敢看他的表情,也没空臆测他的心情,因为小嘴正忙碌着,她本身想模仿他用舌头撬开他的嘴,可小舌才刚探过去,就直接进了他的嘴里,她感到有点奇怪,但最后都没多理,很认真很努力的在他的嘴里搅动,在她觉得自己做到好捧,正想加把劲的时候,有股吸力像是要把她舌头吸进去,她诧异的睁开眼,便对上那双深邃得犹如无底黑洞的眼睛凝睇着她,她心里一怯就草草结束这个吻了。
接着她扑向他,千万别问她为什么她有力气将男主角推倒床上去,还可以大刺刺地跨坐在他身上,她当天真的以为自己正如家中的尧少爷所说的,她天生怪力,但到后来她才发现是他有心纵容她对他乱来──啊呀,光是回想起都觉得自己丢脸,觉得头皮发麻,说到底她都是个三步不出闺门的黄花闺女…如今却少女矜持尽失,连尸骸都不留给她做纪念。呜,星座小王子说得对,凡是天蝎座的男人都是阴险的!
居高临下…
在上面的感觉真是太赞了,心跳是加快了没错,但窘迫的感觉却渐渐褪去,反之兴味暴增,做男人真好,怎样看都是位居高处的人占尽优势…
跟着该怎样做呢…新条小姐的漫画她扪心自问看不少,对该类情节都颇有研究,故此她很有信心能将男主角压倒女主角的戏码演绎得个维妙维肖!接着她代入了男主角的角色,而自我兴奋过头不能自己,开始动手侵犯身下的「女主角」了
两手撑在他的双膊,俯下身,水嫩的唇在他的耳背、颈项印上细碎的舔吻,来到颈肩的相连位置还像猫咪般伸出小舌舐过一遍又一遍,柔嫩的小手抚过他的侧脸,溜到他的颈项,然隔着衬衣,探上他的胸膛。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尝试解开领带,但忙了好几回都不成功,她就任那条领带松袴袴的挂在他的脖子上,双手转移阵地,解开衬衣上的钮扣,她伏下身,舔吻着光滑且结实的胸腔,速度缓慢,她很小心很认真的烙上每个吻。除了偶尔感觉到身下的人肌肉抽动了下之外,就不见得下方的人有任何反应,果然还是不行吗…
当她以为自己勾引大业不成,有感无面目见江东父老与及曾请教她的唐恬,正有意欲潜逃的时候,身下的承天傲有了反应,他反客为主,一个翻身将她压回身下,回复昔日的姿势。
「都蛮舒服…」他的气息有点不稳,拂着她的吐息温度较平日来得高…那温度跟他生病那天一样的烫人。「但我比较喜欢在上面。」
她也很喜欢在上面…
整个背部陷进软绵绵的床铺里,察觉情势逆转的她抬眸,就对上了一双湛黑的锐眸,两臂撑在她须边,他就跪在她敞开的大腿间,黑白格子绒裙不知何时被推高,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这种暧昧的姿态,加上他灼然的凝视,害她的心怦怦乱跳。
「我想要你。」荡着情欲的逼人黑眸紧紧锁住她的脸,他粗嗄沙哑嗓音在她的头顶上暴起:「这次…我不会停下来,这样你还要留下来吗?」
其实她很怕他会做最后的步骤,所以才会跟他定立多条不平等协议,相信这世上只有他会在明知吃亏的情况下都照样妥协。
「没问题的,我吃了避孕药。」
「你之前不是担心会有后遗症?」锐眸危险的微眯,眸光既灼热又锐利,盯得她心里直发慌。
她眼神有点飘忽,眨眨眼,眸光再度迎上他的,唇畔漾出一抹甜笑。「以防万一啊!」
他神色复杂,深深凝睇了她一眼,那眼光彷佛看穿她的灵魂,被他望得有点头皮发麻,然后在她甫开口唤他的时候,温热的薄唇压下来,汹涌如潮水般的热情铺天盖地袭来,在短短的一息间将她的思绪搅成一吨烂泥。
他倏地俯身,薄唇扫过白晢的颈间,引出阵阵颤栗的疙瘩,然后,落在锁骨处,舔咬着,难以言喻的刺激感让她全身又酥又麻,小手只好紧抓着身下的床单。
不安分的大手沿着秀美的颊边扫向肩膀,擦过敏感的胸线,隔着衣衫,撩拨着线条姣好的浑圆,滑过小腹,暖热的掌心撩开毛衣的下摆,探进去,轻抚着她,惹出喉间的呻吟。
熟悉的「啪」声响起,她张唇轻呼,感到胸前的束缚放宽了,大手从后扣移向前,捧住一盈柔软,长指邪恶地捻弄着雪嫩上的红芯,她本能地想伸手推拒,下一刻,他已张唇含住那挺立的红芯,快感如触电般泛遍全身,小手变得虚软无力。
她眯起眼,无助地任他在身上肆虐。
他吻着、舔着柔软的浑圆,像燃点火种一样,害她愈来愈热。
她想伸手遮着胸前的春光,手腕却被擒获,按在床边。
他突然仰起上半身,解开项上的领带,她彷佛意会到他的意图,慌忙问:「承…承天傲,你…你想怎样…」
不会吧?他不会这样做吧?上帝快快来拯教袮迷路的小羔羊啊
他扬唇,双眸噙着笑意,他拿下领带,在她带着强烈不安及抗议的眼神中,将她双臂按在上方。
「你你你…你别啊!承天傲…」她叫着,可是双手已被绑着,手背还抵着冰冷的床栏。
上帝已遗弃她了。
细碎的吻痕落在胸下、小腹间,另一手则抚上光滑的大腿内侧,将原本已不算长的绒裙子愈推愈高,使力扯下内裤,沁凉的春潮流泄而出。
她羞得想合上大腿,却遇上阻力,他低笑着,唇舌舔过那源春泉滑过的肌肤,逗弄着幽径的入口,她被快感折磨得眯起眼,连脚趾头也蜷曲起来。
唇舌被长指代替,花唇被来回翻弄抽进,汨出更丰沛的情潮,她压抑似地呻吟着,难以承受这样的挑弄…
他抽出深入的手指,被情欲掌控的她难耐地嘤咛,她衣衫凌乱,胸前、裙下都若有似无地现出诱惑的曲线,他低吭,起身,褪去长裤,亢奋的男性抵住她,腿间的濡湿让他差点忍不住马上要了她。
「等…承天傲──等一下──」她粗喘着,高声喊住了他。
他半压在她柔软的身段上,额头抵着汗湿的额际,烫滚的浓重呼息全数喷落她的小脸上,替那白嫩的肌肤熏染出美丽的粉红色泽。「现在后悔太晚了…」
可恶,她不是说这个啦──「那个…不要在床上好不好?」
「为什么?」他几乎是用吼的问,每个字似是从牙缝里迸出,像是强忍着极大的痛苦回应着她似的,但她不为意,因为她是真心为他设想啊!
「那个…我会弄脏你的床单…」
「我不介意。」镶嵌着纯男性意念的黑眸锁着她迷蒙的星眸,他咬牙道。
「承天傲…那个会不会很痛?」
「我尽量。」眼见他又开始动了,她紧张过头,又有问题,还是先问清楚较好…她对这些小细节的知识可是贫乏得很…「那个…之后要怎样处理?」
瞥见他嘴角的贼笑,摆明是想些坏东西,汗,她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没没没──当我什么都没问过──啊!」
缓下急速的呼吸,让她适应他的存在,渐渐地挺进她的柔软之中,不让她分神再想些无关痛痒的事。
她的脑袋乱糟糟的,耳朵嗡嗡作响,隐约地听见他好似说了什么,但当情感攀上极致的时候,她已忘了这回事,可她想破头脑都不曾想过他会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还当真附诸实行…什么「我会帮你洗」?!那天说有多放浪形骸,就有多放浪形骸──她没救了没救了,她被他带坏了!
「呃嗯…」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快感,她被这莫名的感觉扰乱了,下意识地扭动着身躯。
将修长两腿架在肩上,他捧起她,更深更入地刺进。
比之前强烈百倍的兴奋瞬间淹没了她,她几乎尖叫出声,一整日,他不断地吻着她,诱哄着她,直至倦了,直到她累坏了…
晌久,她累极睡去,还清醒的他环着她躺在床上。
深明第一次不该让她太劳累,但他还是不住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无论要了多少次都无法餍足,也许他等这天等太久了,才会纵欲成这样…要她将欠他的一次过全讨回来。
以防万一…吗?
是防那家伙吧。其实她潜意识里还在害怕那次的经历,是担心会案件重演才做好防范操施,为免事后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才会有此反常的举动吧…
大手若有似无地触碰她的睡颜,指腹轻轻在她的眼肚上滑动,这几天她没好好的睡过,他知道,但除了赶走那家伙与及陪她自欺之外,他已想不出他还能怎样做了。
那天的晚上他就接到老哥的长途电话了,劈头就问他病死了没,还要感谢他的大恩大德,好心将病倒的他推给她托管。他向来很讨厌接老哥的电话,但出奇地的一晚,他竟然记恨这通迟来的电话。其实看到网上纪录多了很多他不曾上过的网站,他心里就有个谱,再查看登入时间,就不难发现她的人来过,老哥的电话只是让他更加确定这项猜测。其实就算没有这通电,就算她没有来过也好,他还是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只是他现在的心情比之前来得更添沉重。合上眼目,那天的景象又再脑中重演了。
他是凭着直觉找到她的。
推开第二扇大门的时候,透过门缝,他听见了女人的呻吟声,他不会错认的…那是她的声音。
那一瞬,他慌乱了。
那一瞬,他犹豫了。
若果她是不情愿的,他贸然闯进去只会令她更加难堪。
反之…他就只不过是个来搅局的外人,进去只会令他的身份更添尴尬。
那天,他因为臆测不到她的真正心意而退到后头。
他是在替她设想。
他只是在替她设想。
任他把话说得有多好听,他都无法欺骗自己。至于实情是什么,他最清楚不过,所谓的设想实际上夹杂了不少私心…
他无法否认,那一刻他亟欲撇下她不理…不为什么,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心情。
直到瞧见她匆忙逃去的身影,他才暗地里松了口气,但内疚感犹在,仍然在心间盘旋,摆脱不了。再多一分迟疑,再多一分自私,她的人生就间接毁在他的手上。
若果早些发现这一切,他不只能拯救到她的心,而是能保护她的心情,不用受到伤害。
其实她比谁都来得脆弱,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那天却为了保护自己的心情而间接将她推进虎口作堆。
只是一次的失误,就足以铸成大错。
心灵上造成的伤口是无法愈合的,但只要不去触碰它,就不会痛。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让那家伙再出现在她面前,不让那混蛋有机会再去碰到她的伤口。
曲起的长指滑过柔嫩的唇瓣,停驻在两片唇瓣之间,感受着她呵出的温暖吐息,怀内的她明明像梦境般虚幻,却又矛盾地存在着,就在他的怀里。
学会再自欺些吧,这样伤口就不会再痛。
对不起,我的小菱。
原谅他没勇气请求她的宽恕。
原谅他那天的懦弱,原谅他无法向她坦白。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承诺,他以后会尽他所能,好好保护她。
 
尾声《全书完》
尾声
据说要看一个人是否在撒谎,看看对方的瞳孔有没有扩张就会知道
至于她的真心话,他可以悄悄地告诉你,不是用看的,只能用听的。
翌日。
砰──半开的樱花木大门被一度狠劲给带上。这一幕…似曾相识。
无需多番臆测,会用这种手法阻人去路的只有一个人──承天傲。
「怎、怎么了?」心漏跳一拍,她回身,故作镇定的问,不是是时候上学去么?他想干什么?前车可鉴,他每次用力摔门后总尽做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要她不紧张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他欺身上前,大手托起她瘦小的下颚,深沉如潭般的眼眸紧盯着她,那热炽专注的眸光,盯得她头皮发麻,不过她还是很有耐心的等着,岂知等了好半晌都等不出个下文来,而最可怜的莫过于是她因不小心吸入过量男性气息而开始头脑不清醒了。「承天傲?」
他别过头,逼人的眸光挪开了不一阵子又投回到她的脸上去,后来她才发现他是在害羞。「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犹如一道旱天雷劈得她头昏眼花。
「赫!你刚刚说了什么来着?」她傻眼,疑惑的眸光投到他的俊脸去。是她生活压力太大,开始有幻听吗?
黑水晶般的眼眸又瞟开了,他抿唇似乎有点懊恼的样子,但她还没捕捉到那时怎么样的情绪,灼人的目光又朝她那边射来。「我喜欢你。」
这回她听得很清楚,心头乱颤,不知该作何种反应才对。
「你、你…」他的告白俨如一个魔咒能够夺去她的语言能力,害她你你你了好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在跟我说笑吗?」
他沉吟,望进她眼睛的黑眸锐不可挡,像是要从中看出些许端倪似的,她紧张地咽下一口又一口的惧意,耐心等着他的回应,但他偏要玩沉默,害她穷紧张不已,要不是她还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她会以为心脏早已奔离胸口,不理会她的死活。
「我是认真的。」
汗…有没有办法令心脏跳得慢一点?她怕心脏跳得太快,很容易会衰竭…
「那你的意思呢?」他退开,温暖的呼息随之褪去,冷空气迅速钻入肺叶,换掉那些让人窒息的男性气息,她是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没错,但却总是有点不知怎的感觉,说不定她比较喜欢脑袋乱糟糟的感觉。「我…」
「那个…」她支吾以对,那个了很久到那个不出个下文来,不过他被因此感到厌烦,一双墨黑的眼眸依旧瞅着她的脸不放,害本是紧张的她更加不知所措,心脏狂跳不已,她咬咬轻颤的唇,季小菱拿点勇气出来,他都表白了,她都应该表示些什么才对,别被他盯个两眼就变了个哑巴才行!「那个…」
勇敢,她要勇敢,又不是未表白过的青春少艾,文字上的告白算不算呢?但在网络上的打字比较容易呀…想到此,她又开始气馁了,不行不行,她要一股作气将心底话说出口!「我…」
结果她吐了一个字后又瞬间哑掉!她开始生起自己的气来,然后她顺利说了一句话,但不是她应该说的台词,她暗咬牙,她究竟在干什么?怎么她总是一到重要关头就变得跟鹌鹑无异?「那个…承天傲,你可不可以先蹲下来?」
听罢,他很体贴的蹲下来与她平视,那双锐利得像是能洞悉人心的眼睛正近距离击杀她好不容易才储起的志气。「这样吗?」
她颔首表示同意,话虽她很有意见,可是既然是她提议的,总不能要他站起来…但眼睛对望的感觉令她很紧张,她心如鹿撞,手足无措,为什么她这么胆小的?这是先天遗传的吗?现下要怎样说话才好…他可不可以不这样看着她?致亲爱的上帝,她胆敢用人头担保,要不是他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话,她一定会告白成功的──所以错不在她!都不知哪个混球说什么要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才是有礼貌的表现──她现下真想把那家伙揪出来狠狠揍一顿!
他们互望了许久,然后她一声不哼就伸手遮住他的眼睛,他愕了下,但没抗议,似乎默许了她的行为。
「这样会好些?」实在好太多了!她在心底里暗忖。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胆子开始长大了──「承天傲。」
她看到他的喉结滚动,发出了一声单音来应她。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容,虽然被她遮一遮,只剩下半张脸来,但她还是有点别扭。为什么电视剧里的主角表白表得这么容易?她都心跳到快要暴毙了
「那个…你不准笑我。」心噗噗狂跳──她季小菱当天发誓,除了今天会豁出去之外,她不会再跟他说第二次──不然,她永远都长不高──但事实上当关系认定了之后,天天在表白的人却是这个发了毒誓的家伙;另外,她自小学四年级开始就不曾长高。
「好。」
「那个…真的不准笑我。」心跳得更快了──呜呜──可不可以效法一下古人用写的?
「好。」
可恶,他答得可轻松…他就不能紧张一下吗?拜托,紧张的人只有你一个,好不好?
握着粉拳,不管了,她的脸皮几十丈厚──她豁出去啦
「那个…我很高兴你说喜欢我…」呼,她很夸张的吁了口气,她已迈向成功一大步了
上帝,请再赐她勇气吧,她答应终期试会努力读书的
「承天傲,其实你有没有发现…」抖抖抖她全身在发抖,拳头握个死紧,她可以的,可以的,还差一点点──「我也喜欢你…」
然后全身瘫痪外加虚脱,她要挨着背后的厚实门扉才不致于滑落至地。
尔后,一片静默流动在二人之间。
他干么不说话?她半眯起灵眸,死盯着他的…呃…嘴巴看,因为他的眼睛被她遮住了。该死的,刚刚答得该死的快,现在却学人沉默起来…他在想什么?难不成他后悔想反口?啊呀啊啊呀──覆在他脸上的小手轻颤着,那她不就很丢脸噜?还是趁现在反口──在她快要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逼疯之际,一只大手擒住她纤细的手腕,拿开她的小手,不让她再遮住他的眼睛。
「我知道。」他唇角往上扬,睇她窘困的模样,睇着睇着就笑开了。其实他想好好看清楚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但偏偏她却比他想象中还要…害羞。
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乌溜溜的眼珠子在眼眶溜动,就是不肯正视他的眼睛。
「不要笑啦。」灵目不时偷瞄他一眼又逃开,他双肩颤动着,似乎憋笑憋得很辛苦。「承天傲,不准笑呀!」
知道有人恼羞成怒,他稍为收敛了些许,掏出手抚着她的脸,姆指轻轻在上头滑动着,感受那柔滑的触感。「好,不笑。我也很高兴你说喜欢我。」
胸口泛着阵阵暖意,心里甜滋滋的,有种令人心安的幸福感包围着她…同时间亦感觉到有股热气冲上两颊…
「那个,我有没有脸红?」水亮的眼睛瞅着他,粉唇抿了几回才开口问出现下比较担心的事情。
「没有。」他信誓旦旦的道。
「真的?没骗我?但热热的──嗯!」她疑惑的摸摸自己的右颊,但她还没研究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吻住了她的嘴,吞没她全部的抗议,不让她有机会分神想些无关痛痒的事。
对了,他忘了跟她说,他可以当作看不见──她脸红。
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事他忘了,不过他下回会记得像从前那般,向她允下她最爱听的承诺。
我会养你。
这承诺,他会坚守一辈子。
 
《完》
不顾一切占有你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3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情欲的盛宴制服下的诱惑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樱色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