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鲜网辣文小说 > 圆寂2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圆寂2 | 作者:喜了 | 更新时间:2018-02-06 18:00:55
推荐阅读:亲亲宝贝哥哥的占有欲性感欲奴女仆诱惑少爷老师请别生气独宠嫂嫂傲龙戏珠花间情事人兽乱双性之恋
 
第十二章
 
回国后一周
 
失眠,午后。水龙头哗哗流出透明液体,滋润手里的梨子。一个淡黄色椭球体,即将被刀截成许多瓣。入口。脑细胞反应,如此有降火之疗效。在我记忆力还未完全毁灭之前,我愿意再相信它一次。换上一套新的睡衣,坐在电脑前。刷新刷新刷新,一个个黑色屏幕从眼前划过,像一个人看一场接一场的午夜黑白电影,没戴耳麦,死守这种无声的消耗,消耗身体内的水分。做一只干瘪的咸鱼干,拖着渐冷的尸体,留自己一个印象派标本。
 
“柴元一,该出来晒晒太阳了,整天窝在里面长蛆啊!”门外小姑的叫唤不仅气韵十足,而且音色美伦,看来她多年来弃而不舍的声乐训练还是颇有成效的。其实,我们柴家各个都蛮会保养自己,修养身心,小姑爱好音乐,爸爸喜好书法,柴鹤博览群书,我,什么东西都跟风似的在后面胡搞蛮搅一番,也算是个“涉猎广泛”,啧啧啧,多好的一家子,可惜,几百辈子整出这么两个磨死人的主儿。
 
还记得,那天我拖着坐了N个小时,转程了N道飞机的疲惫身体,“哐”地一声,象恶魔回巢,气势汹汹地踢开俺娘家大门时,那小模样,嘿!就差没喊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吓得俺小姑,俺老爸,还有俺漂漂小妈,全一股脑立正站好,那表情----怎么说呢,他们其实很想悲伤来着,毕竟心里都没主儿,我这一趟维也纳之行,到底是带着千疮百孔的感情伤疤走的,这一回来----他们的眼底有绝对的心疼。可是,也有绝对的意外,怎么----怎么这丫头片子一进家门这种气势?行李一甩,鞋子两边一丢,赤着脚就往玄关处这么一坐,气呼呼地盯着这一家子长辈,多象儿时在外面受了气,回来还想搬救兵出去干架的柴元一!她----她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我发誓----再出一次国,我柴元一就不姓柴!我讨厌坐飞机!”这是赶着众位家长同志眼泪夺眶而出之前,我支声的第一句话。眼泪是及时止住,可各位的眼睛瞪地足有铜铃那么大,而俺才不客气咧,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心理准备,猛地站起来,眼睛瞪的比他们还大,指着他们,插着腰,标准的“茶壶泼妇”形象就开始开吼起来,“柴千阳,柴千影,尽管睁大你们世俗的双眼吧,好好看看你们家的孩子,好好看看!他们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孩子,他们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家长们俨然被我吼的更傻了,呆楞在那里,动都不敢动,看起来,他们是更怕惊吓到我。可我,这个没良心的神经病,显然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突然,唇角嫣然一弯,放柔了全身所有的曲线,这才象个终于回到家的傻孩子,走上前去,无限感动地逐一拥抱住我的小姑,我的爸爸,我的小妈,“家长同志们,让你们操碎心的小女儿回来了!”然后,转身,进房,关门,奸笑。等着吧,不用猜,门外的三个人肯定在打电话,给柴鹤的。果然,------“柴元一!你给我出来!是谁允许你这么直呼长辈姓名的----”一切大白。我了解,门外家长同志们激动“训斥”的背后,是长长的放心与舒心,他们知道了,他们家的孩子其实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孩子!
 
“柴千阳,看看你这两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孩子’,一个伟大地把自己献给了神,一个发誓要把自己养成猪!劝劝你闺女儿吧,她这一回来,是天天吃了就睡,睡醒了就吃,上网,看电视,她能不能也干点儿有志趣的事儿,例如,陪我出去练练声乐----”小姑又来这招,每次都打着“训”老爸的幌子,其实,大着嗓门,生怕我听不见,不就是想把我拉出去走走吗。偏偏老爸也把我宠的太不着边儿,瞧他每回应的,“让她这样,她把自己养成多肥个猪,我都认了,可怜我们家元一这段时间瘦太多了----”“那也要多出去走走啊,整天不出门,也健康不了啊,急死人的,我们家闺女儿从小就粉嘟嘟的,谁见了不爱?----”粉嘟嘟的?!亏小姑说的出来!和着,是她一直把我当只小猪在养吧!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镶还啃着梨子的我,口齿不清地就冲着门外喊到,“小姑,今晚我想吃番茄牛腩煲!”“好好好!早晨我就记住了。元一,你出来晒晒太阳,好不好,要不,你陪小姑去练声乐----”没再答应,我依然衔着梨子,一直腿搁在板凳上,很没坐相地坐在那里盯着电脑刷屏,继续做只印象派标本。
 
其实,我这样真不是拿乔,更不是受了刺激,我知道,回来了,也不能老在娘家这么象只猪一样呆着,即使要象只猪这么养着,也该让我老公去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要祸害,也要祸害婆家去啊。我该去找佟卿越!
 
可是,说我不拿乔,又太假!我拿乔,拿大发了!我回来了,我就不信他佟卿越不知道我回来了!!一下飞机,没看见他,所有飞机上拿来打发时间想出来的该有的浪漫桥段全部化成泡影,我已经很生气了!接下来,回到家,没看到他!回来几天了,依然没看到他!告诉你们,我现在连休了他的心都有!肺都要气炸了!偏偏我柴元一就是个让人哄的主儿,即使我心里想他想的要死,要吐,要休克!我依然任性的等着!
 
再来,我觉得自己也应该拿乔。就象我一回来就把俺的家长们大声呵斥一顿一样,他也该骂!而且,要往死里骂!还是我最亲亲的老公,一点儿也不了解人家其实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孩子”!那么聪明绝伦的佟卿越,怎么关键时候,就这么不信任自己最心爱的元一?她要想“红杏出墙”,早八百年就留在利物浦不回来嫁给他了,还----还会等着他“痴情兮兮”地把我往外面送?庸俗!和我老爸小姑一样庸俗!我分明知道,他这段时间迟迟不来见我,是在害怕,对!他还在害怕,还在害怕----让你害怕的个够!!我一点儿也不心疼你,一点儿也不!!
 
最后,一番折腾下来,我确实累了,真的懒地再去费心费气的哭,解释,生气,包括感动----现在,我真的只想平静的吃,平静的睡,平静的上网,平静的看电视----
 
最最后,也许,这才是我心底最嘹亮的声音------卿越!我的卿越啊,你就长点出息,快来救救你那在娘家混吃混喝的老婆吧,再来晚点儿,你恐怕真抱不动她了----卿越----我好想你!
 
钱钟书老先生说过,“情敌之间的思念比情人间的思念还要强烈持久。”经典啊,当我拿着龙艾的订婚宴帖时,已经感叹不下十次。事实上,不只感叹这,一路上,我不知感叹多少事物了,同样的香格里拉,同样的奢华,同样的浪漫,甚至是同一个女人的订婚仪式----我就象一个玩魔方的孩子,一转后又回到原点,只是,这次,我已经失去接捧花的权力。
 
白色的纱幔,柔和的灯光笼罩着喜宴大厅,动人心弦的乐曲在空中流淌,一切都显的那么高贵华丽而神秘。漫不经心地坐在厅堂的一角等待开席,象个只为着等着吃的食客,我想,此时,这一满堂贵客,就属我最悠闲了,和新郎新娘又不熟----嘿!一点儿也没做作哦,这龙艾虽说是我“小姨”,又是我们家卿越的前未婚妻,可说起交情,我们真没多打交道。按着小姑的交代,礼金送到门口登了记后,我就一直坐在这里了,一个人都不认识,不等着吃等着什么。
 
狗日的,最近不知怎的,我真的很能吃。刚开始,我只以为是前段时间忧郁成积吃不下,现在胃口打开了,补回来。可是,这也----吃太多了!在家我嘴就没闲着,瞧这日以俱增的腰围,害的我这么时髦的复古衣裙穿的都好紧!深吸一口气,看看腹部小肉圈是不是松了些?皱着眉,噘着嘴,我埋怨地捏着自己的小腰身,根本没注意旁边一直有颗小脑袋盯着我。
 
“你真的长肥了,穿裙子一点儿也不好看!”天呐!世上哪个女人听的了这种话?!使出我最凶狠的眼神瞪过去,尽管我已经从声音听出他只是个孩子。嘿!认识哦,不就是上次晚宴碰到的那个有着一双美丽眼睛的小男孩儿吗,又想招我了是不是,反正现在也无聊,逗逗他也好玩儿,我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开始使坏心眼。
 
“小朋友,看来你的审美观很庸俗哦,阿姨今天告诉你,真正的美不在肥瘦,或是穿什么,而是内在的气质。比如你现在蹲在那里支着头盯着我,就是个很没气质的样子----”“那你做个有气质的样子给我看!”嘿!这小犊子,转弯真快!我还怕了他不成?瞥了他一眼,咬着唇,我慢慢地站起来,双手自然交握在背后,“你得跟我学吧!”或许是我的气势太傲慢,男孩儿一股脑站起来,也学着我双手背在身后,“学就学!”一副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呵呵,小倔犊子,等着吃亏吧!“双脚交叉,然后屈膝----”“哎哟!”还没等我说完,小犊子已经摔的个四脚朝天,当然了,小孩子本来平衡能力就差,加上手又背在身后。很没风度的,我在旁边笑的一点儿也不客气。
 
“哼!欺负小孩子的女人都是巫婆!”小犊子显然屈辱甚甚,自各儿爬起来气极了,我却依然优雅地坐在那儿,还故意微笑着激怒他,“就是个巫婆怎么了?”“你是个胖巫婆!从小就是个胖巫婆!”有意思咧,这孩子知道损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毁人一辈子,从小?他那小嘴到会胡诌!“嘘!小朋友可不能撒谎,你怎么知道我小时侯就胖?小心长长鼻子哦!”好象逗他上了瘾,我还一脸“善良”地上去刮了下他的俏鼻子,却被这气急了的小同志一掌呼开,“我就知道!那边挂着的全是你的照片,你小时侯明明就很胖,比我还----”什----么?!挂着我的照片?!还小时侯?!我一下子从板凳上弹起来,这孩子说什么呢!“什么我的照片?你又知道那里挂的照片是我?你---”急性子啊,也管不着到底他说的是真是假,牵起那小犊子我拔腿就走,一定要去看个究竟!
 
完了!完了!是谁和我有仇,要害我至此?!真的是我!不折不扣,柴元一这半辈子的写照啊!我本身并不喜欢照相,可是我的家人却很喜欢拍我,从我一出生起,爸爸,柴鹤就不停用他们手中的照相机记录我成长的点点滴滴,至今,爸爸的书房里半柜子都是我的影象,那是多少张啊,是谁----是谁竟能全部把它挂出来?!整个香格里拉的宴会正厅,整个啊,每个角落都是我的情绪,喜!怒!哀!乐!忧!嗔!怪!每个角落都是我的情绪啊!我呆呆地立在那里,立在那里,看着这满堂的柴元一,我真不知------
 
不知道,何时全场变的静悄悄,不知道,何时灯光渐渐暗了下来,不知道,何时我成了那唯一一束白光的聚焦,眼前宴会正厅的正面墙壁突然缓缓降下一层巨大的白幕,慢慢上面浮出影象,那是!!----那是回国那天,背着行李走出飞机一瞬间的我!!是谁?!谁拍的?!接下来跳跃的影象,全是这几天生活的我,吃饭的我,上网的我,睡觉的我,走路的我,看电视的我!----影象跳跃地越来越快,最后叠加成一个拥有最灿烂最纯真笑颜的我!----全场安静极了,只除了幻灯“喀嚓”交换的声音抑制着所有人的呼吸。悠扬的音乐响起,影象又开始跳动起来,全是我的笑脸,三岁的,十岁的,十七岁的,那张!是我第一次碰到卿越时----这时,话筒里缓缓传出一道磁性的声音,悠扬全场,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自信,那样的熟悉----卿越!----是我的卿越----
 
“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孩子,
 
悠悠记得你的笑, 
 
仿佛入迷, 
 
又带一点迷惘,
 
种种喜悦, 
 
令人为你鼓掌,
 
眉飞色舞千千样, 
 
你是个妙人,
 
是个少年狂!
 
元一,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孩子,
 
可是,
 
告诉你,
 
你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妻子,
 
也会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母亲,
 
元一,
 
你要当妈妈了!”
 
话音落闭,半秒后----全场掌声轰然!!
 
公元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香格里拉,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有个叫柴元一的女人,怀孕了!
 
                                                           (下部  完)
圆寂2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3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亲亲宝贝哥哥的占有欲性感欲奴女仆诱惑少爷老师请别生气独宠嫂嫂傲龙戏珠花间情事人兽乱双性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