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牲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8-02-14 10:00:12
推荐阅读:兄妹唐朝绝代佳乞歪传江山风月剑盼君怜情夺美记水浴晨光绯色修仙漫花之舞炎帝倾颜by泡沫梨黑暗女神的男人们
 一个突然而来的热吻让她半天都没清醒过来的在他结实的身上喘息。迷朦诱人的神情让他眷恋极了扶住她后脑轻吻她软软朱唇,“快点成为本帝的帝后,疑天。”
 
    小脸红扑扑的,她甩甩头,“你叫什么名字?”
 
    有点诧异她的问题,他以为她应该会说些情话,“你不知道?”她尖尖的小下巴雪白的曲线纤细哦看的引诱着他的目光下移。
 
   “拜托,你的名字在成为帝王后就是禁忌,我哪里知道。”忽然间她听着他叫她的名字有了冲动也唤他的名,总不能“帝”叫一辈子。
 
    他漫不经心的看着她松散的皮毛中细腻纤颈和往下的雪肤,黑眸有些变暗,“龙灼。”大手不老实的悄悄在她双肩轻用力扯开一点雪白的外袍,让里面的贴身红衫及内藏的隐约美景落入他渴望的眼中。
 
    “龙灼?”她在心底念几遍,“龙灼?”
 
    “嗯?”他热切的望着她紧贴住他的柔嫩胸脯,有些听不进她的话。
 
    “我在叫你,龙灼!”她大吼,不指望他的老年痴呆症有康复的一天。
 
    猛抬眼,他有些被从美梦中惊醒的感觉,“啊?”真可惜,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看到全部了。
 
    她低头看他,没注意自己的衣襟不知何时敞开了一大半,“我叛国的事你怎么看?”
 
    在这种时候讨论这种严肃的问题?他扬高一下剑眉,考虑一下,“一个吻,回答一个问题。”他现在是好不容易的度假期间,还要烦恼国事,又不是白痴。谁知道下一个假期是不是五十年后,不抓紧时间休息才是笨蛋。
 
    她同样挑起细眉,“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无赖?”骗子!上回要他坦白恶习,他明明说没有了。
 
    他笑得好痞,不说话,也不张口。
 
    扁扁嘴,她不是很甘愿,可也不能否认很好奇。他吻她的次数用右手都可以数得出来,但每一回都让她眩晕得乱七八糟的,不知是他吻她会这样,还是接吻都是这样。咬了咬下唇,她试探的俯下头快速唰过他的薄唇。甜甜软软。
 
    这也叫吻?他用眼神表示唾弃。
 
    皱鼻子,“好啦!”真讨厌,看她笑话。她干脆伸一只小手盖住他双眼,只露出他直挺的鼻和薄薄的唇。奇怪,他的唇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性感了?有点讨厌,一个男人为什么唇是这么好看。忍不住,张口咬住他的下唇。
 
    他吃痛的皱眉,这小妮子要谋杀啊?才要打算移开她遮住他眼的小手,却感觉她松开来,接着用舌轻舔被她咬过的下唇。黑暗让彼此接触更为敏感和真实,从喉咙深处叹出呻吟,他努力克制自己想翻身压倒她的冲动。
 
    他的低吟好奇怪,完全不像他平时的声音,倒有点像垂死野兽发出的声响。她好玩的又伸舌舔一下被她咬出红印的他的唇,却没再听见同样的动静,事实上他弯着个好整以暇的笑静待她下一个动作。
 
    那抹笑怎么看怎么像在嘲笑她,翻个白眼,多练习就好了嘛,有啥可笑的。低下头,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用唇覆盖住他的,努力回忆他曾经的步骤,先贴着他动一下,接着吮他的唇,然后伸舌头入他口中,找他的。
 
    专心于口舌的嬉戏,她没有发现体温升高,只觉得又开始头晕了。不能思考的由主动变成被动的,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缠上他的颈项,而他则翻过身,高大的身盖住娇小的她。
 
    “你宣布叛国太小孩子气。”他紧贴着他的唇开口,喘息的说出他的回答。
 
    他在说什么鬼东西?她圈着他的脖子,只想叫他好好亲她,再体验那种美好得要命的味道。
 
    她的急切让他低笑着重新吻住她,用左手肘撑住大半身体重,右手不收控制的开始在她柔美的曲线上下抚摸。悄然拨开她已散乱的衣襟,他松开她被吻肿的樱唇,向下印着一串湿湿的吻,小小的下巴,细细的颈,小巧的锁骨,然后是他渴望的柔软胸口。
 
    她抱着他的头,迷糊中,他的每一个吻都让她轻颤和低喘,全身热得像火烧,是她最喜爱的感觉。“灼……”低叫一声,挺起腰,于他吻上她胸口最敏感的蓓蕾顶端,惊人的酥麻和快感让她整个身子颤抖起来。
 
    他热切的用舌头围绕她粉红的诱人花蕾打转、吸吮、用牙齿轻扯,她若小猫的叫声让黑眸愈加幽暗。她的味道比想象不知好上多少倍。大手向下,轻巧掠过凌乱的衣物,滑入她裙摆间,寻找她细致让他爱不释手的肌肤。
 
    “灼。”她轻颤的接受他的热情和他的挑逗,不知所措。
 
    抬头,他温柔的看她,黑眸中的欲望让她口干舌燥的无法呼吸。“我想要你。”天知道他渴望了她有多久。
 
    她在他美丽深沉的黑眸红看见自己丑丑的倒影,这个笨男人,难道看不到她现在瘦得比骷髅多不了几两肉么?“怎么要?”忽然笑了,她竟然被爱得这么深,好幸福,幸福得她想落泪。
 
    浅金眸子的湿润让他不解,冲昏头的欲望消退了不少,“怎么了?”轻问,抽出贪恋她雪肤的大手,他疼惜的捧起她的小脸,细细吻着。
 
    “我爱你。”她好快乐的低叫,“我爱你,我爱你,我好爱你!”
 
    他眨眨眼,低低笑着,浑厚的声音像厚厚的爱笼罩住全部的她,“我爱你。”他印下珍爱的吻,一个吻一个誓言,“我爱你,我爱你,我比你爱我更爱你。”
 
    “哪有!明明是我比较爱你!”臭男人,这个也要跟她争?
 
    “我觉得我爱你多一些。”他扬着让女人为之尖叫的俊美笑容,快速解决掉他和她碍事的衣物。
 
    “我多,明明是我爱你比较多。”她嘟起小嘴,没有发现她和他都光溜溜的,直到他灼热的皮肤紧贴上她的,她才蓦然睁大眼,小脸炸成通红,“你!”什么时候他把他们的衣服脱光光了?
 
    “我,是我爱你多。”他笑着,满足的几乎呻吟,她柔软极了,而且契合他。这么个小女人,注定就是他的妻,而他蠢得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她,真傻。
 
    又羞又恼,她通红着脸蛋,手忙脚乱的想推开他贴着她的结实身躯,“喂!现在大白天啊——不要乱摸!”要死了,她大病刚刚好一滴滴,一身药味,又瘦又小,他难道一点儿也不挑剔?
 
    慢条斯理的将她双手抓住,按向她头顶,他微笑,“本帝是帝王,本帝爱在大白天做任何事,你敢管本帝啊?”刻意用精壮的身体摩擦她,满意的看她颤巍巍倒吸了口气,连白嫩的胸口都染上了美丽的绯红。
 
    “你!”这个臭男人,“你不是在荒芜朝政么?算什么帝王!”啊!好可耻,她竟然开始喜欢他的下流动作了。
 
    他大笑着吻住她之前留下一句赞同,“对,本帝正是为女色荒芜朝政中。”封住她总爱做对的小嘴,大手不再自制的放肆抚摸上渴望已久的娇躯。
 
    她是他的,从她六岁那年将她的发交到他手心起,她就已经是他的了。
 
 
    “你不觉得纵欲是件很可耻的事么?”疑天全身红通通光溜溜的,从头皮到脚趾,整个人伏在同样一丝不挂的帝王龙灼身上,一同泡在水温偏高的温泉中。
 
    “不会啊。”龙灼懒洋洋的半坐半靠在温泉边特别设计的坐椅中,舒服极了的享受着美人在怀、热水冲刷的味道,“本帝觉得很好。”
 
    她无法不脸红的盯着他结实的漂亮肌肉纹理,这男人,全身上下都好看得很,哪像她,枯骨一把。“喂,你不觉得你的审美观很差么?”怎么会看上她?尤其是他还吻遍了她全身。真怀疑他是不是上辈子是条笨狗,才会对她又亲又吻的。
 
    “啊?”他刚要睁开眼,立刻被她一掌巴上,“不准看!”她还没穿衣服哪。
 
    虽然她的力道恢复了不少,但软玉温香在怀的美妙感受足以让他忽略掉眼眶的疼,“本帝不看,你刚问了什么?”他昏昏欲睡的,没听清她说了啥。
 
    “你最近怎么老不专心。”她嘀咕,直接问,“你看不到我的肋骨么?”
 
    “是看不到。”他指一下她巴在他双眼上的小手笑道,明白她指什么。温柔的抱紧她,“你介意本帝太有肉了么?”
 
    她移开手,对上他含笑的狭长美眸,“不会,刚刚好。”他的肌理很好,不会太夸张,也不会瘦得像她。
 
    “那万一过了十几年,本帝发福了呢?”拉着她的手贴上他结实平坦的小腹,“这里多出个圆圆的肚子,你会讨厌本帝么?” 
 
    她想象一下他挺着圆圆肚皮的样子,哈的笑出来。“不会,当然不会。”双臂搭上他的肩,她认真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最爱的你。”
 
    他轻轻瞅她的每一分,眉间浅灰的痣,晶莹的浅浅金眸,小巧的鼻子和苍白的唇,“我很抱歉以伤害你的方式来明白这一句话。”
 
    “值得的。”她凑上前,轻咬他好看的下唇,“在知道你爱着我,一切都值得的。”
 
    他呼吸不稳于她探索他身躯的小手,回吻她,他轻喘一声,“你的身体还没好。”他没有过于放纵自己主要就是因为怕伤了她。
 
    她大胆的用手去感触他每一寸肌肤,“这句话你该早说。”她一向是好奇的,新事物——他——她怎么会放手不去研究得彻底。
 
    他呻吟着调整她坐在他身上的姿势,“后悔药好不好买?”分开她细长的双腿,他缓慢上顶的同时握住她的纤腰下按。
 
    咬住下唇,两人体型差异不小,她还是不很能适应他。“我可以借你一块砖头去撞。”抓住他强壮的手臂,她气息不稳的轻叫出来:“灼——”
 
    他等她适应他,轻吻她嫣红的小嘴,他低沉的声音动听若钟鸣。“我在这里。”
 
    当她开始难耐的在他身上磨蹭,他明了的停止静止不动,冲刺的动作由缓慢到剧烈。
 
    她无力抗拒他掀起的热情,或者是由她自己挑起的?只是在被快感颠覆的那一刹那,他的咆哮让她忍不住微笑了。
 
“我爱你!”这三个字是他吼出来的,也是她尖叫出来的。
 
 
    “我觉得纵欲真的是件非常可耻的事。”
 
    清晨的阳光唤醒她和他时,她张口头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显然不以为意的勾过她重重一吻后,起身,“要不要去看好戏?”算算时间,也该开始了,他们正好可以带着早膳去观赏。
 
    “什么戏?”她软软的蜷在温暖大床上。这几天,他们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基本都在这张床上耳鬓厮磨,暖意加上他的味道,好得让她舍不得离开。
 
    “选祭。”他好笑的看她困困的样子,“别勾引我回床上,这场戏不看太可惜。”仍是忍不住单膝跪在床边,缠绵吻了她一回,这才拍手,让门外的侍女进来帮两人更衣梳洗。
 
    她因他的吻轻喘,“选什么祭?”她没死又没卸任,哪来下一任祭可选?乖乖接受脸红红的侍女们的服侍,最后一切完毕的被他亲自包裹上雪白貂皮,整个抱出门去。
 
    门外的马车内是准备好的早膳。
 
    “醒了?”喂她一口糕点,他在摇晃的马车里抱着她,黑黑细眸中是浓浓的宠溺。
 
    折腾了半天,她终于不再泛困的坐直身子,“选什么祭?”奇怪的张手握拳,“咧?难道祭本身有采阳补阴的自动法术?”她的身体明显要好过前几天。
 
    他失笑,“你以为本帝学的恢复法术是摆看的啊。”轻抚她带着血色的小脸,她额上的浅褐红痣让他宽心极了,她已经可以接受他的治疗,并逐渐回复中。
 
    她呡着美丽的笑,心中盈得满满的是幸福,他并没有让她知道他有用法术,一定是在她睡着的时候了。“选祭的事是什么?”在他唇上响亮的啵一个,聊表她说不出口的情话。
 
    “让朝中那些笨蛋放弃他们坚持的简单游戏。”他浅笑着继续喂她吃东西,“你的叛国没有正式传出祭本院。”当夜九位大祭师长就入宫找他,一致请求他快点娶走这个大麻烦,还祭本院一个清净。她们宁可被撤,也不要再被折腾下去了。
 
    干笑,“你的牌子真不管用。”还全听她的咧,才转个身就把她给卖了。
 
    “叛国可不是儿戏。”他无奈的浅笑,“你太冲动,若非大祭师长们一直护着你,你哪里能活到现在。”这么个孩童的性子,也难怪那夜九大祭师长们三个在他面前晕倒,三个吐血,另外三个痛哭,真……闹腾。
 
    撇嘴,不愿提及这个她讨厌的话题。“我们要出场么?”选祭会在皇宫正殿大门口的宽广空地面对所有在朝百官召开。
 
    “当然,看好戏,怎么能没有好位置。”他那张龙椅从来都占据着最佳看席,一目了然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会被收纳眼底。
 
    “大祭师长们什么时候被你收买了?”斜瞥他俊美的面孔,不甘心。大祭师长们虽然誓死效忠帝王,可骨子里没半点搞笑细胞,凭什么一到他这里,连演戏都这么积极配合?
 
    因为她们怕了你了。他淡笑,“越沚和玄森这回也参与了撤祭的反对呼声大潮。”好笑的是就他一个人坚持撤祭。更可笑的是,届时不久,就会有更大的游行示威要求撤祭了。
 
    “他们想看好戏啊。”一个惟恐天下不乱,一个随波逐流的谁也不得罪。真呕,牺牲品怎么老是她啊。
 
    “好啦,看戏去。”他笑得黑玉眸子弯弯。
 
    她发誓,瞅见一抹邪恶闪过他眼里。物极必反?被压抑太久的也要大闹一番来证明他其实也不是好惹的?
 
    她爱上的……好象是个问题男人呀。
 
 
    选祭,是一项颇为巨大的仪式,用与挑选祭和祭身边侍侯的侍女及各门法术的专属传承祭师。如果真是正式选祭,那当然全程占卜以示。
 
    可这一回不是,九大祭师长们面前的占卜布绢上完全没有任何占卜事宜,写满的是满朝文武百官的亲属关系,反正有未婚女儿的全部列于其上。
 
    所以当占卜结果出来,连当朝右丞相刚满周岁的小女而也被列入名单入祭本院当厨娘时,所有官员都绿了脸。明明知道其中一定有帝王捣乱,但大祭师长占卜的结果一直完全受到帝王的亲允,谁敢反对?
 
    若不想失去女儿,他们只有一个选择——撤祭。
 
 
    冬天悠悠,两个月悄然过。
 
    疑天蹲在烤架边,弹指燃火,仔细研究一下烤架上的野猪,偏头望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英俊男人,“喂,为什么你们都对野猪情有独钟?”怪咧,玄森也爱猎野猪,这位拽拽的帝王阁下也爱,难道他们不知道野猪数量毕竟是有限的,杀光了会绝种的哦。
 
    帝王靠坐在铺于大树下的毛毯上,勾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理你!她又不是小狗。哼的扭过头去,继续像只猩猩般蹲着,双手垂在双腿间四肢着地,半点儿形象都没有。
 
    低沉浑厚的笑动人好听,他懒懒将手搁在曲起的膝头,“疑天,你就快加冕为帝后了,可不可以注意一下偶尔的行为举止?”背后看过去,一身皮毛的她的姿势实在和猴子没什么区别。
 
    “这里就你跟我,有必要么。”她比他还懒洋洋的回答。伸手转一下穿野猪的烤架。“两个月了,你还不回去当你的帝王?”这男人,轻松过头了,居然玩了两个月也没回去料理国事,当然也包括继续拒绝百官齐奏请求撤祭以及应允青莲下嫁冰帝。见好就收,他没道理不懂。
 
    他认真思考,“事实证明,你以前过的颓废生活是很吸引人。”
 
    回头白他,对牛弹琴啊。“喂,快点回去工作了。”不工作还吃国库用国库,这男人有够可耻!
 
    “你指撤祭还是封你为帝后还是让寒琨那只白头翁来娶走青莲?”
 
    “第一件和第三件都要。”她回答得顺口极了。今年还未满19的她不介意多当两年单身贵族。
 
    “听说前两天,寒琨命人抬了十大箱金子入祭本院啊。”他微笑。
 
    恢复琥珀色的金棕漂亮大眼转一圈,她笑得好灿烂,“祭本院一直就缺钱,而且有几箱金子做嫁妆,我也不会成为历史上最寒酸的帝后呀。”
 
    他似笑非笑,“可本帝又听说,祭本院里开了盘赌局,帝之国国都里几乎有一大半的人都参与了这个赌局。”慢悠悠的,他继续道:“本帝还听说,是祭本人,也就是你,做的庄家。”
 
    她笑得更加灿烂了,“做庄家永远不担心赔钱嘛。”他说错了,帝之国国都所有人都下了大注。
 
    他慢慢撑起修长的身,走到她旁边坐下,偏头托住下颌,优雅而笑,“本帝很好奇呢,是什么内容的赌局会吸引得这么多人参与?”整个帝之国国都大街小巷都招呼着人去下注,轰动得就只差他被蒙在鼓里。
 
    她保持蹲姿,侧头看他,“你回去当帝王,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大放极了的任君选择,她向来都很好商量的。
 
    挑眉,他瞅她,高深莫测,“本帝回去当帝王,你就乖乖的陪着本帝不许乱跑?”半个月前她刚刚法力全部恢复,就邀请寒琨放冰龙,企图测试她的法力是否退步,而他直到自己亲眼看到了那条熟悉的冰雕大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连在休假期间都是最后一个知道她又闹了什么乱子,万一他忙起来,她岂不是要把帝之国国都全炸平了,才会有人想到要通知他?
 
    她看起来有一点点不安,赔笑两声:“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慢吞吞陪她打哈哈,“这么好说话?”
 
    “帝王圣明,小祭哪敢违背圣意?”她大呼小叫。
 
    “不信。”他缓慢摇头。
 
    眨巴大眼,好吧,他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可怜,因为好象她每一次干坏事他都是被瞒到最后的那一个。“大不了以后再有事情,第一个告诉你啦。”是“以后”,“现在”瞒着他的可不算。
 
    勉强接受安抚,他弹一下她的脑门,“别忘了你的话。”安下心来,专注于被烤的野猪,抽出匕首,试探烘烤程度。
 
    “对咧,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喜欢猎野猪,因为它很可爱么?”
 
    这头猪哪点称的上可爱?“因为它可以吃得饱。”兔子的话,两个人最少得猎两只以上,数量追捕首先就是一种能源浪费。
 
    “……是吃得死吧?两个人怎么吃得完?”除了撑死,实在没有其他选择。
 
    他分神瞅她一眼,不太明白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她不清楚。“打一个喷嚏证明感冒,还是打三个喷嚏证明感冒?”同样一件事,能不多做就不多做,这叫效率。
 
    她显然很困惑,“打几个喷嚏都是感冒呀。”而且这和猎野猪有什么关系?
 
    切下块刚刚好的肉试了温塞进她嘴里,他漫不经心的,“回去以后本帝会接手朝政。”相应的她得乖乖呆在他身边,别想再乱跑。
 
    “唔、唔、唔?”话题转得这么快?
 
    “你安心点过这几个月,怀孕头几月很危险。”他的语调仍然是不紧不慢。
 
    ……他知道啦?摸摸鼻子,她异常老实的依偎住他,“灼,我爱你。”
 
    “我也爱你。”他利落再切下一块肉,试了温,再次塞到她嘴中,“这回赌局赢了的钱要分给我一半。”
 
    ……啊,这个他也知道啦?她更乖了,双手抱住他的手臂,“灼,我好爱你哦。”
 
    “我也好爱你。”他看也没看她,“别再跑到酒窖里偷喝酒,对孩子不好。”
 
    ……“灼,我有没有说过,我好爱好爱你哦!”这个也知道?他是怪物啊?怎么每件事他都了如指掌?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我也好爱好爱你,不用在心里骂我怪物来表达你对我的爱。”
 
    ……
 
 
尾声
 
 
    帝王翘班两个月后重新接手乱成一团的朝政。
 
    历史几乎和帝之国一般久远的祭制度被撤,所有祭师被收编为特殊军种之一。为了法术不失传,传承的祭与祭师们依旧存在,不过祭本人再也不会为天灾人祸无辜献出生命。
 
    撤祭前最后一任祭被策封为帝后。帝之国国都沸沸扬扬,所有小孩子都极为期待下一年的大爆炸来自皇宫中。
 
    帝之国莲公主下嫁冰国之帝,换来百年帝之国与寒冰之国的友好和平契约。
 
    三件大事折腾了大半年,还尚未平息安宁,帝之国国都再次轰动于帝王第一对子嗣降生,一男一女的龙凤胎让举国欢庆的同时,帝之国国都内所有参与八个月前祭本院设下的大赌中人痛哭无语。
 
    赌局内容很简单,猜帝王第一个子嗣是男是女。
 
    龙凤双生子轻松让庄家通杀。帝后在皇宫之内笑了整整一个月合不拢嘴。
 
    帝王呢?当然陪着老婆数清每一分钱,然后——对半分赃。

牲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4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兄妹唐朝绝代佳乞歪传盼君怜情夺美记水浴晨光绯色修仙漫花之舞炎帝倾颜by泡沫梨黑暗女神的男人们人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