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天使1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回:尾声

天使1 | 作者:潜龙 | 更新时间:2018-02-14 17:34:20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都市猛男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从零开始
 
第二十一回:尾声
  作者:潜龙
 
  两个胶制的人型娃娃,均已穿上了服装,分别坐在两张有扶手的木椅上,然后连椅带人型娃娃,移到两头绑上了狗带的狼犬跟前。
 
  大和、武藏两犬,起先还带点疑惑地在人型娃娃身上嗅来嗅去,但过不多久,便觉趣味索然,伏在地上打瞌,三井便叫众人站远一点儿,而紫薇却紧张兮兮的扯着文仑,志贤也把茵茵拥入怀中,大厅上众人全都目不交睫,紧紧地盯着两犬。
 
  「李先生,可以拨电话了。」三井向李展濠道。
 
  李展濠掏出那张写上电话号码的咭纸,依着号码接通了电话,果然没多久,便从天花板传出接通电话的声响,接着桑田沉厚的声音跟着响起:「大和、武藏,进攻……」
 
  原本伏在地上的两犬,一听见桑田的叫唤,马上从地上站起来,四只浑圆的眼睛,登时凶光大现,露出的白森森牙齿加上「胡胡」的怒吼声,更使人毛骨悚然,紫薇和茵茵早已藏身到文仑及志贤身后,身躯不住颤抖着。
 
  只见两犬突然冲扑上前,人型娃娃连带木椅,立时一起给扑翻在地,接着两犬又啮又咬,不消片刻,两具人型娃娃已碎片纷飞,身上的衣服更散满一地,但两犬还是意犹未尽,继续狂猛地攻击地上那肢离破碎的娃娃,只见三井拿起一根木棒,照准牠们的鼻头各敲了几下,并叫阿东把木椅和碎片拖开,良久才见两犬慢慢平静下来。
 
  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已经落幕,众人不禁看得目瞪口呆,要是那两具人型娃娃是真人,恐怕必死无疑。
 
  李展濠掏出手提电话,不久便道:「老张,果然如我所料,桑田确实是利用那两头狼犬行凶,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可以马上行动了。」
 
  「好!办妥后我再给你电话。」老张话后便断了线。
 
  「今次终于完满解决了,以后妳母女俩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还有各位的帮忙,我李展濠先在这里向各位多谢一声,既然今晚是平安夜,而我从来没有在日本渡过圣诞节,大家便赏个光,让我来做个东,到外面开开心心疯狂一晚吧!」
 
  茵茵听见,第一个拍手叫好,紫薇也露出可爱的笑容,向文仑望了一眼,李展濠突然向两人道:「妳们两个过来。」
 
  紫薇和茵茵便走到他身边,李展濠两臂一张,把二人拥入怀中:「我问妳们,想跟我去香港吗?」
 
  二人登时忸怩起来,垂着眼睛,一时又把目光瞟向自己的心上人,李展濠是何等聪明的人,忽地呵呵大笑了出来:「好!既然妳俩也不出声,自是不想跟我回去了,但志贤和文仑已经离开东丸,也不能在日本久待,到时你们想见面便艰难得多了。」
 
  「爹!」志贤上前道:「其实我们也曾商量过,要是津本能够帮忙,我和文仑打算继续待在东丸,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原来这样,难怪她们两人吞吞吐吐,好吧,待我和津本谈谈,或许如你们所愿也未可知,但我并不能担保一定成事,到时候你们便要另想办法了。」李展濠含笑道。
 
  李展濠放开两人,让她们再重投文仑和志贤怀中,便向陈浩道:「你替我在高轮饭店订三个套房,我们今晚赶回去。」
 
  「爹,你不用替我们订房间了,我们想在这里多往一晚,乘着这几天是假期,明天打算到奥多摩或相模湖去,那时去到哪里,便住在哪里,尽情地玩几日。」志贤道。
 
  「哦!你们是甚么时候商量的?」李展濠问道。
 
  「好几天了,我们只是等待事情解决后,再和你们说罢了。」志贤道。
 
  「贵芳,妳认为怎样?」李展濠望向骆贵芳。
 
  「任由他们好了,儿女都这么大,难道还要他们时常黏在我们身边。」骆贵芳转向紫薇和茵茵道:「妳们在外要小心点,不要玩太久知道吗!」
 
  四个年轻人听见,自是高兴非常。
 
  「三井兄,这两头狼犬如何处置?」
 
  三井道:「牠们也是罪证之一,我和清一兄把牠们先带到我的训练所暂养,将来如何,便由法庭来处置了。」
 
  「李先生,在离开这里前,我们必须要通知当地警方,让他们把罪证收集好方能离开。」清一道。
 
  「这一切便由清一兄你安排好了,要是需要,我们在这里再多住一日也不成问题。」李展濠道。
 
  「不会太费时的,况且警方那边我也有相熟的人,而且元凶又不在日本,相信只是落于口供便行,不会耽搁太久,但关于令公子说,想在这里多住一天,恐怕是不可能,只要我们一通知警方,这里便会被查封起来,任何物品都不能出入或移动。」清一道。
 
  「这样也不打紧,今晚是圣诞前夕,我们四人大可以在外面玩至天光大白,再找地方落脚也不迟。」志贤笑道。
 
  「要是这样,你们便要在警方来此之前离开吧,若不然,你们四人想今日开心自在玩一晚,恐怕也不容易了。」清一道。
 
  「为甚么?」文仑不解地问。
 
  「不为甚么,李先生的身份,连我这个老粗也听闻过,财经杂志也时常刊登李先生的消息,要是警方知道李先生来了日本,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认为他们会怎么办,若没弄到传媒那边去,已经是很幸运了。」清一笑道。
 
  文仑听后不由伸伸舌头,志贤却道:「文仑,看来我们应该先走为妙。」
 
  果然如清一所言,当日本警方知道李展濠的身份后,不由大为紧张起来,也不多问甚么事情,只是登记好各人的口供及事发的原因,便即用车把李展濠等人护送到高轮饭店,连当晚李展濠做东款待清一和三井时,在附近戒备的便衣警探,恐怕少说不下十人。幸好文仑等四人早便离开,没有受到其它人的缠扰。
 
  当晚四人尽情欢乐,在八王子市跑了一间酒吧又一间,连紫薇这样毫无酒量的小妮子,也喝到头昏脑胀,四人像要把数日来的郁闷,一下子要全驱除一空似的,最后在长小路通找了一间小旅馆,四人早已玩得又醉又累,一进入房间,倒头便睡,直睡到明日中午才起床。
 
  下午志贤退了房间,午饭四人来到中町的冲绳料理,接近用完午饭,茵茵道:「接下来我们到哪里玩?」
 
  「妳们二人在日本长大,哪里好玩自然比我们清楚,妳们提出罢?」志贤道。
 
  「这里距离高尾山很近,那里是赏枫的胜地,可惜现在是十二月,要是四月,我们可以到那里赏枫叶。」紫薇道。
 
  「这样好吗,我们先到秋川溪谷,再沿路去桧原、数马、御岳,最后到奥多摩,你们认为如何?」
 
  「茵茵妳这样说,不是要玩上几天才能玩完这么多地方,我们的衣服行装全都给妈妈带回去了,这几天怎样过?」紫薇皱起眉头道。
 
  「这些小事妳就不用担心了!」文仑笑道:「妳身旁不是有个财神哥哥么,他有的是信用金咭,就是用他十万八万日元,在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说得对,我今日一定要把他弄至破产。」茵茵拍掌道。
 
  接着四人到三番通的西武百货购办衣服用品,便乘坐JR国铁列车至武藏五日市下车,徒步约五分钟,便来到秋川桥河川公园。
 
  秋川溪谷原是多摩川的支流,四下环境异常明媚,可谓尽态极妍,尤其在这寒冬的季节里,只见阳光与白雪的交相辉映,更令人目眩。
 
  位于养泽川,有一座著名的大悲愿寺,此寺建于一一九一年,建筑二年,距离寺院的不远处,有一钟乳洞,也是游人必到的名胜。
 
  接着四人参观五日市町乡土馆,那里收藏了很多日本民俗的历史遗迹,最值得一看,便是于昭和53年发堀出土的象形龙化石骨,始生物距今以有三百万年历史。
 
  当晚四人入住一间名叫网代的温泉旅馆,这里充满着日式古代风味,也是秋川溪谷唯一最受游客欢迎的旅馆,听说这里的温泉,有十种腰痛的疗效。
 
  旅馆内的膳食,以自然风味菜式为主,但还有一种名菜叫大光寺烧,是这里的秘传菜式,一日包二餐的住宿费,每人便要一万二千日元。
 
  文仑和志贤泡了近一小时温泉,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文仑才进房门,便看见紫薇坐在被褥上,身上盖着被子朝他扬扬手,示意要他过去。
 
  「你们待在温泉这么久,我还道你被浸死了。」紫薇笑着说。
 
  「就是要死我也带同妳一起去,我怎舍得留着妳孤零零一个人在世上,免得世上的男人为妳神魂颠倒,害得个个患上相思病。」文仑坐在她身边,把她拥入怀中,并让她仰躺在大腿上,轻抚着她如云的秀发。
 
  「我才没有这个能力,况且我除了你之外,更不须要甚么男人,有你一个便足够了。」紫薇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伸出白嫩的玉手围上他的脖子,缓缓把文仑的头拉下来。
 
  文仑低下头吻向她,紫薇配合地让他的舌头伸入她口中,彼此舌头的抖缠,让她开始意乱情迷,这个吻待久且激烈,他的唇饥渴地吻着她,舌头则撩动着她体内的火焰。
 
  「抚摸我,我要让妳知道我是多么想要妳。」他稍稍结束这个吻,唇贴着唇地向她说。
 
  「文仑,我也是一样想要你。」她的手从他的脖子移开,慢慢贴着他的身躯抚摸向下,终于来到他的大腿,再往他的胯间进发,她最后隔着浴衣握住他的宝贝,同时开始抚弄,感受着他那怒气腾腾的脉动。
 
  「我们以后也不要分开,我要永远拥有妳,要妳每夜都这样爱抚我。」他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抑磨她的脖子:「妳愿意吗?」
 
  「嗯!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真的!」她的小手伸进他浴衣内:「怎么你没有穿内裤?」
 
  「还不是要方便妳。」说话间,他的手已经盖上她浑圆饱满的玉峰,文仑发觉她和自己一样,浴衣里同样甚么也没有。
 
  紫薇很想集中精神听他说的话,但他却让她很难专心,这时的文仑不但把摸上她的玉峰,还低下头来,用他的舌尖逗弄着她的耳朵。文仑温热的气息,使她觉得浑身燥热:「方便我甚么?」她明知故问。
 
  他的手伸进她浴衣内,用双指挟弄着她的乳头,立时让她浑身一颤,文仑笑道:「方便给妳含弄,妳不是说过已经爱上这玩意么!」
 
  紫薇听后脸上一红,便朝他粲然一笑:「你卧下来,要不然你便无法看见了。」她清楚文仑喜欢视觉的享受,他曾说过,这样会令她更为亢奋满足。
 
  只见紫薇徐徐解开文仑的腰带,那根18公分的宝贝,却朝天而立,硕大圆润的巨头,早就胀得鲜红发紫,几滴晶亮的露珠,已从顶端渗了出来。紫薇望了文仑一眼,便伸出丁香小舌,舔去顶端的露珠,开始用手轻缓套动着,继而小嘴微张,慢慢把巨头含入口中。
 
  文仑也不视弱,他的手早已伸至她花穴,不消片刻功夫,紫薇已被他弄得淫液横流,泛滥成灾,同时把他抽出插入的手指,弄得又粘又湿,花露不住沿着指掌处滴在被褥上。
 
  「嗯!文仑,我受不了……紫薇想要……啊!不要再掘了……」
 
  文仑把她扶卧下来,先动手褪去二人的衣衫,而紫薇已经急不及待,主动分开双腿,鲜红美艳的花穴,全然展露在文仑眼前。文仑看得心头发热,连忙用手握着硬得要命的大宝贝,抵着花唇往前一挺,粗大的巨头,猛然直闯而入,接着运劲一沉身躯,趁着异常湿濡的甬道,一下便冲开她的深宫,巨头的顶端肉冠,立即顶住她的最深处。
 
  「啊!不要停下来……再使劲……」紫薇畅悦地不停发出淫声浪语。
 
  文仑望着这个极度迷人的绝代天使,没想到才短短时间,便能将她调教成淫荡天使,幸好她只是属于自己个人的拥有,不然可真是天下大乱了,不把全世界男人都迷死,这才是怪事。
 
  在文仑的急遽抽戳下,胯下娇啼婉转的紫薇,不住摇动着上身,承受着他如疯似狂的冲击:「啊!要死了……」一股又一股的浓稠花露,失控地直喷而出,文仑的宝贝,登时被她膣壁的强烈收缩,紧箍得畅快莫名,可是他并没有停顿下来,而且还一次重于一次的抽出插入,这一场肉欲大战,直弄了半个小时,文仑方把他的子孙全灌注她体内。
 
  二人交股迭臀的拥抱在一起,彼此享受着适才欢乐的余韵,良久才见文仑动了一动,轻抚着她的秀发道:「妳真是令我百战不腻,叫我怎能离开妳。」
 
  紫薇亲昵地抱紧住他,在他的俊脸上吻了一吻:「我爱你,文仑。」
 
  「妳愿意跟我回香港吗?」文仑说。
 
  「我很想,但我妈妈怎样,妈曾对我说过,她不打算跟爹回去,尤其是今次发生了这件不愉快的事,妈会更难面对志贤的母亲。」
 
  「我很了解,但妳可有想想我们,若然津本能帮忙我和志贤重回东丸,最多只能够停留日本一年,但一年后呢,难道我们要做异地鸳鸯,这是不可能的,就是要我离开妳一天,或是一天见不了妳面,我也不满意,到时妳叫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不知道,我更不想让你离开我,但我和你去了香港,便不能时常和妈见面了!文仑,再让我想想好么,况且我们还有时间,可能在我的恳求下,妈或许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紫薇伏在他身上,低头注视着他漂亮的眼睛说。
 
  文仑温柔地摩擦着她的背,虽然脸上还是显得有点无奈,但从他的眼睛发出来的光芒,是告诉她他是多么地爱她,这点让紫薇觉得非常温暖。
 
  而在志贤的房间,志贤和茵茵同样经过一场狂野,而且充满着爱的狂欢。和文仑双同的说话,同样在志贤口中逸出。
 
  「我跟你回香港便是了,你何须这么凶凶。」茵茵翘起小嘴趴在他身上。
 
  「这是妳说的,不要到那时说我强逼妳。」志贤道。
 
  「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透,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对一个男人低声下气过,但对着你这个混蛋,就像吃了你的毒药般,到底是甚么一回事?」茵茵不满地道。
 
  「或许是这个原因,便是我拥有妳曾说过的所谓名器,他不但能令妳欲仙欲死,且叫妳舒服得心服口服,只要我一进入妳的死穴,呵呵……妳不是任我为所欲为么……」
 
  「你臭美!」茵茵瞪了他一眼,立时又侧起头想了一想:「但说真的,好像又有点这样的感觉,莫非我真的是被你制了死穴,不可以这样,岂不是我要永远受制于你,我才不要!」
 
  「现在还到妳说不要吗。」志贤笑着说。
 
  「我就是不信,再来一次,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有制我死穴的本事。」说着便把手往下握住他的宝贝,茵茵立即使出手段,两三下功夫便把他弄得又硬又挺。
 
  只见茵茵双眼簇亮生光,朝他一个狞笑,腰臀往下一沉,即闻「吱……」一声响,整根宝贝已给地纳入小穴中。
 
  「啊!好厉害……胀死人了……怎会这么舒服,花蕊都给你顶破了……」
 
  志贤二话不说,在下往上狂顶一会,随即将她翻倒在下,并将她双腿推压向前,把茵茵的双膝压在她丰满的双峰上:「自己用手箍住双腿。」志贤吩咐着。
 
  茵茵如听圣旨般全无违拗,牢牢用双手围住自己小腿,胯下露水汪汪的美穴,便高高呈现在志贤眼前,只见那两片花唇正不住地蠕动,惹得志贤再无暇欣赏这诱人的美景,提起巨棒便望里插去。
 
  志贤一上来便加紧挺动,低头望住大棒不停进进出出,而花唇也随着抽插翻进翻出,露水澐澐涌现:「妳便看我能否制妳的死穴?」说着宝贝加速狂戳,只听得不停「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大开大合地一连急捣了百来下,直把个茵茵弄得头皮发麻,满眼星光。
 
  「不得了,我服输了……不能再插了。啊!爽死人了,啊!要来了,不要停……真的要来了,啊!我以后跟定你了……谁也不及你厉害,我真的要死了……」
 
  当一切完结后,茵茵也不知小死了多少次,叫她连动动手指头也感到乏力。
 
  隔天早上,四人直睡到接近中午才起床,正当他们午膳的时侯,志贤的手提电话响起,原来是李展濠的电话,说桑田已经被香港警方拘押,并于近日引渡回日本受审,而津本已经答应为二人向东丸提出复职,最令各人雀跃的,便是骆贵芳也想到紫薇和文仑的关系,终于答应李展濠到香港定居。
 
  对文仑而言,今次日本之行,不但完成了一项英勇的神奇事迹。他还俘虏了一个绝世无双的天使,而且她还是属于他所有。  全篇完
天使1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4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堕落学园超级名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