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降妖除魔之猫儿来食最新章节

第八章

降妖除魔之猫儿来食 | 作者:焰雪雪 | 更新时间:2018-03-01 19:15:54
推荐阅读:凌辱兽圣女魔睺罗伽丛林春色神女也疯狂兔儿宝贝龙女傲情百炼成仙蛮荒囚徒txt降魔师
 
第八章 
 
三个月以后,北方寒地的一个小村落。 
莫曰刚进村口便听见一户人家里傅出男男女女的号啕之声,本是不予理会的,但从这户人家吹来的一股妖气拉住了他的脚步。 
扣门进去见一屋子的人围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哭丧着,那男子骨瘦如柴印堂黯然无光,开眼一看还有几许黑气浮游在嘴边,不用多说自是被妖孽所害。男子尚有一丝气息,莫曰将其体内的妖气清尽之后,便随着这股味道追踪到了妖孽的洞府。 
妖孽为黑豹精所化,逃走起来脚下如风,莫曰追了一阵才将其擒去。 
「道爷饶命,饶命啊!」 
莫曰冷道:「你险些害了一条人命,如何饶得!」眉心红光一闪,凤凰焰化作利箭直击黑豹精的内丹,随即一声凄厉大叫莫曰面前的一人变成了一兽。黑豹精几百年的修行就此毁去,莫曰并没有下狠手,这是他应受的。 
但就在莫曰欲转身离开时,地上那只通体黑亮的豹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这东西竟像极了那只黑山猫!额头的青筋鼓了又鼓,一双手握了又握,终于没有忍住...... 
「莫小子住手!」 
来不及了,黑豹精已在莫曰的手下化作了几缕青烟。 
「你已夺了他的修为,又何必毁他的元神!」黄衣老道痛声斥责。 
莫曰哼笑,「老牛鼻子这不是你平常的做法吗?怎么这会儿又数落我了。」 
「你啊。」莫曰对妖向来心慈手软,但老道觉得他这样并无不妥。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强大同时他的毁灭力就有多强,这位莫曰道仙还是仁慈一些为好,妖也是万物生灵,除妖和杀人说起来并无不同,寻常的道士倒也罢了,若是莫曰道仙杀顺了手杀上了瘾那将会生灵涂炭! 
「你的那些徒子徒孙可有消息?」 
老道双手一摊,摇头,「以你这般神通都没辙,吾等小道......唉......」看来真得帮这莫小子找到那小妖不可,若不然照此下去便不妙了。 
莫曰垂首黯然道:「三个月了......」寻了三个月非但没有找着人,就连秋月一丝气息也察觉不到。按说那样一只小妖根本不懂收敛妖气,即使收敛了他莫曰道仙也能将其揪出来。还有,那一身迷魂香!思至此莫曰一把捏住脖子上的八卦镜气得鼻翼耸动,离了这神物的庇护那一身迷魂香不知要招来多少淫妖淫魔,不被吃了杀了也会被蹂躏致死! 
老道抚须沉思片刻道:「莫小子若是连你找不到,怕是有仙家相助。」 
「仙家......」他怎么没想到!这样一来就好办了,人间的妖不比人少,处处是妖气,可「仙气」的却不多,只一处处寻遍...... 
老道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当下泼来冷水,「莫说这凡间多得是仙家洞府,就是下凡来游走的仙神也有不少,你找得完吗?」 
莫曰沉声道:「你看我找不找得完!」 
老道看他一眼,正色道:「还是先把你那点事放一边,近来那些老妖小妖都不安分了。」 
「不安分?」 神秘不谁
「妖王在人界现身了。」 
莫曰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花,「交给我好了。」 
老道只得叹息摇头,暗叫不妙。 
妖王现身人界又如何?将预示着一场血雨腥风?虽不尽然但一定没有好事,能成为万妖之王必是经历了无数的杀戮才荣登王座,可想而知这妖王绝非善类。且历代妖王不同于散布人间的一些小妖,为求人妖之间的安定,皆穴居在妖界「足不出户」,若是涉足人界必是祸害来了。 
往日只有那些妖精做了坏事莫曰才会收拾他们,倘若只是在人界游荡玩耍莫曰便睁只眼闭只眼。但这一回则不同,在这妖王还未做坏事之前他便起了杀心,只因近日道爷的心情很糟糕的缘故。 
 
追寻了两个月,这一日莫曰终于捕捉到一丝味儿,追着这味儿到了山间一处废弃的茅屋。 
没窗没门的茅屋从外一眼看尽,看见里面上演的活春宫莫曰心中吹起一声口哨,「哟呵,还挺有兴致的。」 
屋里那蓝发红眼的妖王脱掉了裤子,身下压着一个白光光的小东西,腿间粗如手腕的丑陋孽根正抵在小东西的后庭处,试图强行进入那与他尺寸极不相符的小穴。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妖王便提起小东西的双腿,让漂亮的屁股高高翘起便于他的孽根插入。 
「我不干了!放开我,我不干了!」 
莫曰正欣赏得起劲,一听到这叫声如遭雷击,眨眼间人便到了茅屋里。 「秋月--!?」定晴一看,那不是他日思夜想的妖孽还能是谁! 
「是你!?」秋月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爬起身来躲在妖王的身后。虽然这个蓝发红眼的老妖令他感到害怕,但惧意尚不及他对此刻面前这个人的万分之一!明明还是那张俊朗不凡的脸,可他却觉得比红口獠牙的野兽还要来得骇人。 
「原来你还想着做你的妖后?」莫曰盯着那一丝不挂的妖孽,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原来你有这等心思,难怪要舍我而去,原来你有这等心思--」 
一声长啸茅屋整个被掀翻炸开,莫曰浑身如着了火一般,不,他就是一团火焰。那团火越窜越高照亮了头顶的一片夜空,「你有这等心思!你有这等心思!我偏偏要不如你的意!」随着响雷一般的吼叫声,窜至几丈高的火焰逐渐幻化成形。 
蓝发老妖和秋月呆楞之际,一股强大的气息扑面打来,两妖顾不得套上衣物便光裸着跃至几丈之外。 
「你认识他?他是何方神圣?」老妖揪住秋月的头发叫道。 
秋月面如死灰一般,「妖气......这妖气......」如此强大的妖气...... 
话语间笼罩着莫曰的火焰已幻化成形,一只巨大的火凤凰拖着长长的火链尾扑腾着翅膀仰天啼叫,而莫曰只剩下一张面孔在凤凰焰里若隐若现。 
「神凤!?他是神凤!?」最接近仙神的灵妖神凤!?蓝发妖王吓得步步退后,正要转身拔腿就被凤凰的一根火链尾缠住。「啊啊--」堂堂妖王被烧得尖声大叫,无一点王者风范。 
蓝发红眼的老妖不愧为妖王,一边叫着一边用撩牙竟将缠住他的火链尾咬断。他本是龙与蛇的杂种,那龙牙是好生了得的利刃他这杂种也弱不到哪里去。断了一条凤凰尾之后老妖便壮了些胆,也不急着逃走竟施展起妖法妄想与神凤对抗。 
「想做你的妖后......」呼哧的火焰里传来一个嘶哑厚沉的声音,「休想如意!」 
凤凰尾要多少有多少,火焰里话音落完数以万计的火链横着、竖着向老妖鞭笞而去,就在这瞬间一代妖王被分尸成了万千块,连抵抗一下也不能。 
结果了老妖还剩下一只小妖,秋月双手环抱着赤裸的身体跪倒在地看着头顶燃烧腾翔的火凤凰颤抖哆嗉,「我不是......我是想......」他不是想做什么妖后,他是想......辩解的话刚到嘴边秋月又给咽了下去,「我就是想做妖后,若是可能我更想做万妖之王。你一个道士罢了,凭什么要我跟着你!」 
炽热的火焰袭来时秋月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是我害了你,我该死...... 
睁开眼秋月以为会看到不是阴朝地府便是阿鼻地狱,可都不是,他还在山间。 
「神凤」已不在了,四周一堆堆、一块块烧焦的碳渣是妖王的残尸。 
「还好没弄死。」一个嬉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接着一双脚落在眼前。 
秋月抬头望去不禁倒抽一口气,是他......不是他,这个样子不是他! 
眼前的人不如说是妖来得合适.他比魁梧高大的莫曰还要高出两个头,肩膀足足是莫曰的两倍宽厚,胳膊和腿如树干一般粗大。原本的衣物被这庞大的躯体撑得破烂不堪,一身漆金的皮肉大半曝露在外,金色的皮肤上还有些凹凸不平的纹理,脸颊、胳膊、肩头、腰背、腿脚都有,仔细一看那不是凤凰吗,他就像在身后披了只凤凰一般! 
「看清楚了,你叫妖道是叫对了,我的确是妖!」 
秋月摇头大喊,「不是!不是!你不是妖!」 
巨人走到他眼前,提住他的双腿拆开挤身其间,粗实的腰身连他修长的双腿也圈不完。巨人一边狰狞地笑着一边说道:「我是妖,由我来做妖王,伺候好我,你就是妖后了。」 
「不......不......」看着他从裤中掏出之物秋月面如土色,那比妖王的孽根还要粗大的东西,「不要,饶了我吧,爷你饶了我吧!」可是此刻的巨人不再是他的妖道他的道爷,他的声声求饶巨人一句也听不进耳里。「不要......饶了我......啊啊啊--」 
巨人黑筋鼓胀的丑陋巨物硬生生插进秋月,看着他撕裂淌血的后庭巨人更是兴奋不已,双手提起秋月的腿便开始在他体内拚力戳刺捣搅,秋月叫得越凄厉流得血越多巨人越是觉得刺激快活。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这般比死更难受的折磨秋月如何受得了,当即就想自爆内丹而死,可巨人察觉了他的意图抢先一步制控了他的内丹,「求你饶了我,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回应的他除了更为猛烈摧残还有巨人张狂的笑声,「哈哈哈--妖后--妖后--!」 
「救命......」天色渐亮已有樵夫上山来砍柴,虽知这些凡人救不了他但秋月仍是向他们伸手求救,「救......救救我......求你们救救我--」只是笼罩在周身的结界阻隔了这凄厉的呼喊声,外面的人既听不到他的声音也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一切。 
体内肆虐的凶器就快将他整个人刺穿,秋月绝望地闭上眼,用最后气力唤道:「妖道救我,妖道救我......妖道......」 
这一声声呢喃竟让巨人停了下来,那双血红的眼眸像搅混的水,不再是方才血光大盛的样子。 
「我真的不是要......我是想要......想要他的珠子......那珠子能敛去你的妖气......」 
「珠子......妖气......」浑浊的血色又淡去了些。 
秋月已气若游丝,「妖气......是我害的......白灵儿说是我害的......所以我要走......我得走......」 
「所以你要走......所以你要走......」血红褪去双按恢复了黑眸,凤凰印身渐渐隐去,眉心的朱砂痣显现出来,漆金的皮肉也变回了原来的颜色。而后庞大的躯干回到原样,耗尽力量后站也站不住,向前扑倒在秋月身上。 
再抬起头来已是莫曰的专属笑脸,苦笑,哭笑,「瞧我干了什么......」颈间的八卦镜震动起来莫曰却将它捏住不让它乱折腾,「先救秋月......」 
八卦小镜不依地弹开少主人的手。 
「秋月若不在了,我也不独活。」 
丢下一句威胁的话莫曰便闭眼昏死过去,留下咱们任劳忍怨的八卦小镜来收拾烂摊子,好不委屈,它好歹是九天之上的神物啊。 
「你是猪啊!」山间一个小屋里传出一声暴吼,惊得飞鸟四处逃散。 
秋月被吼得缩进床角,咬被怒视骂他的人。骂他是猪?他才不是那又蠢又笨的东西,他是猫,是猫!简直是在侮辱他的「猫」格。 
「你不是猪是什么?你比猪还要蠢还要笨!」莫曰暴跳如雷,恨不得马上掐死这只蠢猫,「他说你就信了?你你你......」莫曰掐着小拇指尖一脸鄙视地说,「你就一只小妖,还能让我沾染了妖气?就凭你?」 
秋月扁嘴道:「灵儿说我和你待得太久了。」 
并非白灵儿打胡乱说,人与妖之间确实不能种下情根,人的脆弱之躯不能承受毒烈的妖气,一次两次情爱或许无碍,可若是日子久了便会老命休矣。也因此,千百年来人、妖之间不知造就多少幽魂怨侣。 
「于是你干脆赏我一记。」莫曰拉开衣襟露出胸前几道白疤,举起手中的一串珍珠,「然后拿着他给你的这东西走了?」 
「灵儿说戴上这串珍珠你就找不到我......」 
「灵儿说、灵儿说,你还真是听话!」 
秋月反驳,「他是仙人,说闻到你身上有妖气,我当然会信。他又是你以前的相好,为了你好叫我离开这也合情合理,我当然会听......」 
「还合情合理?说你蠢你就是蠢!本道爷之前不也和......怎么没见我死了!」 
秋月歪着脑袋道:「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呢?」 
莫曰又一次吐血,咬牙道:「那说说妖王和这颗珠子是怎么回事?」 
秋月哆嗦了一下,蜷缩起身子躲进被子里,闷声道:「我想要珠子,他说我和他交合一次他便送给我,我想这珠子能去掉我留在你身上的妖气......」 
莫曰既是气恼又是心疼,「傻月儿,这颗珠子充其量就和这串珍珠一样,妖王用它来收敛妖气和你用珍珠来藏匿气息是同样的理儿,懂吗?」 
「我也想过,可我还是想拿给你试一试。反正只是和他交合,没什么大下了的。」 
莫曰的声音陡然拔高:「没、什、么、大、不、了、的?」 
「啊喵--」别打他,他可是伤患! 
打从这一日起,莫曰每时每刻都在秋月小猫的耳边灌输一个做人的基本守则,那就是要有起码的贞操观念,人若是没有贞操那不跟禽兽一样了。虽然他莫曰和禽兽也相差弗远。 
把猫儿从被窝里拎出来莫曰终是舍不得下手,而是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膝上,亲吻着他的眉眼、小鼻、小脸、小嘴,「月儿你恨我吗?」 
「恨?」 
「恨我把你伤成这样。」 
「恨......」秋月鼓起眉陷入苦想,仿佛这个问题是他从未去想过的,这会儿他要好生想想。直到有一盏茶的工夫他才轻轻摇头,「那不是你,伤我的那人不是你。」 
「月儿......」 
「可是以后你不能再变成那样。」秋月道爷抱手教训起人来,「不然本道爷收了你这小妖,知道吗?」 
「道爷饶命啊。」莫曰装哭,随后正了脸色,「秋月儿你不问吗,不问我为何会变成那副样子,不问我究竟是人还是,妖。」 
秋月戳着手指,声若细蚊,「我说了怕你不高兴,我......我情愿你是妖。」 
莫曰一愣,接着笑开了脸,「那从今日起我就属『妖』了,秋月儿的妖道。」卑贱的妖,曾经那么不齿的身分,而今竟能如此坦然地接受。 
妖气也好仙气也罢,本是封印得极好的却没想被白灵儿察觉出来。不是白鲤灵仙升仙后变厉害了,也不是他莫曰活回去了,只因靠近「天河」他便和河中沉睡的那一位产生了共鸣,继而将他体内的凤凰印身牵引了出来。 
「天河」之中沉睡的那一位是谁?那是...... 
「你母亲醒了,想要见你。」 
莫曰提着几尾鱼刚要进门就被一道高墙拦下了。 
听见院子里有声音,以为是妖道回来了的秋月飞奔迎出来,「妖......」看见莫曰跟前的人猫儿登时收了声,然后尖起脚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移到莫曰身边躲在他身后,对他面前的人多看一眼也不敢。行走人世这么久他极少见到和妖道一般魁梧的人,而这人竟比妖道还要高大许多!还有那双眼睛,那一对双凤眼,竟和妖道一模一样! 
见到昔日的主人,秋月系在脖子上的八卦镜兴奋地抖动起来。莫曰一把将它捏住,朝面前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摆摆手示意挡路的人「你该走了」。神秘谁 
挡路的人面露愠色,他的身分何其尊贵,三界之内有谁人敢忤逆。 
罢了,就念在这小子是从他的至爱肚皮里滚出来、多少要叫他一声爹亲的份上绕他这一回,「别让你母亲等久了。」 
莫曰不耐烦地点了下头,拉着秋月走进屋去。秋月忍不住回头去看,正好对上那双眼睛,吓得他赶紧转回脑袋。 
吃过饭以后莫曰便和猫儿一起去做他喜欢的饭后运动,上屋顶晒太阳。 
就在猫儿拉长身子躺在莫曰腿上昏昏欲睡时,莫曰突然开口道:「方才那个人,是我该叫爹的人。」 
「嗯。」秋月并不感到意外,那么相像的两个人说是父子便解释得过去了。 
「他住在上面。」莫曰的手向上指了一指。 
「天上?」秋月再笨也明白他的意思,妖道的爹爹是天上的仙神。 
莫曰接着说道:「我的......呃......母亲......」「母亲」这个称唤不别扭,只是安放在那个生育他的人身上别扭,他的母亲是......「是妖,灵妖『神凰』 ,所以我并不是人。」 
秋月点头,摸了摸微痛的私处心想你本来就不是人。说到这儿秋月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半妖半仙,所以你从不和凡人有任何沾染,且和你有那档子事的妖精全是公......男人,莫非是怕和女妖精生出一箩筐小妖道?」 
莫曰没好气地说:「没错,道爷我就是怕拖上一堆小鼻涕虫,烦。」这笨蛋猫儿说他笨偏偏这个时候又这么机灵,「谁说男人就不能......」他所谓的母亲...... 
「嗯?」 
莫曰淡笑摇头,正想说什么时突然神色一凛,推开秋月缓缓站起身遥望着一个方向。秋月见他目光如炬知道他正施法与远处的某个人交谈,跟了妖道这么久聪明的秋月已懂得察言观色,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会是什么人呢?集中心念,读心术一窥视,竟然是......「那个人」! 
「我不准你!喵嗷!」温顺的猫儿瞬间化身凶蛮的猫妖,尖刀一样的利爪直朝莫曰的俊脸招呼。 
「月儿,不是......听我说!」莫曰适时地回过神,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撒泼的小猫妖制住。「听我说,月儿,乖乖地听我说。」 
双手虽被扣住,可一双圆眼仍是凶光大盛,「说。」说出的话不如他的意他定要抓烂这妖道的脸! 
莫曰握着他的双腕坐下,徐徐道来,「就如秋月儿说的,我是半妖半仙。劫数天惩百年轮转,这一回多亏了月儿你。」 
听见被夸奖,秋月不好意思地喵叫一声。 
「而百年前,那一回......」 
接下来莫曰便声色俱凄地说着自己如何被「那个人」在天劫之时夺去灵力而后一脚蹬开的始乱终弃的故事。这个妖道竟把这等事讲述得绘声绘影,也不怕丢脸。 
听完故事后秋月正如意料中一样落下了一大把同情怜悯的泪水,可莫曰没想到哭过以后猫儿还雄心壮志地发下一个誓言,「我一定要教训他!」莫曰赶忙提醒,人家可是住在天上的。秋月鄙视他一眼,那又如何? 
 
「那个人」说要见他,来得可真快,那位尊神刚和他见过面。他的目的是想他帮着在尊神面前说些好话?别太贪心了,都已位列仙班莫非还想晋升上仙不成。 
有秋月这只醋溜猫儿在身边,他妄想单独去幽会。要去和故人相聚?猫儿说可以,但得两人一块儿去。 
依约来到清澈的小溪边,远远地秋月就见一个身着月白色衣袍的身影坐在溪边的卵石上清洗一头栗色的长发。 
「是他吗?」 
莫曰颔首。 
「臭美。」秋月撇嘴道。 
莫曰失笑,要知道爱干净的小猫儿可是每天都要这么臭美一回。 
「来了。」清洗头发的仙人总算转过头来。 
秋月不禁惊叹一声,这姿容,那狐妖姬雪昭尚不及一半! 
见莫曰带着别人而来,仙人有些不高兴,「他是?」 
「我是......」秋月缓步走向仙人,一双圆眼笑得眯成一条缝,说不出的和蔼可亲。仙人和莫曰皆不知他意欲为何,眼看着他走到仙人跟前。而待秋月脚步站定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彻山林,「谁叫你敢欺负他!」 
「嘶......」莫曰歪嘴捂脸,打得真狠连他都觉得疼啊。那样一张脸,亏得秋月儿打得下去。 
仙人被突如其来的招儿震惊得久久不能回神。面前的是妖,一个修为尚浅的山猫妖,这只山猫妖竟敢打他,竟能打了他,他竟没有感觉出一丝杀气! 
杀气?莫曰心道.他的月儿就有这本事,他也防不了,要不怎么脸上都是横七竖八的痕迹。 
「放肆!」仙人大怒,正要出手教训山猫妖,可下一刻就被一股强力撞开了几尺。 
眨眼间莫曰已到了跟前将秋月护在身后,「见也见过了,告辞。」 
「莫,等等......」 
莫曰回头,眉心一挤,仙人的双腿便定在溪水中移动不了半步。 
「他是谁?莫,他是谁?」 
想起秋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莫曰笑道:「妻子一样重要的人。」 
「别走,莫--」 
「那一巴掌就当你欠我的还清了,后会无期,悠兰灵仙。」 
 
此后莫曰和秋月去了「天河」,倒不是去见那位高堂,而是去给秋月抓河里的鱼吃。敢对他用那种命令的口气,他偏偏不去,向来只有他莫曰使唤人的,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对他颐指气使。 
清晨起来吃得饱饱以后,秋月便靠在瀑布边的一棵树下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歇息,而莫曰则在河里畅游翻腾。看着他那畅快的样子秋月也很想下去玩耍一番,无奈猫儿怕水。 
「快来给我擦擦。」莫曰一上岸便嚷嚷。 
乖巧的秋月赶紧拿着巾布迎上去擦干他身上的水,接着拉他到树下坐着为他擦拭湿发. 
「月儿真好。」莫曰只觉此刻幸福得无以复加。 
秋月却是皱鼻冷哼,「我好,还是那个悠兰灵仙好?」 
莫曰头疼,又来了。叹了一口气拉下猫儿忙碌的手抚在锁骨那处他赏赐的一记疤痕上,「月儿,他就像这一道疤,而今已不痛不痒,我会想起这个人只因这道疤还看得见摸得着,终有一天疤会淡去,我也会慢慢地记不起这个人。」 
秋月想了想,问道:「那我呢?我又是哪一道疤,我也会淡去,我也会被你记不起?」 
「哎呀,这可说不准。」趁猫儿气恼之前莫曰抢先握住他的双手,「只要秋月不走,我天天看着哪会记不起。」 
秋月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突然妩媚一笑,「我一定比他好。」说罢便将莫曰腰间围的巾布一把扯掉,蹲身埋下头。 
「月......月儿......啊哈......」第一次享受到湿热的小嘴包裹的感觉,莫曰竟忍不住叫出声来. 
秋月学着往日妖道对他做的,不断舔吸轻咬着。孽根迅速硬挺胀大,秋月双手将它握住,一边套弄一边用唇舌伺候,「它......」硕大的顶端兴奋地溢出些热液,秋月停下来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它很久没碰月儿,快坚持不住了。」自打秋月被他伤了以后,这两个月里他都忍耐着。 
秋月怯怯地伸出小舌舔了一下,味道不好,他还是鼓起勇气把粗棒子含进嘴里,可是包含着这愈加粗大的东西连舌头也卷动不了了。 
莫曰还想享受,但见他的小嘴快被撑裂了只得将他拉起,手探进他股间隔裤摩挲着,「还疼吗?」 
秋月看着他,小脸微微泛红,「不疼......啊--!」 
等秋月睁开眼两人已身在瀑布之下,怕水的猫儿不依地挣扎起来,「我要上去!我要上去!」 
莫曰边动手剥他的衣服边轻声哄着,「在这里不会伤到月儿,有我在,别怕。」 
「别让我沉下去......」 
莫曰将他推到石边,捧起他的脸以吻封缄。 
「喵呜......」 
两条舌卷缠推送着搅得空中银丝往外溢出,秋月力不及妖道被压得头频频后仰,瀑布飞下的水线水滴洒在他雪白的颈项、胸前,再化作一颗颗珠子滚下。绿色的眼眸因畏惧而溢出了些水气,随着他的眨巴氤氲开来。 
「月儿......」莫曰喘得快要窒息,想要马上得到宣泄却又怕伤着身下脆弱的人儿。 
秋月看出他的忍耐,主动张开双腿圈住他的腰身,向他伸出手又重复了一次「别让我沉下去......」 
莫曰抓住他的手十指交缠,目光借着洒下的晨光投在他的脸上,再滑过他的身体,瞳眸里所映的全是这小人儿。秋月也凝视着眼前的人,那眼神仿佛已有千年未见过这会儿要一次看个够。 
「你以后都不能去和那些妖精私混了,你说的做人要......要忠诚。」 
莫曰点头,「月儿也不能想着做什么妖后,更不能说『没什么大不了』那一类话。 
「嗯、嗯,说话算数。」 
「月儿你记住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妖道你也记住,你也只能是我的。」 
缓缓注入,轻轻摇曳,不求感官的愉悦,只求与他的交融契合,身的,心的...... 
 
「月儿你......」看着坐在身上的猫儿莫曰实在哭笑不得。怕弄裂了这猫儿的旧伤,在水里行了一回鱼水之欢以后,他便抱着猫儿到树上来休息晒太阳,可这猫儿竟还嫌不够,即便是要,那也得下地去,总不能在树上......「月儿!」 
莫曰仰躺在两根粗实的枝桠之间,秋月骑坐在他腰身之上,他不得不以手抓住树枝以防两人摔下去,这样一来便不能阻止小猫妖在他身上胡作非为。「我们先下去......」刚要起身就被小猫妖施力按了下去. 
秋月将身下人的衣襟拉开,伸舌刮了刮两颗小尖牙然后张嘴咬下去,吓得莫曰大叫起来,可落在他身上的却是轻轻的吮咬,麻麻的、痒痒的、酥酥的。两颗小尖牙一路住下咬,时不时地使点力故意把莫曰咬疼然后又用小舌舔一舔以示抚慰,咬到了下腹道爷的裤中之物已是一柱擎天。性急的猫儿也不玩了,掏出那粗棒子拉下自己的长裤,抓住头上的横枝微微起身将粗棒对着穴口缓缓坐下全部纳入。 
「啊......喵......」 
阳光从树缝洒下落在秋月身上,那乌丝更为黑亮,雪肤更为晶莹。莫曰不禁声声赞叹,「月儿你好美......呃啊......」 
这种地方.这样的姿势,好不刺激。秋月手撑着身下人的胸膛几个起伏之后两人便宣泄而出,「喵啊--」伴着一个长声喊叫,一头黑瀑布似的乌丝向后扬起,落下勾挂在条条枝桠上,美不甚收。 
待平息后莫曰才发觉秋月猫儿似乎有些不对劲,「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秋月伏趴在妖道的胸膛上,对自己的行径也略感惊讶,「我昨晚做了个梦。」 
「梦?」 
「又不像是梦,感觉像是真的......我......我看见了......」说着秋月伸手抚上莫曰的眼睛,「看见了那个眼睛和你一样的仙人,他说要送我一颗珠子。」 
一听又是珠子,莫曰登时心生戒备,「什么珠子?」 
「他说......他说吃下珠子就算是我......我也能生宝宝......」说到这儿秋月已是满脸通红。 
莫曰当下吓得脸色死白,「什什什什什......什么?!」秋月并非在做梦,而是那人以入梦之法来与秋月见面。 
他对秋月说的也是真的,四百多年前便是他逼迫「神凰」吞下这种珠子,这世上才有了一个叫「莫曰」的。 
天地乾坤自有定敷,但凡人、妖、仙没有一个男人能产子,违背这定数的结果是毁去万年修为,在天河之中沉睡四百年。 
且说「神凤」是最为接近仙神的灵妖,况且他还拥有上万年的修为,他的下场尚且如此...... 
「我想乱吃东西不好就没要......」 
「对对对,我的秋月儿真聪明!乱吃东西就是不对!」吓坏的莫曰吐出一口气,刚伸手擦拭额头的冷汗,秋月下一句话就让他跌下了树。 
「可后来他掰开我的嘴逼着我吃了......」 
「吃吃吃吃吃......吃了......」下一刻莫曰倒提着猫儿不断地抖动,「你给我吐出来--!」 
「吐不出来了--喵啊--」 
而此刻九天之上一位金冠黄袍的人,正端着一杯香茶笑眯眯地看下界所发生的一切。 
小子,这就是敢忤逆你爹爹的惩罚。 
 
《全书完》

降妖除魔之猫儿来食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6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凌辱兽圣女魔睺罗伽丛林春色神女也疯狂兔儿宝贝龙女傲情百炼成仙蛮荒囚徒txt降魔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