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鲜网辣文小说 > 兽奴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兽奴的幸福生活48

兽奴的幸福生活 | 作者:情男 | 更新时间:2018-02-23 17:47:46
推荐阅读:性感欲奴小姐的男宠亲亲宝贝迷欲侠女深宅旧梦弄月混种天使不伦之域师傅的傻丫头墨狱
 
(1.42鲜币)兽奴48 末章
 
  似乎太疼爱一个人并不是件好事,让那个人越来越无法无天无所顾忌。
 
  只是每当那个人做出什麽坏事,想对他发火,却怎麽也不忍心吼他打他。
 
  只有用委婉的方式适当教训那个人,尽管这方式根本起不了什麽作用……
 
  枫情已经答应了去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两人找到的绝佳修生养息的场所,一行人现在居住
在一片世外桃源,却不完全与世隔绝,居住地不远便是一个繁华的小镇。
 
  几人都不太喜欢看著有陌生人在自家穿梭,故埃里克特与索古拉撤下了所有仆人,一切
大小事务由一骨龙一独角圣兽以及两只巨风狼担当,附带赡养两只不听话的米虫。
 
  现在,人形的一龙一独角兽正窝在厨房内准备晚餐,而枫情又拉著安然什麽招呼也不打
溜了出去,一人抱著个娃娃。
 
  安然经常逗两个宝宝,现在来两个宝宝已经很乐意让安然抱抱,最喜欢的还是妈妈的怀
抱,最讨厌爸爸们。
 
  两人刚买了两串绿色的糖葫芦正边逛街边吃得欢,安然怀里的枫韵忽然往枫情这边探身
子,招手。
 
  “妈妈抱抱~”
 
  奶声奶气的叫唤让枫情疼爱地抱过他,糖葫芦也拿不了了,只有让安然帮著拿著,两只
手一边抱一只小家夥,两边都亲亲,顺便教育。
 
  “宝贝,叫爸爸,我是爸爸。”宝贝已经一岁半了,会说话之後开口就叫自己妈妈,然
後一直叫妈妈听著怎麽都别扭。
 
  两个小宝贝奇怪地对视了一眼,然後又抬头看著枫情。
 
  “妈妈有奶,是妈妈。”枫韵说。
 
  “爸爸坏,抢我们的奶吃。”枫景说,想起坏蛋爸爸皱起小眉头。
 
  “呃……”枫情内心直叹气,他不要做妈妈啊──枫情决定好好纠正孩子们叫自己妈妈
的坏习惯,“我是男人,所以我是爸爸。”
 
  “妈妈对我们最好。”枫景稚嫩的嗓音略尖。
 
  枫韵眼珠子转了转,兴奋起来,很神经兮兮地看了看左右,忽然坐在枫情手臂上的屁股
一蹬一蹬的。
 
  “妈妈,我饿了。”枫韵睁大眼水汪汪看著枫情。
 
  “饿了?出来前不是才吃过吗?”
 
  “我又饿了。”枫韵翻开薄薄衣物肉手捏捏自己肥肥的肚皮,“都饿瘦了。”
 
  傻话逗笑了枫情和安然,惹得两人直笑。
 
  枫景肉指也伸过来戳戳那婴儿肥的肚子,很鄙视地说:“你明明胖了。”
 
  枫韵拍开他的手不鸟他,双手扯拉枫情衣领,期待地说。
 
  “妈妈我饿,要吃奶。”
 
  妈妈的奶总是被爸爸吃掉,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妈妈的奶了!趁现在爸爸不在,他要吃,
就算现在很饱。
 
  他小小的脑瓜可聪明了!
 
  枫景这时也醒悟过来,也扒拉著枫情的衣物,张嘴讨要奶吃。
 
  枫情这下可尴尬极了,还好街上人多很吵,没人注意到这里诡异的谈话,赶紧走到街角
一边的树荫处,这里没人。
 
  “要喂奶了吗,我是不是需要回避一下?”安然嬉笑说道。
 
  枫情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不理他,对宝宝们轻声教育:“韵韵乖,景景乖,都这麽大了
怎麽还能吃奶呢,你们应该吃饭,懂不懂,爸爸带你去饭店吃饭。”
 
  “不要。”枫韵猛晃头,“不要吃饭,爸爸那麽大了都还吃奶,我们小小的为什麽不能
吃!”
 
  “要吃……呜呜~~~”枫景干脆嘤嘤出了起来,声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别哭。”枫情一瞬间恨透了那两个干坏事的男人,安抚不了宝宝的哭闹,只好无奈对
安然说道:“你去帮我把风,不准偷看!”衣领扯低露出平坦的胸部。
 
  安然嘿嘿笑转过身把风,斜著身子,眼角余光偷看,看枫情白嫩的胸上挂著两个奶娃,
忍笑。
 
  风景这边独好~~~
 
  乳头被孩子的柔嫩小嘴吮吸,枫情脸通红,感到身体有些蠢蠢欲动,暗骂自己变态。
 
  都是那两个人老是喜欢吸,自己才会这样的──
 
  过了好一会两个奶娃还不放开,枫情催促他们。
 
  “还没吃饱吗?已经没有奶水了,还没饱的话等会回去吃饭,来快放开。”
 
  “嗯嗯!”两个奶娃还不松嘴,没空说话只嗯嗯两声。
 
  好久没有尝到妈妈香香甜甜奶水的滋味,就算没有了,吸著的地方也还有股香味,就让
他们再温存下嘛!
 
  “放开啊……”枫情觉得好想哭喔。
 
  “嗯哼!”一声冷哼害一大二小同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枫情抬头,看见埃里克特和索
古拉冷著脸站在自己跟前。
 
  “埃里,索古拉……”枫情僵著脸打招呼。
 
  “爸爸……”两个奶娃也终於松了嘴,干干地打招呼。
 
  啊啊,爸爸怎麽找到这里来了!
 
  爸爸平时对自己好好,可要是自己肖像妈妈的奶水,爸爸就会好凶凶。枫景可怜兮兮地
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的小屁股好痛痛起来。
 
  枫韵聪明的小脑袋瓜知道妈妈是最好的庇护,使劲往妈妈怀里拱,恨不得脑袋身子都埋
进妈妈身子里。
 
  埃里克特扬扬下巴。“还不离开?”这两个小鬼越来越胆大了。
 
  两个小鬼头像得到特赦令一般,滑下枫情的怀抱,吭哧吭哧跑开,弃妈妈於不顾。
 
  “你们……”枫情气恼,亏他那麽疼他们,没孝心的东西,在那两个人面前唯唯诺诺,
在他一个人面前就要求这要求那。
 
  那两个大男人可不管枫情现在的心思,埃里克特走上来,一手抚摸枫情脸颊,一手伸进
他刚慌乱拉起的衣襟内,抚弄胸部的小红豆。索古拉也走上来,抱起枫情,自己坐到树脚的
大石头上,将枫情抱到自己大腿上。
 
  “别,会有人看到。”枫情挣扎。
 
  “喂奶都不怕有人看到,这样还怕?”索古拉调笑,害枫情颊上飘上两多红云。
 
  平平的胸部已经没了存货,奶水都被吸干了,让索古拉与埃里克特颇气恼。
 
  看来是太过宠溺,才使他的爱人越来越胆大,原本喂奶还躲著躲著,现在居然有胆子在
街角偷偷摸摸喂奶了。
 
  或者该说是越来越神经大条?
 
  “那……这个……哇哇──”枫情嗫嚅著猛地惊叫弹跳,被索古拉按住,枫情眼眶泛著
泪,一脸可怜兮兮。他的裤子不知何已经被褪下,在他惊叫的同时,索古拉往後靠,他的身
子被按贴在索古拉胸膛上,光溜溜的屁股露出来,一只手摸了上去,然後……一根手指钻了
进去……
 
  “不要在这里……这里、唔……”枫情羞红脸,使劲缩著身子,微弱地拒绝。
 
  “这里怎麽了?风景很好啊。”索古拉轻笑,手指在那肉穴中,感受到那紧窒的壁肉在
微微挤压抗拒自己的手指,忍不住又加进一根。
 
  独角兽王子变坏了。
 
  “这、这是外面……”枫情略有些结巴,埃里克特笑了。
 
  “又不是没在外面做过。”以前做爱也都是不分地点的,在屋外也做过,不过以前是在
无人烟的山上,这次换到了指不定哪里蹦出个人来的街角。
 
  都一样叫打野战,没什麽不同,不是麽?
 
  “那不一样,啊啊──”枫情又是一阵惊叫,後穴的手指抽出,一根火热的肉棍子代替
手指猛地钻了进来,害地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他被刺激得筋肉好一阵痉挛颤抖。
 
  呜,真的在这种地方做万一被人撞见怎麽办,虽然说这样很刺激……
 
  “你好好享受就行了。”索古拉一边努力顶动下体,一边说。“我已经设下了结界。”
若是有人靠近这里十米内,他会知道的。
 
  这麽一说,枫情放下心来,闭上眼睛,敞开身子享受性爱欢愉,腿大张圈住索古拉腰部
,迎合他自下往上的顶撞。
 
  後方站著的埃里克特可就遭罪了,眼见著爱人赤裸裸著下身,诱人的屁股一荡一荡,粉
嫩的菊穴吞吐著紫红的肉棒,肉柱抽出时穴中不时吐出透明淫液,吱溜溜摩擦的水声在耳边
荡啊荡……
 
  索古拉吻住枫情的红唇,双手在他身上滑来滑去,柔滑的触感像隐隐的静电自手掌传到
大脑,忽然摸到一只手,既不柔软也不滑嫩。索古拉睁眼,看见埃里克特正伸著双手在摸枫
情屁股。
 
  “放开!”索古拉瞪他,今天可是轮到他享用了的!
 
  埃里克特无奈放开手,没一会会,又实在忍不住脱掉裤子压了上来,压在枫情背上。
 
  “埃里?”枫情转过头,刚好被埃里克特吻住嘴。
 
  “今天是我的!你上来做什麽?!”索古拉愤怒地嚷。
 
  “我要做。”埃里克特松开枫情小嘴,一把撕开枫情衣裳,一手伸进去探索,另一只手
往下,在下边两人结合处试探。
 
  “啊,埃里……”枫情惊吓住,平常不都是,和这个人做的时候,另一个人就只能呆一
边吗,怎麽这次要两个人一起吗?
 
  嘎,两个人一起???!
 
  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滚。”索古拉狰狞著一张俊脸,若不是不舍分开与爱人的相交处以及禁止在枫情面前
开打的规定,他早就跳起来给这亡灵一招他最强的光明魔法了!
 
  “我要做。”埃里克特决定破坏一人占有一天轮流来的规定,将一根手指挤进已经含了
一根粗大肉柱的肉穴内。
 
  好紧,不知道能不能再接纳他。
 
  “你,不准……”索古拉说话有些颤抖,包围他性器的肉穴在又钻进一根手指後瞬间紧
缩,差点将他挤地精关把守不住立登巫山云雨,赶紧忍住,他还想多享受会。
 
  枫情可没那麽好耐力能忍住,在埃里克特挤进去手指的同一刻立即泄了出来,红霞密布
全身,急喘著,埋怨地瞄了埃里克特一眼。
 
  “枫,让我进去。”风情万种的一眼让埃里克特热血上冲几乎爆脑浆,手指在穴内草草
扩张几下,便急吼吼想挤进第二根手指,滚烫的阴茎在那两人交合处直磨蹭,嚣叫著他的欲
火高涨。
 
  “进、进不来的。”枫情胆颤地说著,他感觉地到那肉柱擦地他的屁股略有些疼痛,火
热坚硬的触感让他畏惧。
 
  “我要,让我进去。”埃里克特急得几乎是吼出来。
 
  枫情还来不及回答嘴便被堵住,被手指刮弄的肠肉不停紧绷,索古拉被那阵阵收缩带来
的快感弄地激情高涨,禁不住箍住枫情脑袋,吸吮爱人口中津液,撩起小舌起舞,下体冲撞
地更加使劲。
 
  枫情被吻得晕头转向没了思考能力,过了好一会还微微回神,感觉到菊穴内的手指猛地
拔出,那火热的棒子在他穴口左戳右戳,不禁内心哀叹。
 
  这两个、这两个哪是什麽圣兽,明明是禽兽──
 
  无奈地放松身体,尽量让屁股放松。
 
  让屁股放松……枫情暗地翻翻白眼,要服侍两个性欲高强的人,真的是很累很让人抽风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这麽一天,在随时会有人出现的街角与这两人叠人体三明治。
 
  “唔──”滚烫的棒子微微钻进个头,撕裂的痛楚让枫情不禁痛叫,嘴巴被索古拉堵著
,痛叫全变成了闷哼。
 
  埃里克特啃咬著身下人的肩膀,留下排排粉红牙印,一手箍住枫情腰部,让其臀部动弹
不得,下身使劲,阴茎往那紧窒的肉洞内拱,理智提醒自己这样会伤到爱人,欲望不费吹灰
之力踢开理智,叫嚣著需要发泄。
 
  当埃里克特的性器进入一半时,最下边的索古拉微微皱眉,太紧了,那小小的洞不知到
底能不能容纳两根,他感到那小小的肉洞似乎已经绷到极致,紧紧的,挤地他的性器都有些
微微泛疼。
 
  “喂,不要再进来了。”索古拉出声制止,但已经努力进去了一半的埃里克特哪肯这个
时候停止,索古拉後悔刚刚就因为一点点刺激感而让埃里克特一同分享了。
 
  “嗯唔……”枫情满头的汗,微微痛呼,索古拉心疼地吻吻他光洁的额头,拂去他额上
细细的汗珠。
 
  再一个大力的挺进,滚烫的肉柱终於完全进入那紧绷却不停配合著收缩的肉洞,进入里
面那销魂的滋味让埃里克特舒爽地叹息出声,稍稍停顿一下,立即展开凶猛的冲撞,攻击穴
内致命的敏感点,可怜了费力紧含著两根粗大肉柱的菊穴,还没好好休息,便要承受这般粗
鲁的冲击,丝丝带著红色的黏液自交合处挤了出来。
 
  索古拉本想骂几声,但收缩的肠壁让他舒服得直哆嗦,埃里克特的抽插太过快速,几乎
要把他的性器给挤出来,索古拉不甘示弱地顶进,下下撞在花心深处,撞得身上的人阵阵颤
抖。
 
  “嗯啊、啊啊──不……唔啊──”枫情难以承受地叫著,不停痛叫,痛呼中,却还夹
杂著欢愉的呻吟。
 
  喔喔,好猛喔。
 
  不远处,一栋不太高的房子,墙壁边探著三个脑袋,一大二小。
 
  安然啧啧称赞,难得啊难得,小情情不亏‘风情’这个名字,叫得那般风情万种,他看
著下边都有点蠢蠢欲动了。看看一同探著的两个小脑袋一脸好奇,安然不由邪恶地笑了起来
 
  “你们在看什麽?”安然明知故问。
 
  两个脑袋缩了缩,枫韵胆小地提问。
 
  “安然叔叔,爸爸他们在做什麽?在教训妈妈吗?”
 
  “你觉得他们在做什麽呢?”安然不答反问。
 
  “不知道。”枫韵摇摇头,“妈妈叫得好痛的样子,可是好像又不是……”
 
  “他们在培养感情。”安然一脸教学者说道:“你看他们交缠在一起对不对,下面是连
在一起的。”
 
  “连在一起?”两个小家夥瞪大了眼睛,使劲往那边看。培养感情需要叠在一起吗?还
连在一起?怎麽连喔?
 
  “嘿嘿。”安然贱笑,“你们还小所以不懂,长大就懂了。”
 
  “长大还要好久。”枫景嘟嘴。他才这麽小小一个,要长到像爸爸那麽高大,好要好长
好长的时间。
 
  “不会很久的,等到你们下边的小鸡鸡不舒服、涨起来的时候,表示你们长大了哎哟─
─”安然说著说著忽然像中了暗器一般,捂著头哎哟哎哟叫著蹲了下去。
 
  两个小鬼仍旧不明所以,看看蹲下去的安然叔叔,又看看不远方还交缠著的爸爸妈妈们
,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实在没办法理解大人的举动。
 
  “啊……埃里,不行了……索古拉,轻点……啊哈……”枫情弱弱地呻吟,这两个家夥
,总是不做到他不停求饶就不会停。
 
  “等等,快了,就快了。”埃里克特吻吻爱人潮红的脸庞,下体不停挺动,一手仍然捏
著爱人的性器,不准他先一步喷发。
 
  “坏蛋,放啊,嗯啊……”枫情朝天翻白眼。由於他生了宝宝之後没有好好调养,身子
一直完全健康不起来,畏寒体弱的毛病一直存在,这两人担忧他的身子,每次做都会注意著
他泄身的次数,一上两次就要捏著他的性器,不让他泄,美其名曰不能让他精气外泄过多。
 
  呜呜,他宁愿精尽人亡,也不愿这麽被强制憋著。
 
  埃里克特已经要到高潮了,但他努力忍著,不停冲撞肉穴,不让自己泄,因为最下面那
个还没泄,他不能先泄。
 
  而最下面的索古拉也在忍著,抽插的力道不停加重,就因为最上边那个还没泄,他不能
丢脸地先一步泄身。
 
  两人的争锋相对苦了夹在中间枫情,他早已经在高潮徘徊好久了,但性器被捏著,这已
经让他难耐万分,那两个人居然还斗气般不肯先泄身。
 
  不管他们两个,再这样下去他的小弟弟会爆掉!枫情绞紧收缩肠壁,挤压穴内两根斗气
的肉棒,没一会儿,那两人被刺激地猛得勃发,股股滚烫的浓精喷进枫情肠内,禁锢著性器
的手松开,枫情也终於得以高潮。
 
  “起来啦。”枫情手软软地碰碰瘫在身上的埃里克特,虚弱地说道。埃里克特很重,他
可禁不起压,会感到呼吸不畅。
 
  埃里克特压著枫情来了一个缠绵的深吻才起身,套好衣物,将浑身软弱无力的枫情抱起
来,替他穿上衣物,看到枫情臀间的鲜血,埃里克特眸中一暗,心疼又自责。
 
  索古拉已经起身整理好自身,看到埃里克特的表情,忍不住瞪他。下次、不,以後再也
不要两个一起,像这样爽是爽快,但太过刺激,害他没坚持以前那麽久,早早就泄了,他还
没有满足,可惜枫的身子已经不能紧接著再来一次了。
 
  埃里克特不理索古拉眼中的刀光剑影,温柔地替枫情整好衣裳,看著枫情笔者也一脸虚
弱却安心的表情躺在自己怀里,忍不住提问。
 
  “枫,你不恨我吗?”
 
  “嗯?”枫情微微睁眼,不解他为何突然这般问。
 
  “我曾经那麽伤害你,你不恨我麽?”
 
  “当然恨啊。”枫情嘟嘟嘴,往温暖的坏里拱了拱,找个好位置,闭上眼假寐。
 
  “那为什麽……”他一直想知道。
 
  枫情假假地打了几个呼噜,等到埃里克特急地又要问的时候,才慢悠悠地回答。
 
  “我也不想那麽轻易原谅你,可又没别的办法,我爱你,舍不得把你怎麽样,而且……
我想……你在伤害我的同时,也是在伤害自己……”
 
  因为我爱你啊。
 
  埃里克特勾起唇,不可自控地笑。他想现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蠢,一脸傻傻的笑。
 
  索古拉撇撇嘴,虽然很想将枫情抢过来,但最後还是决定好心给埃里克特一点发傻的时
间,让他再抱一会枫情。
 
  …………
 
  “喂,你抱够了没有,今天枫可是我的!”一直不放手,太得寸进尺了!
 
  “一辈子都不够。”
 
  “你!放手!”
 
  “索古拉,前天爸爸叫你回族里一趟,你回去了吗?”枫情忽然问,爸爸指老克朗,现
任独角兽族长。
 
  “回去过来,叫我选个日子担任族长之位。”老爸还能活很久,现在就想叫他担任族长
自己去逍遥?他才不要。
 
  “你呢?”
 
  “我跟他说将小景给他培养,我不做族长。”老爸已经肖像孙子很久了,魔兽一般的出
生时的模样是兽类,而小景出生便是人形的样子,说明小景能力出生便高出其他同族的很多
很多。
 
  埃里克特听了这席话眼一亮,对呀,他怎麽没想到!最近他被黑龙族的龙们骚扰地烦透
了,他们的目的还不是说服他回去继续担任族长,他已经把那小鬼扔给他们,这样不但不用
再受到他们的烦扰,也不怕那小鬼老是窥视枫的乳汁了。
 
  埃里克特一点也没有身为人父的自觉。
 
  “喔,埃里,小韵的名字你起好没?”枫情问埃里克特,小韵的名字由於辈分等一干原
因一直没有起完整。
 
  “快了快了。”等到将那小鬼头扔给那些一心为族的龙,就知道辈分了。
 
  枫情低笑,闭上眼,靠在埃里克特怀中,嗅著埃里克特身上他喜爱的味道,很幸福地笑
了。
 
  “埃里,索古拉。”
 
  “嗯?”两声。
 
  “我以後老了,变丑了,你们可不许嫌弃我。”
 
  “不会,绝对不会。”
 
  他们一直在找寻能让人类长寿的法子,甚至动员了族群的力量,一定能找到的,找不到
的话……那就陪枫一起老去。
 
  只要毁了一身的魔力,破了自身的魔核,魔兽就没了长寿的资本,会迅速老化、死亡,
而亡灵已经是死过了的生物,即使被破了魔核也只是没了一身强大能力了而已,除非被强大
的光明魔法消除掉。
 
  看来埃里克特比较需要苦恼自身,需要更加加把劲寻找使人类长寿、或者使亡灵能重新
拥有新鲜肉体的法子罗。不过这些都不是枫情需要知道的,而索古拉虽然知道……但这并不
是他需要担心的不是吗?他可没忘记这个亡灵是他情敌的事实。
 
  前些日子据族内的某一员报道,好像在哪个地方,有听到亡灵圣者的消息,很模糊的消
息,甚至不确定是否真实。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该担心的,所以……嗯,就不用说出来了吧!
 
  ……分割分割……
 
  “爸爸的样子好幸福喔。”枫韵咬著手指头说著,扭扭小屁股,他站累了,想要妈妈抱
抱。
 
  枫景跟哥哥一起窝在安然两边,也咬著手指,盯著不远方一脸期盼。
 
  “又在这里捣蛋。”低沈的声音响起,话中夹著无奈与宠爱。
 
  三个脑袋一转,看到两只灰白巨狼站著身後,安然咧嘴笑。
 
  “我才没有捣蛋。”
 
  “你额头怎麽了?”其中一只巨狼──瑞普问道,看见按人额头上有一块红肿,像被什
麽硬物打到一样。
 
  “没什麽,不小心撞到的。”安然干笑。
 
  “回去了。”瑞普说著,不太乐意地看著那两个小家夥蹭在安然身上。
 
  “坏爷爷。”枫景指著两只狼噘嘴说,瑞普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坨便便一样,让他
小小的心灵很受伤。
 
  “嘻嘻。”安然偷笑,那两只狼一直不讨两个小家夥欢心,总是被叫爷爷。
 
  “我不是爷爷!”瑞普牙痒痒地说。他实在没办法喜欢这两个小鬼
 
  “你明明很大年纪了。”
 
  “你老爸年纪比我更大,怎麽不叫他曾爷爷。”
 
  “爸爸是爸爸,才不是曾爷爷,你不是爸爸的儿子。”枫韵知道爷爷是曾爷爷的儿子。
 
  “噗──哈哈──”安然笑得打跌。
 
  “……”瑞普磨牙,刚说错话了而已,被人占了便宜。
 
  “我们去找妈妈吧。”枫景拉拉枫韵。
 
  “为什麽是妈妈?小情情是男人,所以你们应该叫爸爸。”安然知道枫情一直不乐意被
叫妈妈,但这两个小家夥总是不肯改口。
 
  “妈妈有奶,所以是妈妈。”枫景说著还比比胸部。
 
  “呃……”

兽奴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5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性感欲奴小姐的男宠亲亲宝贝迷欲侠女深宅旧梦弄月混种天使不伦之域师傅的傻丫头墨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