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屠龙英雄的甜蜜试炼最新章节

十 冒险的最后一站

屠龙英雄的甜蜜试炼 | 作者:旁白D | 更新时间:2018-03-01 19:27:47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折翼天使火爆郎君多情帝君火月降魔师降妖除魔之阴阳珠子火爆国王哑女魔魅恋曲之火
十 冒险的最后一站
 
    根据法则,龙当然不能随便泄露自己是萨德里安祖先的秘密──更不要说差点错杀后代这种尴尬事情,其实还是个龙族少年的水晶更没脸提起。
 
  不过那个有著一双灵动绿宝石眼眸的牧师到底知道多少,被几次三番笑得发毛的银龙自己心里也没谱。
 
  翻遍了全身才在撒里送他的那个廉价猫眼石项链里找到一个许愿卷轴,巨龙有些底气不足的向冒险者们提出赔偿。
 
  结果他马上就见识到人类贪婪丑陋的一面。
 
  「赔偿?」盗贼的眼里都是金光,摸著下巴发表无耻言论:「那个洞里的金银珠宝应该算我们的战利品,不能算在赔偿之列对吧?」
 
  「嗯。」内疚的银龙乖乖点头。
 
  「你看我们损失很严重──法师用了超过能力的法术遭到反噬,几个月都要做普通人这误工费要算,我们所有人的装备都有损伤,凯瑟琳大姐头大剑甚至折断了,这武器修理费要算,队长还死了一次这葬仪……哎呀,我这不是为我们争取福利吗!」
 
  被听不下去的法师和祭司同时挥杖敲了满头包的盗贼逃窜,貌似无辜的大叫。
 
  「别理他,得寸进尺的东西!其实、那个……」将损友打倒丢一边凉快去,法师扭捏状请求:「能不能给我一些血呢?一升就足够了……」
 
  汤姆的脸蛋酡红眼神飘忽好像初见心上人的小男孩般羞涩,然后转过身去狠狠踩了一脚奄奄一息还不死心拆自己的台,「造谣」说法术协会明明只要求一小瓶的盗贼。
 
  「……血不成问题。」虽然有点无语,但是对一头巨龙来说一升血还真算不上什么分量,事实上刚才战斗中他伤口流出的那些液体,按照发书协会估价拍卖,都够买下一座小镇了。
 
  「那你看守妖精部族的任务呢?」虽然很想自己逃出生天后,干脆丢下那帮老古董神经病继续在魔兽森林发霉,但是纳吉尼斯还是很有同胞爱的提问。
 
  当然,不排除他是觉得自己势单力孤,需要一些力量发展在大陆的力,方便逆袭森林精灵王国时一击必杀……错了,是顺利继位。
 
  「看守妖精?」水晶非常茫然,和混血精灵对视半晌后恍然大悟:「哦!你是说在银月峡谷堵路口的任务对吧,银月峡谷都毁掉了,我和精灵的约定当然也失效啦。」
 
  「哎?那么妖精以后就可以自由离开了?」由於萨德里安同样「债务加身」而关注这个话题的牧师插嘴问。
 
  「可以自由离开?」水晶莫名其妙的看著充满希冀的冒险者:「他们什么时候不能离开了?」
 
  「啊?你不是精灵弄来看守战败者的吗?!」对上一直以来妖精族中宣扬的残暴牢头无辜的眼神,纳吉尼斯傻了。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巨龙作为创世神安哥拉第一个创作的生灵,因为给予了太多力量,所以父神限制我族掺合进其它种族之间的矛盾里。」水晶很无奈的说,「所以我根本不可能阻止妖精离开……别告诉我,你们每几年就挑战我一次,还老闹得不死不休就为这个?」
 
  「……」纳吉尼斯缩到一边画圈圈去了。
 
  所以说无知最可怕,但是在无知的错误已经存在的条件下,大家还是继续无知下去比较幸福,至少那些烈士家属心里好受点……
 
  发觉自己误杀罪孽越来越沈重的巨龙很不好意思,可怜巴巴的掏出那卷许愿卷轴:「我现在也是穷光蛋一个了,几百年收藏都毁掉就剩下这个──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大奥术时代的卷轴!」他才把那看似破旧的小卷轴拿出来,盗贼就两眼放光的扑了上来。
 
  杰瑞曾经听他授业老师讲起过──那个遥远的奥术时代,无数现在人们信奉的次神都是在那个时代点燃神火的大奥术师……没想到陨落之战之后居然还能有遗物留下!
 
  杰瑞吸著口水,抚摸情人般抚摸著卷轴灰暗的裱皮。在他眼中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卷轴,那是洗劫十个龙窟也赚不到的财富啊。
 
  只不过盗贼陶醉了一会儿便冷静下来,这东西别说能不能平安脱手换成钱,真流落到那些野心家手里还不知道掀起什么血雨腥风呢。
 
  他惋惜的叹了口气举起卷轴问:「有谁需要吗?实现你内心最深的渴望~百分之百如愿以偿~」
 
  他倒是比巨龙还熟悉这个卷轴里封存的大奥术的作用,只不过自己不敢使用它──盗贼知道自己内心最深的渴望是什么,绝对不是那些只要努力便唾手可得的财富……他缺乏萨德里安和安维尔那样的勇气,而这种勇气可不能奢望外力,哪怕那是一个大奥术。
 
  「你不要啊?我也PASS~」确定得到龙血的法师知足常乐的笑道,但是对著盗贼露出的笑容总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我也不用──我最需要的是挑战强者证明实力,」凯瑟琳大姐坦诚的耸肩道:「一场恶战大家已经够累了,再召唤出个深渊恶魔什么我可就罪该万死啦!马修你呢?」
 
  做姐姐的终於没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直接替弟弟做决定,把卷轴当接力棒一样塞过去。
 
  「我?」压根状况外的小刺客瞪圆双眼,指著自己鼻子惊诧的问:「姐你发烧啊?」
 
  「少废话,这是划分战利品的正常流程!」女剑士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粗声道。
 
  「我发自内心的希望自己能够存在感强烈一些……不过那样就做不了顶尖刺客啦,所以我也算了。」马修没发现,他其实相当有冷笑话天赋。
 
  然后卷轴传递到安维尔手上,整个人被圈在剑士怀里的牧师好奇的打量著这个超级古董:「愿望?我的愿望好像都实现了吧……」
 
  「你有什么愿望对我说就好了。」美人在怀心满意足的萨德里安轻吻著爱人优美的颈项,暧昧的低语。
 
  「我还满足不了你吗?」
 
  「萨德,你闭嘴!」被某人的调情动作,和一语双关的挑逗搞得脸红耳赤的安维尔低吼,开始怀疑复活的时候,是不是错把初代林德伯格拥有的花言巧语天赋也一并激发了。
 
  「喂喂,快停止!就算是奇迹情侣也请你们考虑一下这边的孤家寡人啊──耶?」被浓郁的荷尔蒙刺激到的女剑士正说笑,突然停下来揉了揉眼睛。
 
  「我果然是年纪大了该找人嫁了……居然眼花成这样,那两个人什么时候跑出去了?」
 
  「没……没跑哪里去,」盗贼也一脸不可思议,一点点找回自己平常的语调:「奇迹果然是要嘛不来,要不成串啊──刚看完神迹降临又看到大变活人了。」
 
  杰瑞咋舌不已的戳戳落在地上的卷轴,完全不敢再去拿起来。
 
  「这卷轴不是自发的啊……?」被众人质疑眼神扫射得整个人缩小三圈的银龙少年,可怜兮兮的嘀咕。
 
  「算啦,反正不会是坏事──说不定是浑身发热需要找个地方泄火罢了。」刚才还扬言要嫁人的大姐头好爽的发表肯定会让人嫁不出去的猜测。然后拉著一脸无奈的弟弟站起身来:「好啦好啦茶话会结束,大家上工挖宝贝去了!」
 
  虽然冒险的乐趣在於挑战各种各样的危险,但是之后的丰厚收获,也是人人不想放弃的甜美点缀啊~屠龙小队剩余成员们噢啦一声,卷起袖子冲向龙窟遗址,就连宝贝的原主人都被勒令变回原形充当推土机苦力。
 
  「呐,姐姐,你说我们还会见面吗?」头也不抬的鉴定著宝石,马修突然冒出一句。
 
  「啊?只要活著总能见面的吧!」缺乏专业知识只能刨土的女剑士回答,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见不到也无所谓的,他们肯定能活得好好的!」
 
  屠龙小队的成员,大概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们缘分短浅的队长和牧师了,不过正如凯瑟琳大姐所言,这两个人的确很好。
 
  很好,好的有点过头了。
 
  「……龙憩之间?」看著熟悉又陌生的白色大理石底板和立柱,安维尔茫然的环视。的确应该是他所熟悉的那个秘密房间没错,只不过原本占据了整片墙壁的银龙雕像不见了。
 
  难道历史改变了?
 
  想不明白究竟是回到原本是时空还是又掉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安维尔有些紧张的抓紧了剑士揽著自己的手臂。
 
  「什么地方?」虽然依旧保持著环抱爱人的姿势,萨德里安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比起对冒险传奇充满向往刨根问底的安维尔,他对所谓龙憩之间根本闻所未闻。
 
  「你祖宅的一个密室,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安维尔有些黑线的扶额,换作是他自己,肯定小时候就把这里踩熟了,没想到这家夥完全不知道。
 
  眼看不像有危险的样子,牧师挣开剑士放松的手臂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
 
  然后回头看看还坐在地上的男人,那用冷静平板的假像掩盖茫然的样子让他觉得分外有趣──於是安维尔伸出手,忍著笑拍拍萨德里安黑色的脑袋。
 
  「你还真是对屠龙者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哎。」
 
  「……」剑士别开眼去,却没有躲开弄乱自己黑发的手。
 
  如果不是那张脸皮锻炼已久恐怕已经泛红了吧,用想象力补充了一下的安维尔愉快的笑出声来。
 
  「噗……萨德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可爱?」他以前怎么会觉得这男人冷酷无情不能交流呢,分明是头有点木呆呆让你忍不住逗他的大型狼犬。
 
  安维尔隐约记得小时候玩游戏时,萨德里安就是这样一脸茫然冷冰冰的站在角落里──你问话就蹦出几个字,你拉他就站近几步,但是从来不主动参与只是默默看著。
 
  那时有点伤自尊安的维尔觉得这小子实在不合群,现在想来对方恐怕只是害羞加不知道要说什么话题。
 
  「别闹了,先告诉我怎么回事。」萨德里安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就沦落到被调戏的境地,面对安维尔有些戏谑的灿烂笑容他倒是没觉得自尊受创,但有种干脆将之一把扑倒让他尝尝什么叫「宠物犬的反击」的冲动。
 
  不过这种情况不明朗的时候冲动纵欲,下场可不止被暴力牧师涨红著脸暴打一顿那么简单……萨德里安轻咳一声,强忍著欲望干巴巴的解释:「我一直不喜欢祖宅。」
 
  萨德里安的确不喜欢祖宅,所谓的屠龙者之家对他来说只是童年的牢笼──即使他从来没有怨恨过失去母亲过於悲伤而撒手人寰的父亲,但林德伯格家族的荣耀与复兴就像紧箍咒,折磨著年幼的继承人。
 
  甚至连偷偷哭泣的时间都没有,他没日没夜的学习那些成人世界的知识,筹划著夺回属於千年家族的地位和权力……
 
  那时候萨德里安生命里唯一的色彩,就是那些为了维持林德伯格家社交地位而必须参加贵族茶会,那里有他心目中的天使,安维尔。杜文。
 
  金发碧眼的可爱男孩是整个圈子的宠儿,无数同龄人围绕在他周围,那些矜持的高贵大人们也愿意为他各种奇思妙想付出纵容的微笑……相比之下,一个失去主心骨的衰落家族阴沈寡言的继承人实在不招人喜欢,除了善良的天使偶尔会对他伸出手之外,萨德里安没有任何朋友。
 
  不过只要偶尔能看到安维尔的微笑,听他软软的声音讲述那些天马行空的梦想就够了。
 
  萨德里安知道自己在天使心目中无足轻重,有什么办法呢──热爱传奇的小梦想家最关心的永远是瑰丽的冒险传奇,那些可能来自街头巷尾吟游诗人的唱诵、来自寂静夜晚父母哄骗孩子的枕边低语的故事,哪里是萨德里安能够知道的。
 
  他并没有会关爱的给他讲枕边故事的长辈,也没有那个奢侈的休闲时光去阅读对未来事业毫无帮助的童话。
 
  他有的只是沈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责任,然后看著天使越飞越远……渐渐再无交集,就算后来给他自己安装了翅膀追上去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他只是用锁链把两个人都锁在了原地。
 
  不过现在不会了,萨德里安看著一本正经摆出上课架式的爱人,满眼都是温柔。
 
  「你的人生也真够无趣的,还好还有我在。」萨德里安的陈述虽然简短,但安维尔能够感到那种浓浓的无奈和沈重,但他不打算做空乏无意义的安慰。
 
  反正一切都过去了……自己虽然那时候不能理解,但他们毕竟还有未来很长的路要牵手走过不是吗?这么想著的安维尔决定从现在做起,兴致勃勃的给某个童年极度贫乏的家夥扫盲。
 
  「就算你一点好奇心都没有,自己家族发家史也是知道的吧?龙憩之间是屠龙者之家的一个秘密房间,里面有银龙水晶的雕塑,我一个人住著无聊的时候,最喜欢夜游和这间房子捉迷藏了……」
 
  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现在用不著萨德里安为放他一个人孤独度日内疚,他们也算半斤八两了,谁也没试图理解自己的另一半。
 
  「不过现在我也不能确定的是,首先银龙的雕塑不见了,其次整个屠龙者之家按照家族文献都是第二代屠龙者萨德里安。林德伯格──现在我们都知道就是你本人──建立的,所以现在我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要说谜团,还不止这些。
 
  按照安哥拉。林斯塔瑞制定的时间法则,笛梅耶大陆的历史是不可能被扭转的……
 
  也就是说虽然和流传下来的传奇相差甚远,但是安维尔等人的屠龙冒险对历史的影响不会改变。
 
  虽然精灵王子被杀了,但是又冒出一个苦大仇深的混血王族纳吉尼斯将会代替他登上王位,而盗贼王杰瑞、大法圣汤姆、剑圣索菲伦姐弟等人的未来也还会是那个样子……
 
  但是,林德伯格家族到底是怎么崛起的?
 
  娶了妖精公主爱薇儿的所谓二代屠龙者到底是谁?
 
  最重要的是,到底是什么人封印了萨德里安的记忆留下秘笈,还将他眼睛的颜色改变伪装成二代屠龙者欺骗世人?
 
  安维尔可谓是一头雾水,但是他大概能猜到命运女神半遮半掩的剧本中,是什么样的存在扮演了推动剧情的角色──在他祈求生命女神将爱人送回人世的时候,虽然两个灵魂成功共鸣连接在了一起,但是他的生命力不足以战胜肆虐的血荆棘,本来应该被遗弃拖入冥河的两人,能够逃出生天要归功於萨德里安觉醒的血脉。
 
  那种强大纯粹的生命力,和银龙一脉相承!
 
  「水晶,可以麻烦你现身吗?」
 
  抬头对著空荡荡的天花板,笑咪咪的说。
 
  那看似甜美无害的笑里藏刀,让对自己身世稍微有点感应的萨德里安,忍不住为老祖宗巨龙打了个寒颤。
 
  话音才落,一个也说不好是刚刚见过面,还是相隔了一千年才再会的纤细身影慢慢浮现。
 
  「真讨厌,安维尔你其实都差不多猜透了,我还有什么乐趣啊~」银发美少年样的巨龙嘟著嘴假装撒娇,无视自己后人防备的姿态对著「老」朋友飞去一个媚眼。
 
  「欢迎回家,蜜月旅行愉快吗?」
 
  相比於那对后代小情侣错乱的时间感,巨龙等这一天可是实实在在等了一千多年了。说实话,每次安维尔跑来向他抱怨的时候,水晶都暗暗著急,深恨某人一点没遗传到撒连菲斯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巧嘴。
 
  不过早就知道故事结局的银龙只能憋著一肚子话默默看著,直到今天才能一吐为快。
 
  「自然很好。」冷冰冰的抢过话头,萨尔里安才不管这头龙和自己有没有亲缘关系──飞醋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道理。
 
  「都是你搞的鬼?」
 
  「别那么凶嘛,」银龙对他的无礼倒是毫不在意,「历史不管你怎么折腾都会回到它原本的轨迹上,但是从中捞取一点好处命运女神她不会介意的──所以说你该感激我才对。」
 
  银龙意有所指的目光定留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坏笑不断加深直到把屠龙冒险当作恋爱度假走了一趟的小情侣一个低头,一个扭脸。
 
  「不违反法则的情况下,我把前因后果给你们说一点好了……」
 
  把什么秘密都推给创世神的法则,也是他逐渐学会的一项基本技巧。
 
  大奥术许愿卷轴的效力,连他自己都搞不懂当然跳过不说,屠龙者之家建立的辛酸史也不值得骄傲,水晶能说的也只有秘笈是当时不能见人的撒里老混蛋留下,屠龙者正史故事是继位后的纳吉尼斯,和几位大陆顶尖冒险者们一同编造等无聊内幕。
 
  当然,还有某盗贼提出的利用谐音把安维尔编排成爱薇儿公主,写进正史的馊主意这样的花编……
 
  「等等,你还没说萨德现在这副样子是怎么搞的。」眼看许多重要问题都被水晶轻描淡写混过去,安维尔坐不住了。
 
  刚刚碰到失忆的萨德里安的时候他不是没怀疑过,但是无论使用什么驱除伪装的鉴定术都告诉他对方身上没有改变外貌的魔法运作,才害他因为悸动的感觉内疚自责了很久……虽然后来度过这一关解开了心结,但是秋后的帐还是要明算。
 
  「黑眼睛不好嘛?我记得你明明很喜欢黑色的,以前不是老说你家萨德冰蓝色的眼睛一点温度都没有。」水晶无辜的闪星星眼,揭人老底。
 
  「我不在乎。」萨德里安浅笑著抚顺爱人的头发,享受著那柔软的触感。也许那双湛蓝的眼珠代表著过去的自己,代表他在这个时代的身分地位,但是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自己又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只要安维尔喜欢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我在乎──」安维尔气鼓鼓的拍开从安抚变成吃豆腐的毛爪子。
 
  「没关系……我知道你没有再把我当成幻想的代……」
 
  「谁跟你说这个!」安维尔仍然很生气的打断他,别说他老早就明白了爱人的独一无二,而且曾经崇拜过某个花花公子,还给子孙后代贻害无穷的老骗子,是他人生一大耻辱再也不想提起了!
 
  「关键是你的眼睛颜色不适用魔法伪造的哎,鬼知道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祖先动了什么手脚,万一有后遗症怎么办!」
 
  「这个、哈哈哈……其实有解药啦。」被安维尔用怀疑的眼光瞄准的银龙不好意思的扭动一下,内心对惹出这一连串麻烦却自己没脸站出来解决的混蛋恨不得千刀万剐。
 
  「这个其实是撒里那家伙行骗常用植物染色剂,没有副作用也不能使用魔法甄别……我自己也尝试过。」
 
  被屠龙小队无耻洗劫后,变得一贫如洗的银龙当时无家可归,几番讨论之后染黑了眼睛头发冒充屠龙者的事情,绝对要尘封在历史的死角再也不能让它见天日!
 
  不然就算已经迁移到其他次元归田园居,龙族那些死要面子的古板长老们也非把他抓去打屁股不成。
 
  「哦,拿来──」不知道是不是真跟萨德里安混太久,安维尔用词简洁态度直白的伸手。
 
  「拿什么?」
 
  「想也知道你没有现成解药,所以把解药和染色剂配方一并拿来。」
 
  安维尔一脸理直气壮,被那双绿眼睛笑咪咪的盯出一身冷汗的巨龙,迅速将一卷制作手册双手奉上……没办法,差点害人阴阳两隔的负疚感,大概会让他对上这两个人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你要这个干嘛?」看著安维尔得意洋洋的将手卷收好,同样不明所以的萨德里安可没有水晶那么多顾忌,直接问。
 
  「给你准备的啊,多好的一个天然高级化妆品新领域,还是一条龙的服务。」
 
  「没必要的,我以后不打算再管生意只专心陪你……」爱人绿莹莹美眸中闪动得邀功的波光,看得萨德里安心痒难忍只想将某头龙当作空气狠狠的亲上一口。
 
  这种药剂巨大的市场潜力,年轻的杰出商人其实略微一想就明白过来。但是事业上再多的成功,对他而言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甜美的爱情,金钱和名望的诱惑,哪里比得上爱人的笑容迷人?
 
  「傻瓜,别说这种夸张的事。」安维尔抬起手弹了一下萨德里安的额头,含笑摇头。面对萨德里安居然要为他放手他打拼了十多年基业的决定,要说安维尔不吃惊欣喜那是假的,但是理智告诉牧师不能让这种情迷意乱的承诺成真。
 
  「我还满喜欢你为事业打拼的样子的,何况你的责任心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反正我已经知道自己才是你心里的第一位就够了。」
 
  安维尔知道萨德里安是多么骄傲的男人,他虽然是为了支撑这个家族才如此热衷於事业,但是在商场打拼未尝不是他的兴趣,蒸蒸日上的「龙之吻」是林德伯格年轻家主的骄傲源泉……他不想让对方世界里只剩下自己,那只是对爱情不确定才会有的可悲念头。
 
  他不会再胡思乱想把爱人的工作当成假想敌了……
 
  想是这么想,但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还是让安维尔有些不好意思。他故意不看萨德里安的反应,低头匆匆向门口走去,嘴里小声也不知道自言自语还是向水晶道别的嘀咕著。
 
  「其他有机会慢慢聊,先得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别回头变成死亡人口了……」
 
  「别跑。」没给他偷跑机会,感动不已的萨德里安从背后将他整个人紧搂进怀里。「事业当然没你重要,我会随叫随到……」
 
  男人对甜言蜜语的笨拙效仿让一旁看戏的银龙大摇其头,感叹不已。殊不知这又是一句双关语,具体双关在哪里,恐怕只有被压在怀里感受到某种蠢动的安维尔心知肚明。
 
  小牧师那张秀美的脸蛋瞬间涨红,却别扭的装没感觉到。
 
  「混蛋,放开啊你,你乐意当跟班我还没时间陪你玩呢!为了感激盖娅女神把某个笨蛋拉回现世,我还要尽心尽力侍奉神殿下半辈子……」
 
  越说声音越小,乾脆赌气强拖著赖在身上的大狗往大门处蹭。
 
  「是吗,说起来芙尼娅女神和盖娅女神关系很好吧……我们也去参拜一下?」整个人都黏在害羞闹脾气的情人身上,恬不知耻的上下其手的萨德里安很清楚安维尔身体的变化,他一脸暧昧笑容的凑近,咬著某只红透的娇小耳垂用低沉的嗓音老话重提。
 
  「你去死啊!……我们失踪那么久……了想点正经事……」看上去好像还在前进的安维尔其实已经浑身发软,好不容易碰到大门的手其实只是扶著门板以支撑体重。
 
  「那么,去卧室的时间总还是有的吧……」
 
  眼看时机成熟抵抗已经非常微弱,男人心满意足的将爱人抱起来,满面春风的推门而出,去做他肖想了几个月的正经事去了──喀的一声,龙憩之间又恢复了昏暗和静宁。
 
  「喂,没良心的混蛋你可以出来了。」感受到魔法元素重新聚集,将这家屋子和屠龙者之家的空间分割开,松了口气的银龙恶狠狠的瞪向某个立柱。
 
  「嘿嘿,亲爱的水晶……你也知道我有难处嘛。」立柱后面转出一道矮小的黑影,居然是林德伯格家的资深佣人老汤玛士。
 
  「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大恩大德小人一定要以身相许了啊~」
 
  一脸老皮像个风乾橘子的半身人向银龙美人丢媚眼。
 
  「……你先把你那糟糕的伪装弄掉!」绝对不是被电到而是被恶心到头昏,水晶怒气难消:「死骗子,当初真该让你断子绝孙……」
 
  「你舍不得的。」老管家汤玛士──或者说是隐藏在家族内部的初代屠龙者,撒连菲斯。林德伯格坏笑著走向龙族爱侣,伪装出的乾瘪衰老模样,渐渐被一个高大英俊的黑甲骑士所取代。
 
  「看到小辈们那么热情,我们也不能服输啊……」
 
  「做梦吧你!」双颊飞红的龙低啐,却没有拒绝撒连菲斯爱抚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流连,一龙一「人」很快就热情如火的纠缠到了一起。
 
  「我说……你一点都不关心他们那段……时间经历过什么吗?」沉迷於享乐前,最后还剩下一丝理智的巨龙喘息著问。
 
  「哎?你那么关心他们我会嫉妒的哦……儿孙自有儿孙福嘛,他们现在不是很好……」对於爱人还有精力分心很不爽的黑骑士加紧了动作。
 
  「嗯~~也是……」
 
  然后被拖进欲望深渊的巨龙头脑变成一团浆糊,至於等那对莫名其妙做了一次时空旅行度蜜月的小情侣反应过来,跑来兴师问罪的时候要用什么说辞对付过去……就留给某个靠一张嘴从冥王那里骗到永生的大骗子处理吧……
 
  现在,是所有恋人们的幸福时间。
 
  完
屠龙英雄的甜蜜试炼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7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百炼成仙折翼天使火爆郎君多情帝君火月降魔师降妖除魔之阴阳珠子火爆国王哑女魔魅恋曲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