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恶男娃娃脸最新章节

第十章

恶男娃娃脸 | 作者:东风四少 | 更新时间:2018-02-22 16:27:33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都市猛男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堕落学园
 
第十章
 
 
  在古堑及医疗团队的悉心照顾下,具立惟病情进展神速,已经可以出院了。
 
  具立惟坐在轮椅上,看来神采奕奕,卧床多年的他终於能够重回一般人的生活!他的双颊红润,身体也增肉不少,除了还得暂时仰赖轮椅外,看起来俨然是位翩翩美少年。再过几个月,他连轮椅都可以摆脱了。
 
  具立情看看格雷思,又看看立惟,脸上洋溢幸福笑容,最亲的弟弟终於脱离病魔纠缠,而最爱的格雷思也在她身边,真的觉得好幸福!
 
  医院门口前,格雷思转身向古堑:「古!真谢谢你了!」
 
  古堑一派惜言如金,仅是耸耸肩。
 
  「噢!对了!你最近似乎有点忙?需要帮忙吗?」他发现近日来古堑时常不在医院里。
 
  古堑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随即又回复漫不在乎的神情,说:「没事。」
 
  「是吗?」瞒不了他的。「我认识个很厉害的角色,举凡找人的事情问他准没错。」格雷思指的是竹易,自从那回交手之後,英雄惜英雄的两人便成了朋友。
 
  古堑不予回应,仅是轻笑了声。
 
  「好吧!那我们走罗!」他拍了拍古堑肩膀。转过身,推著具立惟,与具立情三人搭上车离开了医院。
 
*               *               *
 
  格雷思在台北外郊租了栋舒适的房子,希望具立惟能在这儿好好休养,赶紧康复。
 
  晚上,具立惟入睡後,具立情来到客厅,坐到格雷思身边。
 
  格雷思一把将她扣向自己,给予一枚热情之吻。
 
  长吻过後,充满磁性地嗓音在她耳边要求:「我想要你。」
 
  这样直接的邀请让她脸红,她推拒他的胸膛:「不要,我今天想陪立惟。」
 
  格雷思不理会,热唇吻上她如雪的颈子,双手则不安份地向下移动。
 
  「不要啦!」今天刚到新环境,她怕立惟不能适应。「不然……明天好吗?」说完她更是连颈子都晕红了。
 
  「好吧!」他挫折地叹了口气,放开她。望著她离去的背影,不自主地微笑,他真的好爱她。
 
  转过身,瞥见角落一袋东西,是住院时的一些资料。他拿出袋子,将资料抽出准备作整理,这是从事律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整理著,几张相片忽然掉了出来!他捡起,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这照片一张张都是情情的裸照!该死的张汉文!居然在他到达之前早先一步把相片储存了?!
 
  「可恶!」他气愤咒骂!将相片狠狠撕碎。
 
 
  *            *            *
 
 
  格雷思出门买东西,回到住处前的巷子,发现前方站著十几位穿著黑衣的凶神恶煞,看来是冲著他来的。他低著头,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站住!」其中一人凶喊。
 
  格雷思停下脚步,没有抬头,仅是静静等候。
 
  「那是什麽态度?!来阿!全给我上!好好修理他!」那人一发号司令,十几人一拥而上,往格雷思挥拳击棒而来。
 
  哼!不自量力!只见格雷思眉也不皱,手一挥、长腿一起,迅速地出招,招招命中他们的要害,不一会儿,地上横躺一片,哀嚎遍野。
 
  「谁派你们来的?!」他狠狠踩住头头的腹部问。
 
  「哎唷!大哥!别那麽用力。」他的肠肚快被踩出来了,痛死了!早知道他这麽厉害他们才不会接这案子。「我们只是混口饭吃,饶了我们吧?」
 
  「说!」加重力道重踩。「谁派你们来的?!」
 
  「哎唷!」头头凄厉地哀嚎。「大哥……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他用电话联系的啦!」真是衰爆了!这钱真难赚!
 
  电话联系?格雷思神情严肃,移开脚喊:「滚!」
 
  十几位伤痕累累的黑衣人赶紧扶著伤处,狼狈逃离
 
  回到住处,具立情正在准备午餐。格雷思站在厨房入口,望著她忙碌的背影,他的眼里出现几抹忧郁。
 
  一个转头,她发现了他。「你回来啦?先到客厅坐一下吧,等等就可以开动罗!」就像妻子对丈夫的语气。
 
  他没答话,还是忧郁地望著她。
 
  她停下煮食的动作,转过身看他。「怎麽了?」发现他袖口的污浊,她拉起他的手皱眉问:「怎麽脏了?」
 
  「没事,不小心沾到了。」他对她微笑,缩回了手。
 
  她听了释怀地微笑,转身继续烹饪。
 
 
 
  餐桌上,具立惟望著格雷思,敏锐地感觉到气氛不大相同。
 
  「情情……」格雷思放下餐具。
 
  「恩?」她问。
 
  「这阵子你们都别出门,乖乖待在家里。」他说。
 
  「为什麽呢?怎麽了吗?」
 
  「没事,只是这毕竟是新环境,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恩,好。」她乖顺的点点头。「吃饭吧?」
 
  格雷思执起餐具,继续进食动作,眼里却仍藏著些许心事。
 
  具立惟静静地看在眼里,静静地用餐。
 
 
  晚餐後,具立情到厨房清洗餐具,立惟及格雷思两人坐在电视前。
 
  忽地,手机响了,格雷思接起。
 
  「看到照片了吧?」是张汉文。
 
  「你想怎样?」他冷冷地问。
 
  「不想怎样,我要你打消控告我的念头,还有……我要立情!」
 
  「休想!」他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他的情情!「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钱?我不需要钱,我要立情,我要她躺在我的床上,成为我的!」无耻的要求著。
 
  「你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恨恨地挂上电话。
 
  他深深呼吸,试著抚平愤怒情绪,发现立惟正看著他。
 
  「别担心!我会解决的!」他拍了拍立惟的肩膀,起身走上楼。
 
  *            *            *
 
  早晨,具立情来到庭前,深深呼吸甜美清新的空气。忽然,她发现邮筒上卡著信件?咦?他们才刚住进这房子没几天,怎麽会有信件呢?
 
  疑惑地上前,取下信件,发现没有封口?直接打开,里头放了三张相片?
 
  拿起相片一看,她脸上顿时失去血色!这……是她,眼神迷离而全身赤裸!怎麽会?是张汉文?那时被下了迷药的她十分虚弱,没发现居然被拍了裸照?!
 
  那日的梦魇强制钻进她脑海里,可怕的记忆瞬间一清二楚浮现!
 
  为什麽他要这样对她,她曾经那样的尊敬他呀!
 
  她颤抖地咬著指甲,惊慌望著照片。该怎麽办?该怎麽办?……
 
   刚起床的格雷思从二楼窗户发现了站在庭院里一动也不动的情情,他心头一颤,立刻往楼下奔去。
 
  「情情?」
 
  听见他的声音,她慌张地放下手,将相片紧紧捏入手中。
 
  转过身面对他,尽管压抑却仍难掩慌张神情。
 
  「情情?」他担忧地望著她,敏锐地发现她手里的东西。「那是?」
 
  「没什麽。」说著将手藏到背後。
 
  「我看看。」想从她手中拿过东西,却引发她失控大吼:「我说没什麽!」
 
  「情情......」她从来不曾这样大声对他说话,那东西难道是……
 
  气氛凝结,两人对望了一会儿,她终於开口:「对不起!我先进去了。」说著走进屋内。
 
  望著她的背影,格雷思的脸色渐渐沈重,下一刻,他拿起手机:「竹易,我需要你的帮忙……」本来想中午和竹易见面後再商讨如何对付张汉文,但现在看来刻不容缓,得立刻行动了!
 
  下班时间,张汉文走出医院,哼著歌往停车场走去。今晚如果还不能得到回应,他就要将立情的部份裸照PO上网,让格雷思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
 
  还好当初他早在格雷思砸毁相机之前存下了这些照片,否则现在拿什麽跟他谈判?
 
  他等了立情那麽多年,居然忽然杀出一个格雷思把她劫走!开什麽玩笑,反正她已经不纯洁,那麽他也不必太过为她著想,不必太呵护她。
 
  他一定要得到她,就像对待情妇一样地占有她,现在的她,顶多只配当他的情妇而已。
 
  忽地!一个男人挡在他面前。
 
  「我已经下班了,有什麽问题明天到诊间再说。」以为是一般患者或家属。
 
  那人却不走,仍挡在前方。
 
  他不耐烦地看他,发现那人面露凶光。他心想不妙,想回头回医院找庇护,却一回头,就看见一群凶神恶煞。
 
  「这里是医院,你们想做什麽?!」他恫吓。
 
  「把他压到後面!」命令一下,一群大汉将张汉文压到停车场後方,人烟稀少的区域。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做什麽对付我?」无法挣脱,他喊问。
 
  「你自己想想最近有没有作什麽亏心事吧?」凶狠地答。
 
  亏心事?瞬地他想到立情的裸照。「你……」想要开口辩驳却被打断。
 
  「不必多说,给我打!」
 
  命令一下,大汉们有些手持棒棍,有些赤手空拳,开始往他身上拳打脚踢。
 
  「不要打了……放过我,求求你们……」全身的剧烈疼痛让他不停求饶。
 
  却无法阻止他们的动作,他们仍然粗暴地教训著他。
 
  「呜……」早已倒地不起,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大汉们杀红了眼,狠狠扁了一顿後,将棒棍丢到他身上,又引出数声微弱呻吟。
 
  「打消你的坏念头,否则後果绝不只有这样而已!」说著狠踹了他一脚,听见手骨骨折的声音。
 
  一阵冷冷地哼笑,大汉们离开了现场。
 
  「呜……」张汉文挣扎地爬行,全身的疼痛让他几乎晕厥,但他不能晕过去,否则可能会失血而死!他要活著,要报复!让他们知道他不是被吓大的!
 
  用尽全身力气,他爬行了数公尺,终於体力不支瘫昏在停车场的角落。
 
 
 
  隔日,当张汉文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左手及右腿裹著石膏。他轻轻挪动身体,发现全身剧痛不已。「呃……」忍不住呻吟。
 
  就为具立情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吗?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位清纯、善良且听话的乖女孩,甚至还随便与一个相识不久的男人有一腿!值得吗?他在心中问著自己。
 
  哼!不值得!是不值得!但咽不下这口气!他从小到大,要什麽有什麽,如今有名有利,竟连一个女人都得不到!还被这样羞辱!
 
  敲门声传来,是护士小姐。「主任……外面有几位警务人员……」毕竟这明显是场社会案件,当事者又是主任级医师当然引来警方关注。
 
  他想了数秒,说:「让他们进来,还有,我要申请验伤单。」他一定要报复伤害过他的人!
 
  几位警务人员进入病房作笔录,虽然没有人证目睹发生经过,医院录影机也没能拍到停车场中的影像,很难找到嫌犯,但张汉文向警方申请了保护令,他不准别人再有机会伤害他,而且,他立刻就要展开报复!
 
 
  夜晚,张汉文将携带型电脑放在床桌上,嘴角冷冷地扬起,混浊的眼里再也见不到昔日医者的善心。他以仅有的还能活动的右手,从电脑包中掏出随身碟,插入电脑USB槽中……
 
  哼!一声冷笑。他拿起手机:「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我也就不必客气了。」不让对方有任何机会回应,他随即挂上电话,又冷笑了几声。
 
 *             *              *
 
  「说清楚!喂!你给我说清楚!」格雷思吼。
 
  他的愤怒让一旁的具立惟皱紧眉头,「哥?」
 
  惊觉失态,他试图让自己冷静,深吸一口气。「你相信我吧?我会保护你们的。」怎麽会这麽不冷静?格雷思在心里责备自己。
 
  「我当然相信你。」具立惟回答,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格雷思望了楼上一眼,怕情情听见他的失控,这两天,她一直心事重重、郁郁寡欢地待在房内……
 
  楼上的情情其实早听见了他的怒吼,更敏感地察觉了一切……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只好将自己关在房里。
 
  格雷思起身,拍了拍具立惟肩膀,拿著手机走出门外。
 
  「我想去花连一趟。」持著手机他说。
 
  「不必,现在不必,但你会有机会亲手教训他的。」对方自信地答。
 
  *              *            *
 
  挂上电话,竹易走到大厅,下了指令:「阿东!我需要你渗透网页;罗子!到张汉文家里找出所有相片资料并且销毁;民仔!看著帮。」
 
  「大哥!你要去哪?」其馀小弟们急忙问,赶紧跟上前。
 
  「别跟!我要去伸展伸展。」竹易留下一个颇有含意的微笑後,大步跨出大门。
 
  *            *            *
 
  张汉文按下滑鼠,满意地看见具立情的裸照被PO到某大情色网站上,依她的美貌及身材,这照片肯定很快就会传开。他嘴角扬起邪笑,有种报复成功的快感。
 
  「真可惜,乖乖听我的不就好了吗?」他的手指在电脑萤幕上纤白的肌肤上游移,回忆著当初抚摸她的细致触感。
 
  呵,他淫邪地发笑了几声,按下重整键,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色狼网友们的回应了。
 
  咦?发言怎麽被移除了?又连续按了几次「重整」,还是不见他张贴的照片与发言?怎麽搞的?
 
  正当他疑惑的同时,大门忽然被踹开。
 
  是一位面目俊秀的男子,看起来很无害。「你是谁?谁准你进来的!出去!」张汉文厉声斥责。
 
  「你就是那位即将成为阶下囚的禽兽医师吗?到这时候还能这样威吓人?」竹易口气不愠不火。
 
  「你说什麽?」张汉文眯眼望著往病床靠近的男子,手悄悄地拉过床头的叫人铃,打算一有状况就按铃。
 
  竹易到他床旁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盯著他。
 
  「你……想干嘛?」这男子面无凶相,但浑身却散发一股骇人气势。
 
  竹易仍然对著他,嘴角却扬起一抹淡淡微笑,同一时间,他迅速举起手朝张汉文裹石膏的右手重重一敲。
 
  「阿!」张汉文痛得大叫,他感觉手骨又断了。忍著痛,他按下叫人铃,却没有回应声响?又按了几下,仍然没有回应,恐惧在他心中急速窜升。
 
  竹易冷笑,手高高拎起叫人铃的接端。
 
  「你到底想怎麽样?」颤抖的语调。
 
  竹易又一抹冷笑,手用力扣紧张汉文的患腿,又引得他痛吟不已。
 
  不理会他的痛吟,竹易又狠狠朝他头脸揍了几拳。
 
  张汉文被揍得头昏眼花,转身想要躲避,却又被竹易揪住,又是一阵痛扁。
 
  被踹躺在地上喘息,张汉文以为自己会被打死,对方终於停下了动作。
 
  「真可惜不能尽情舒展筋骨阿!走!去见你的债主!他会让你知道何谓生不如死。」
 
 
 
  *            *            *
 
  偌大的空间内,除了一张木板单人床外,没有任何陈设,墙壁清一色的死白,没有窗,连唯一一扇门都是白色。
 
  「放我出去!这是非法绑架!」张汉文一手一腿裹著石膏让他难以自由行动,被抓到这里六小时了,没人再进来过,也没有任何声响,他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他微微挪动受伤的右手,传来一阵尖锐疼痛,他动了动手指,手指还能动,还好手骨没被刚才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又折断,不管那人是谁,等他出去一定要全数报复他!
 
  他得想办法逃出去,否则不知会被如何折磨。他挣扎著下床,又引起几声痛吟。
 
  就在他下床的同时,门忽地被打开了,惊措让他跌到地上。抬起头,门外窜进的强烈光芒让他看不见来人。
 
  其中一人往他靠近,另外两位则停留在门口。
 
  靠近的那人身上带有浓重香水味,定睛一看,是个浓妆豔抹的女人。
 
  「你是谁?要做什麽?」心里升起不想预兆。
 
  「作你喜欢的事。」女郎说著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直到全身赤裸。接著她也脱光自己,在他身上磨蹭挑逗。
 
  啪!啪!听见按下快门的声音,他慌张地抬起头,终於看清门前两人,一个正是将他带到这里的家伙,另一个……是格雷思!「你!」张汉文咬牙切齿。
 
  「别停下来,继续享受吧!」竹易冷笑。
 
  「你们!」发觉女郎不停挑逗他,他大叫:「别碰我!走开!」
 
  但终究难敌挑逗,他现出了原始的生理反应。
 
  竹易吹了个口哨,再按下快门。
 
  「你们这对狗男女!」门外冲进一位大汉,对著两人咆啸,上前作势扭打。
 
  拍足了照片并摄影後,竹易对女郎及大汉说:「够了,走吧。」三人便离开。
 
  空间里只剩下格雷思及张汉文,当格雷思将门甩上,躺在地上的张汉文不自觉地颤抖。「你想怎样?别过来!」
 
  「你早该料到有这天的!」说著举起脚重重踹了他的患腿。
 
  「啊!」痛死了!这次真的断了!
 
  「这脚是为立惟讨的,教训你的延误医治差点要了他的命!」冷冷地说。
 
  再次抬起脚,重重踩下他的右手,又是一阵凄厉痛吟。「这脚是为社会大众讨的,教训你违反医师应有道德伦理!」
 
  弯下身,格雷思抓起他的头发,而後给了重重一拳,另一边又重复,重复给了好几拳,击得他头冒金星、视线昏乱。「这些拳为情情讨的,教训你的禽兽行径!」
 
  当他松开手,张汉文早已瘫倒在地上再也无力爬起。
 
  「身为国内心脏权威,却不耻勾搭有夫之妇,被当场捉奸,惨遭丈夫一气之下拳脚教训,通奸罪一条。」
 
  「另外,强拍他人裸照并恶意散发他人隐私照片,造成受害者身心严重受创,又是一条。」
 
  「以及,恶意隐瞒病患病情以至於危及病患生命,有违医师法,又是一条……」
 
  格雷思细数著罪状,林林种种念了十多条。张汉文早已无力,瘫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呻吟。
 
  「等著坐牢吧!」转身就要离开,却才走两步,格雷思怒眉一皱,转身!
 
  大动作地腾空跃起,抬起腿重重往张汉文踹去——
 
  *            *            *
 
  一年後。马尼拉市的某栋清雅别墅内。
 
  具立情拿起一件绣有中国风图案的围裙比对,望著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双颊忍不住泛红,今天是格雷思的生日,她要送他不一样的生日礼物,这是她做过最大胆的事了……
 
  换上围裙,她红著一张苹果脸,下楼继续张罗晚餐。
 
  晚上七点,格雷思准时回到家里,今天为了某名人被栽赃案他忙了一整天,而由於老婆大人情情特别吩咐今天务必准时回家,他便以超人的速度解决了案件,回到家里。
 
  打开门,走入小餐厅,他看见情情小心翼翼地摆上最後一盘食物,整张圆桌摆了各种色、香、味俱全的食盘,配合烛光及鲜艳花朵,整个气氛十分怡人浪漫。但他觉得最可口的并不是食物。
 
  「你回来啦?」她语带娇羞,动作略显僵硬地面对他。
 
  格雷思目光在她身上游移,他的小情情怎麽连穿围裙都这麽性感?这围裙他之前没见过?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围裙下那双纤细雪白的长腿让他激动,而围裙旁伸出的两条雪白臂藕更像在诱惑著他。围裙是这样穿的吗?他走向她。
 
  看见他眼里的情欲,她觉得自己好紧张……只能睁大一双水汪汪大眼望著他。
 
  这无辜的眼神真引人犯罪啊!他拉起她的手,想将她转身,情情却羞怯地抗拒。
 
  「怎麽啦?」好有磁性的嗓音。
 
  「我……」害羞让她全身灼热。
 
  格雷思轻笑,缓缓将她转身,惊讶地发现情情在围裙底下,竟然除了一件小裤裤外什麽都没穿!
 
  「宝贝!你真是太让我惊喜了!」他从背後抱住她,双手从围裙底下穿过,握住她胸前的丰盈。
 
  「老公……生日快乐。」她羞得全身都变成粉红色。
 
  是阿!他竟忙到忘记自己的生日了。「你要把自己送给我吗?」说著以指尖不断挑逗她丰盈上的蓓蕾。
 
  「嗯……你喜欢吗?嗯……」被他引出的阵阵快感让她呻吟。
 
  「喜欢……太喜欢了……」他从背後吸吮著她的颈子,一手温柔地往下探,抚过平坦的腹部,钻入小裤裤中,滑过娇羞的嫩蕊,刺入她湿润的花心。
 
  「啊……」
 
 
 
  缠绵过後,整桌饭菜早已放凉,具立情红著脸将饭菜再度温热,格雷思则坐在椅子上,留恋地望著她。
 
  两人享用了晚餐,略做收拾後,情情又被格雷思急迫地拉进房间,热烈地展开下一回合。
 
  数小时後。
 
  情情躺在格雷思怀中不停地娇喘,格雷思的欲望仅仅休息尚未休兵,还停留在她体内。
 
  「老婆,以後都这样穿围裙好吗?明天也要……」他的情情只穿围裙的样子真是太性感了。
 
  感觉他埋在自己体内的欲望有苏醒的迹象,她轻吟了声。「不行,立惟明天要来菲律宾开演唱会,晚上会来住我们家。」
 
  「什麽?又来?!这次又要来多久?」小舅子怎麽老爱来打扰他俩的甜蜜生活,这巨星哪里不去干嘛老挑菲律宾开演唱会呀?
 
  「一个月吧。」
 
  「不准他住。」说著低下头深吻她的雪颈。
 
  「老公,你怎麽这样啦!」娇声抗议,挪动俏臀作势离开。
 
  格雷思赶紧握住她的纤腰。「好啦!好啦!让他住,住多久都行。情情,别离开……」说著又是一阵冲刺刺激她的感官。
 
  「啊……」
 
  窗外透进月光,月亮周围晕开一圈羞红,微风轻轻抚过,欢爱中的人们忘情,春色无边……
 
 
 
                 全文完

恶男娃娃脸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5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堕落学园超级名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