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狼的死穴最新章节

第十章

狼的死穴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8-03-01 19:12:38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情欲的盛宴都市猛男制服下的诱惑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
第十章
 
    第二天他是被饿醒的,看看表已经快中午了,叶昕安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清理过了,干净舒适,只是浑身酸软,股间胀痛,让他根本没有起床的打算,呲牙咧嘴地扶着腰翻了个身,继续睡。
 
    半梦半醒之间,萧震恒来叫他起床,叶昕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傻笑了一下,呓语道:「我还要睡,你自己吃……」
 
    萧震恒使出高压手腕,硬是把他拎起来,用枕头堆把他围住,还给他系上一块餐巾,拿午餐来喂他吃。
 
    既然对方如此周到,他暂时牺牲一下睡眠也无妨,于是他靠坐在床头,半闭着眼睛享受饭来张口的服务。    ‘    .吃饱喝足一抹嘴,叶听安说了个谢字,滑躺到被子里继续睡,朦胧中,感觉到男人杀了他的额头,柔情似水。
 
    这一觉睡得很满足,醒来天已黑了,又到吃饭时间,叶昕安精神恢复了不少,自觉地爬起来穿衣服。
 
    等他收拾整齐,萧震恒正好过来叫他,眼中含着促狭的笑意,对他上看下看,说:「自己能走吗?要不要我抱你过去?‘,「不必了。」叶昕安白了他一眼,尽量挺直腰杆,绷紧面容,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对了,邵永琨和楼幸堂过来了,我留他们晚餐。」穿过长廊的时候,萧震恒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叶昕安左耳进右耳出,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萧震恒倒有点诧异了,问:「你不觉得紧张?」
 
    「有你在前头挡着,我紧张什么?」叶昕安轻巧地反问,给了他一个腻人的蘸笑,萧震恒十分满意,拦腰一搂,把他带到一棵高大的盆栽后面,低头热吻。
 
    这个小插曲没打乱秩序,几分钟后,萧震恒带他到餐室坐下,叶昕安神态自若地和对面那两个打招呼:「晚上好,邵先生,楼先生。」
 
    楼幸堂看到他似乎很激动,想站起身却被邵永琨按住,这位警察先生今天穿着便服,和颜悦色地说:「嗨,好久不见。」
 
    佣人很精明,在叶昕安的椅子上加了个软垫,然后开始上菜。
 
    「四方会谈」的气氛有些凝重,楼幸堂气呼呼地看着他,斥道:「真不像话!」
 
    一见这两个人恩恩爱爱的样子,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特别是萧震恒和叶昕安时不时眉来眼去,好情满点,而后者脚步虚浮,浑身散发着被充分疼爱过的满足气息,让楼幸堂咬碎银牙,想飞起一把餐刀结果了他们,省得自己再被气得牙痒痒。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现在兵败如山倒,早没了嚣张的资本。
 
    他不惹人,人却要惹他,叶昕安看他食不下咽的样子,客气地问:「楼先生,菜不合你的口味吗?」
 
    萧震恒扫过来一眼,切了块小羊排喂给他,说:「多吃点,别瞎操心。」
 
    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终于把楼幸堂惹毛了,他不顾邵永琨警告的眼神,怒道:「叶昕安,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占了我侄子的身体,还利用他的身体去跟男人鬼混,你自己不要脸,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立场?」
 
    萧震恒危险地眯起眼睛,面露杀气,叶昕安在桌下抓住他的手,安抚了这头快发飙的野兽,他转向楼幸堂,反问:「你们绑架我的时候,考虑过我的立场吗?」
 
    自作孽不可活,楼幸堂一时语塞,支吾片刻,气急败坏地说:「那不一样!展戎关系着整个驭风堂的生死存亡,你没权力对他的身体为所欲为。」
 
    这逻辑真让人皱眉,敢情除了他侄子,别人都不必当人看,死了也是自己活该?
 
    叶昕安不悦地瞪着他,说:「我早跟你说过,驭风堂会怎么样我根本不关心,我爱萧震恒,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待在他身边。」
 
    「驭风堂已经解散了!」楼幸堂眼睛泛红,平时斯文冷静的气质全没了,「只要你稍微伸出一点援手,它今天也不至于四分五裂!」
 
    「你别打昕安的主意。」萧震恒插进来,一脸闲适,不紧不慢地说:「你该感谢昕安占了你侄子的身体,不然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他的昕安就那么死了,他一定会让整个驭风堂陪葬,现在只搞到他们解散的下场,已经是太厚道了。
 
    「是啊,幸堂。」邵永琨拍拍楼幸堂的肩膀,出声和稀泥,「现在展戎究竟是生是死还无法确定,你不要太激动,说不定哪天他也回来了。」
 
    叶昕安浑身一震,有些害怕地看了萧震恒一眼,生怕那个姓楼的来抢自己这具躯壳,萧震恒搂住他的腰,悄声说:「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
 
    楼幸堂被打击得脸都青了,对邵永琨骂道:「你不要再说风凉话了!展戎的身体部没了,他怎么回来?我们好不容易爬到帮主上的位置,大好的前途就这么被你们毁了!」
 
    混黑道有个屁的前途!萧震恒冷笑一声,讽道:「丧家之犬就不要乱吠了,你是怎么落到这步田地的,你的枕边人再清楚不过。」
 
    「喂!」邵永琨急急地出声抗议。
 
    萧震恒没再理他们,拉过叶昕安起身走人,丢下一句:「陈镛,送客。」
 
    叶昕安一一头雾水地被他拖回房间,问:「呃……这顿饭就算吃完了?」
 
    哪有你这么待客的?虽然客人无礼在先,不过你好歹也要略尽地主之谊吧?
 
    萧震恒叫厨房重新做了两份晚餐送过来,和叶听安享受起两人世界。
 
    「你是不是很生气?」吞下一口奶酪局肉,叶昕安生怕触了他的雷,小心翼翼地说:「以后不要再给人当面难堪了,很伤人的。」
 
    「嗯。」萧震恒敷衍地应了一声,笑嘻嘻地说:「谁让他当时说那一堆废话让你误会,我只不过小小地回报他一下而已。」
 
    叶昕安咬着细嫩的笋尖,用很傻很天真的表情看着他,说:「反正你们的纠葛我也搞不懂,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得罪太多人,跟我一起长命百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个场景温暖得让人心醉,萧震恒含笑凝视着他的情人,说:「我知道,我会的。」
 
    苹果书屋停止营业,叶昕安在晨麒花园生活起居,已经完全融入了萧震恒的生命中。
 
    朝夕相处,让他了解了更多男人的小习惯,而最让他感动的是,萧震恒为了实现「长命百岁」的承诺而做出的改变。
 
    「其实早就开始了,你不知道而已。」萧震恒笑他迟钝,「混黑道总不能混一辈子。」
 
    二十九岁,混了十几年帮派,他已心生退意,开始转向一些正经生意,准备金盆洗手。
 
    叶昕安自然欣喜若狂,而且强烈抗议自己被当成一头猪来养,于是萧震恒在办公室加了他的位置,把那些看了就烦的文件报表丢给他处理。
 
    跟着他闯荡至今的兄弟们一个个都安排了工作,陈镛在他的授意下注册了一问保全公司,提供保全、保安劳务,还训练了一堆身手不凡、头脑机敏的私人保镖,供不应求,财源滚滚而来。
 
    最搞笑的是,有不少驭风堂的旧部也归顺于他。
 
    开张的时候邵永琨还送了个花篮,萧震恒不用想也能猜到那家伙多得意,两个纷争不断的帮派,一个解散,一个转型,姓邵的功不可没,尾巴早翘到天上去了。
 
    不过萧震恒懒得和他联系,不管混黑道白道,他一样讨厌条子。
 
    春天很快过去了,夏天,萧震恒忙里偷闲,准备好出行装备,把叶昕安拉去野营。
 
    这回他记取教训,没爬上山顶,在一处幽静无人的山谷中安营扎寨。
 
    一条小溪缓缓流过,清澈见底,站在溪边只觉得清凉湿润的水气扑面而来,十分惬意,萧震恒把帐篷架好,回头一看,叶昕安正蹲在溪边玩水,他凑了过去,问:「是不是想捞鱼来加菜?」
 
    「不用,带的食物够多了。」叶昕安勾住他的脖子,眉开眼笑,说:「烤肉吧,我饿了。」
 
    一声令下,萧震恒又把烤肉架支起来,叶昕安取出已腌好的肉块,和蔬菜串在一起烤,萧震恒在一边打下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转动着烤乳鸽的架子。
 
    「我好高兴能和你在一起。」叶听安给肉串刷上酱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萧震恒听了很爽,嘴巴快咧到耳后,说:「你可以继续赞美,多多益善。」
 
    「谦虚一点会死啊?」叶昕安瞠怨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诱供:「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知道啊!」那个脸厚心黑神经粗的家伙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叶昕安郁闷地苦笑,不死心地进行最后尝试:「那你呢?你对我是……有多爱?」
 
    「那还用说吗?」萧震恒抢了一串烤好的鸡翅去吃,理直气壮,「瞎子都看出来了。」
 
    叶昕安彻底无力,放弃这个话题,开始唾弃自己这种爱钻牛角尖的偏执神经。
 
    他当然知道萧震恒爱他,这男人嘴硬死不承认也没用,可是少了那一句正式告白,总是让人觉得缺点什么。
 
    唉……对这种粗鲁霸道又少根筋的男人,也许不该计较太多,免得自己找不痛快。
 
    「来,尝尝这个。」叶昕安把刚才小小的不爽抛到脑后,把烤得流油的鹅肉递给他,萧震恒咬了一口,发出满足的赞叹,外酥里嫩,人口即化,鲜香四溢,他送到叶昕安嘴边,说:「来,张嘴。」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食完一串鹅肉,乳鸽也烤好了,配上鲜翠的蔬菜沙拉,令人垂涎欲滴。他们坐在柔软的草地上,一边吃一边嬉笑逗闹,远离了尘嚣,像两个天真的孩童。
 
    夜幕降临,山谷中的月色分外迷人,两个人吃饱喝足,去溪边洗净了油手,萧震恒故意使坏,伸一搂住叶听安,带着他滚落到溪水中。
 
    叶昕安尖叫,溅起无数水花,全身都湿透了,萧震恒扶着他站在齐腰深的水中,一一只不规矩的手摸上他的胸膛,隔着湿掉的T恤揉捏着对方小小的乳首。
 
    叶昕安惊魂刚定,又很快软在他怀里,两个人在粼粼溪水中拥吻,凉沁沁的溪水流淌过,让他不由自主地往男人怀里钻,汲取他身上灼人的热意。
 
    银白的月光下,萧震恒的脸庞俊朗逼人,叶昕安心醉神迷,手指探入他的黑发,抬着头与他唇舌交缠。
 
    男人灵活的双手探入他的衣服,放肆地抚摸着他的腰背,一只手更是扒开裤子,朝他臀后探去。
 
    在溪水的包围下,叶昕安肌肉收紧,细细地喘息着,密闭的穴口被指尖碰触,沾染了情欲的热度电得他差点跳起来,低吟一声,小声说:「上岸吧……」
 
    萧震洹把他捞上岸,两个人急不可耐地亲吻爱抚着彼此,衣服湿答答地贴在身上,脱下来费了不少劲,却也更添情趣,当裸裎相对的时候,身体的欲望再也压抑不住,迫切地需要对方来满足。
 
    叶昕安趴在草地上,腰部不停地颤抖着,晶莹的水珠从背上滑落,修长的躯体一览无遗,景色分外迷人,萧震恒贴在他背后,火热的唇落在他肩颈上,吮出一个个暗红的吻痕,大手抚过他的胸腹,玩弄着充血挺立的乳珠。
 
    他的动作略显粗鲁,把火种洒遁他的周身,叶昕安的喘息越来越急促,身体拱起,磨蹭着男人结实的胸膛。
 
    扳过他的脸庞印上一吻,萧震恒起身离开了片刻,从帐篷里翻出润滑剂。
 
    即使是打野战,必须的步骤也不能忽略,手指探进去的时候,叶昕安打着哆嗦,小声呻吟:「震恒快点,我好难受。」
 
    粗硬的指节掘入紧涩的后穴,带来的刺激让他失去理智,忍不住收缩着穴口圈含住他的手指,本能地追求肉欲的欢乐。
 
    「想要什么?」萧震恒低哑的声音折磨着他,手指进进出出,那里已火热酥庠,叶昕安眼中含着激情的泪水,扭过头去索求他的吻,双腿大张,还主动用手分开紧翘的臀办,不知羞耻地亮出正收缩不已的小穴,颤声要求:「想要你、你的进来……」
 
    萧震恒被他这难得一见的妖娆之态迷得魂都快没了,倾身向前,按着叶昕安的腰,把胯下的昂扬抵住那湿热的狭小洞穴。
 
    叶昕安低泣着呻吟,晃动着腰部迎合他的撞击,「好热。」
 
    硕大的分身楔入他的身体,抽动间带来激狂的快感,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后穴贪婪地紧咬着男人的硬热,在对方每次撤离时都依依不舍地箍住不放,叶昕安手臂支在草地上,毫不压抑地发出诱人的呻吟。
 
    在杳无人迹的山林之中做爱,更加刺激了彼此的热情,萧震恒结实的肌肉隆起,汗水滴落,在月光照耀下散发出让人疯狂的强悍魅力。
 
    叶听安扭过头,着迷地看着他,萧震恒低头啃咬他的耳朵,抽出分身,叶昕安不满地小声哼哼,身体被翻过来,男人抬起他的腰,再次挺腰进入。
 
    身体随着撞击的动作而上下起伏,叶昕安手脚并用,紧紧抱住对方,吐出一连串愉悦的吟哦,快感如狂浪冲击,越聚越多,终于冲垮了堤坝,随着一下几乎把他捅穿的撞击,叶昕安低喊一声,射得两人胸腹之间一片自浊。
 
    萧震恒把他抱坐起来,未得到满足的欲望依然在他体内进出,火热的气息拂过他的耳畔,伴着低沉的喘息声吐出几不可闻的三个字:「我爱你。」
 
    叶昕安身体一震,后穴蓦地咬紧,萧震恒粗喘着,在他体内达到高潮。
 
    战斗结束,收拾残局,叶昕安乖顺地摊开四肢任对方给他清洗身体,萧震恒把两个人都弄清爽了之后,穿上衣服,搂着情人躺在溪边看月亮。
 
    叶听安闭上眼睛,平复了喘息,翻身挤进他怀里,闷声偷笑,低语道:「你说了。」
 
    萧震恒的厚脸皮竟然有些泛红,装作没听见,叶昕安爬到他身上,说:「虽然你老是要坏心眼,我还是爱你。」
 
    萧震恒揉揉他的头发,很不习惯这种儿女情长的氛围,叶昕安把脸贴在他肩上,说:「你表面上总是粗线条,其实你很明自我的想法,对不对?」
 
    这男人并不是迟钝得不可救药,只是想看自己在他面前发痴的样子罢了,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恼火的叶昕安却觉得十分开心,搂着萧震恒的脖子不放,说:「那以后,我无论暗示你什么,不管你回应不回应,我通通当作你知道了哦!」
 
    「听起来好像我有点亏。」萧震恒忍俊不禁,亲昵地环住他的腰,说:「万一我没明白怎么办?」
 
    叶昕安笑吟吟地低下头,在他耳朵上重重一口,咬出一个齿印,说:「那你就老老实实回应我,不许再装聋作哑。」
 
    萧震恒坏笑,说:「那我还是继续享受你的勾引好了。」
 
    「你真是太不可爱了。」叶昕安抓起他的左手,指环映着月光,光彩夺目,他伸舌轻舔过那枚小小的指环,说:「不解风情的男人是会被嫌弃的哦!」
 
    萧震恒挑挑眉,自信满满地说:「别嘴硬了,你离不开我的。」
 
    叶昕安的性格早八百年前就被他摸清楚了,像一只家养的小白兔,不高兴的时候会踢他几下,一旦触及原则问题还是会巴巴地黏着他不放。
 
    叶昕安沮丧地垮下肩膀,无奈地抱怨道:「你真是吃定我了。」
 
    「当然了。」萧震恒又开始得意,说:「自从那天我顺手救了你这个小笨蛋,就被你黏着不放,不吃定你吃定谁呢?」
 
    叶昕安回想起往事,忍不住呵呵笑了,一路走来,许多波折,幸好他们都没有放弃。才能到现在如此幸福地在一起。
 
    「对了。」萧震恒突然想到什么,说:「如果你想的话,那间书店整理一下可以继续营业,房契和地契都在我这里。」
 
    「咦?」叶听安惊喜地坐起身来,说:「真的吗?」
 
    虽然经营书店只是打发时间,不过毕竟是他父母留下的房子,他还真舍不得丢弃它。
 
    「真的,不过你只能当幕后老板了。」萧震恒抚过他的脸颊,说:「偶尔去看看就行了,主要精力不许放在那上面。」
 
    否则他会心理不平衡,无法忍受昕安花太多时间在与他无关的事情上。
 
    「我知道,谢谢你。」叶昕安躺回他身边,展颜一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你。」
 
    萧震恒很满足,搂着他一起晒月亮,看到天边一颗流星划过,他捏捏叶昕安的脸蛋,问:「要不要许愿?」
 
    叶听安摇摇头,凑上来给他一个吻,说:「我的心愿,你已经为我做到了。」
 
    他们在山中逗留了两天,尽兴而返,一路上说说笑笑,就在快开到晨麒花园的时候,路口突然冲出一辆车子,猛地急煞挡在他们车前,萧震恒一脚踩下煞车,伸出中指大骂:「找死啊?会不会开车?」
 
    用文明的方式解决比较好,叶昕安不希望发生当街斗殴事件,只好跟着萧震恒下车,打算和和稀泥,没想到从那辆车子里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柔弱美青年,杀气腾腾地朝他大喊:「叶昕安你这个死玻璃!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萧震恒一把将叶昕安拽到身后,对方司机也冲了过来,死命地拖住那个疯子,连声劝道:「展戎、展戎、你不要冲动。」
 
    这是什么状况?五大三粗、面容有些凶恶的男人抱着一个抓狂的长发美男不放,急得满头大汗,而那个看起来满养眼的美男则是破口大骂,言语粗野,态度蛮横,一脸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的瞟悍相。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男人连声向他们道歉,「他精神状况有些不稳……你们别介意。」
 
    萧震恒相叶昕安面面相颅,再一齐转向那个仍在挣扎不休的火爆美男,异口同声地问:「你是……楼展戎?」
 
    <完>

狼的死穴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6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情欲的盛宴制服下的诱惑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樱色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