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改行做爸爸最新章节

第17章

改行做爸爸 | 作者:暮雨寒 | 更新时间:2018-03-01 19:53:09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都市猛男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从零开始
 
第十七章(完结)
 
被惊到的不只张瑞一个,叶恺然一个急跳,灶上的汤被打翻。所幸他躲得及时,仅仅是衣服被溅上了些。
“你愣着干吗呢?”后边的张夫人看到他家那口子跟个泥塑似的杵在那儿,推他一把,“不干活,别碍事。怎么把鱼扔地上了?”
张瑞连视线都没转移一下。
叶恺然和戴天手忙脚乱地关火擦炉灶,张夫人见状,叹息一声:“你说,连这点活都干不好,真不知道这几个月你们是怎么过来的。”说着把众男士往屋外赶,郑絮拎了两个袋子进来和她一起忙活。
拖着石化中的张瑞来到卧室,推他坐到床上,戴天伸臂搂过叶恺然,“其实,我们没想瞒着你的。”
张瑞依旧理解不能,戴天的性向他清楚得很,可叶恺然,这个曾经女性情人前仆后继的人,现在怎么会……
亲眼看到平生最好的两个兄弟拥吻,他着实有些承受不住。
眼见伊人脆弱如斯,到底是多年的交情,戴天良心发现,把他自己留在屋里缓冲情绪。
客厅里,刚被张瑞从学校接来的蔚蔚和思涵跑来跑去玩游戏,周医生参与到做饭大军之中。周延一个人坐到沙发上正在无聊,想和叶恺然说句话,却见对方神思恍惚,转头看戴天,戴医生说:“今天在医院里看到你表哥了,你们俩感情不错?”
“还好,碰巧都离开家在这个城市,怎么说也比别人亲上几分。”
周医生拿了碗筷出来,叫住思涵和蔚蔚:“去洗手,吃饭了。”
郑絮和张夫人随叶恺然一道回来,饭菜早就准备得差不多,刚才不在是因为到楼下接张瑞父女,让小叶同志帮着看火。
也是天意,半路上,宝贝女儿提出要吃鱼,张瑞这才有幸落在戴天后面,欣赏到一出买票都看不到的好戏。
张夫人见张瑞跟掉了魂儿似的,自动接过主导权,举杯道:“今天呢,咱们首先要祝贺郑絮正式入职。”大家碰了杯,张夫人接着说:“现在是年底,正是公司里最忙的时候,思涵还要靠恺然照顾,当然也少不了你们几位帮忙,尤其是戴天,你们住在一块儿,你可要多帮把手。”
张瑞听他夫人发言,心里苦笑:还用你这个外人说?人家已经是孩子的半个爹了。
饭桌上,思涵和蔚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周延和周医生不好意思明里开火,含沙射影棉里藏针地暗中过招;张瑞和叶恺然的话虽然少了点,但有戴天和张夫人、郑絮聊着,场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可周医生是什么样的人?尽管和周延的暗战牵扯了她很多的精力,但天生敏锐的观察力和后天习得的特殊技能使她发现,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如果说,戴天以前看叶恺然的目光饱含露骨的调戏和小心的试探,如今则是赤裸裸的纠缠,间或加杂不名所以的傻笑和阴谋得逞的得意。而且,戴医生并没有要隐藏的意思。反观叶恺然,时不时蹙起的眉头、不达眼底的笑容都说明他有心事。
孩子们要早睡早起,大人们第二天还有繁忙的工作,所以吃完饭没坐多久,张夫人就张罗着回家。
张瑞在门口等着夫人给女儿穿外衣,叶恺然终是不甘心地把他拉进里屋。
“我们真不是有意瞒着你,”真正迈出这一步,叶恺然反倒坦然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考虑对你开口的方式。”
张瑞张口欲言,一时之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j
“虽然对于我来说,认识他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是,有些人,即使认识很久也谈不上亲近;有些人,认识了很久,实际上见面、相处的时间却十分的有限;而我们,这几个月来几乎天天都在一处。”
“你想好了?万一你想起从前?”张瑞愁眉不展,他不是对这件事有偏见,否则也不会和戴天成为挚友。问题在于,原来的叶恺然是完完全全的异性恋。
“我想,无论如何我都回不到从前了。”
张瑞不再言语,发展扩散思维,改变思考的方向,琢磨叶恺然改变性向的可能因素,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莫不是被罗珊那个女人一棒子打出异性恐惧症了?
※※z※※y※※b※※g※※
次日天气阴沉,人躺在被窝里不想起来,戴天搂着叶恺然赖床赖到后者不得以使用武力。捎带着些许的怨念到医院,戴医生一边锁车门一边对自己说:不要恢心,不要丧气,小叶子早晚会吃到的(di)!
进屋即有人递上一杯温中偏热的水,在这寒冬季节于人十分相宜。戴医生对朝他笑得不怀好意的周医生说:“你想知道点什么?”
周医生笑意加深,颇带些猥琐气质:“到手了?”
戴天差点被水呛到,这才多少时日,周医生的段数又见上升。与高手过招,进步果然神速,周延功不可没。
周医生兴奋得拍拍戴天后背,被激动冲昏了头脑忘记控制力道,戴天疼得龇牙:“又不是你,你高兴个什么劲?”
周医生不以为然:“当然高兴,你们自己内部解决了,就不用出去残害女性同胞了。”话是这么说,她心里是真的替他们开心。
“说起来,我有好久没见你女儿了。”
“有了儿子还惦记别人家女儿?俺家女儿怕冷,你要是想见,跟我家去吧。”也是她家闺女不争气,第一次见面就抓伤了思涵的脸,她怎么好意思再往外头带。
“儿子,要是我们的就好了。”就怕郑絮不给啊!现在还好,等她知道了自己和叶恺然的事情,会不会限制思涵和他爸的接触还是个未知数。戴天想着,自己该找个时间好好和张瑞谈谈了。
于是在一个冬日的午后,在某间典雅的咖啡厅里,张瑞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承认了这一既定事实。
张夫人在帮郑絮做最后的打理,想到很快就能回归自己的岗位,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张瑞不忍打乱妻子此时的好心情,可事情一直压在自己心里,他需要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妻子当然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戴天跟自己说过了,不用瞒她。
张瑞尝试着用一种婉转的方式:“你说恺然如果再不结婚了怎么样?”
张夫人说:“连那个证也不要了?倒也方便,省的还得离。”
张瑞想替叶恺然辩解,可心里头想的是另外的事,这么一岔,便有些语无伦次。
“你到底想说什么?”张夫人正色,气势逼人:“你从那天在戴天家就奇奇怪怪的,这几天没问你,不代表我不知道。”
张瑞把心一横,既然当事人已经豁出去了,自己还有什么难为情的:“如果我说,恺然和戴天在一起了,你怎么看?”
“在一起,是什么意思?”郑絮一动不动的死盯着叶恺然的眼睛。
叶恺然咬了咬唇:“就是,我们想要一起把剩下的半辈子过完。”
 
知道他们过来,戴妈妈特意做了两人都爱吃的菜。惹得周末回家的戴月淘气地抱怨老妈心里只有“儿子”,忘了女儿。
为哄老人开心,叶恺然尽量多吃多笑,看得一旁的戴天不住的心疼。自从半个月前叶恺然主动和前妻交了底,儿子就被郑絮人工隔离了,叶恺然每天晚上都叹气到大半夜。
手机响了,是郑絮的号,叶恺然有些惴惴地接起来。
“爸爸,你为什么这些天都不来接我啊?”小孩子软软的声音字字敲在叶恺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激动。
“爸爸前几天出差了,刚回来。你想爸爸了吗?”
“想,每天都想。”小孩的声音透着委屈,“爸爸,你现在来接我吧,妈妈有事要出去。”
“好,爸爸马上就去。”
话音刚落,戴天已经把大衣拿了出来,“你这没良心的,只顾着自己,就没问他有没想我?”
叶恺然也不反驳,只冲着他笑笑。
戴天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笑着挽起他一起下楼。
老人家在后头叮嘱:“接了孩子再回来吧,反正今天是周六。”
戴天开着车,发现叶恺然在看手机,嘲笑他:“这时候还顾得上看短信?”
“是郑絮写的。”
也许有些话郑絮无论如何都不能面对着这个曾经深爱过的人说出来吧,所以她把自己能表达的写在了手机里:我想过了,儿子也是你的,怎么做对他好你心里该有数。相对比这件事可能对思涵造成的不好影响,我想失去父亲的关爱对他的伤害会更大。
见到叔叔和爸爸一起来接自己,思涵左拥右抱兴奋异常,郑絮无奈地叹口气,嘴角噙着抹苦笑。
等他们再次回来,家里才真正热闹起来。戴妈妈接过思涵,到戴月房里给他拿好吃的,小孩子一口一个奶奶把老人家哄得笑逐颜开。
吃完饭,戴月撺掇着打麻将,叶恺然虽然不大会玩,但不想扫大家的兴,硬挺着上场。戴天坐在他后边,把头搁在他肩膀上,语声温柔:“我替你看着,不过,咱妈的技术天下无敌,估计咱俩一起上也是白搭。”
戴妈妈心里受用,嘴上却说:“小叶别听他胡说,我也就是没事的时候和一群邻居老太太玩过几回。”
戴月看他家哥哥跟叶恺然那里无限甜蜜,心里少许的不平衡:“祁昊,你死哪儿去了,我要喝水!”
卧室里传来祁昊兴奋的声音:“你自己倒吧,我在教思涵练柔道呢!”
一大一小在屋里摔得好不快活。
戴天搂在叶恺然腰上的一只手臂下意识地一紧,叶恺然像是没感觉到,指着牌问他:“你看是不是和了?”
戴天转回注意力仔细地看了下,“嗯,还是青一色一条龙。”
※※z※※y※※b※※g※※
周日的清晨,戴医生睡梦中被急诊的电话吵醒,搂着叶恺然一顿厮磨百般不舍地离去。
叶恺然伸手触不到旁边原有的温度,也没有了睡意,索兴决定大扫除一番。
周医生敲门的时候,叶恺然正在卫生间,他疾速冲出来又疾速回去,周医生推门进来只看到个背影。
“你叔叔呢?还在睡?”周医生问画画的思涵。
“叔叔加班去了。”
“你爸这是干吗呢?大清早的。”
“洗床单。”思涵照实回答。
周医生一下子睡意全消。
叶恺然忙活地四脚朝天,周医生来了,他打从心里高兴。手脚麻利认劳认怨的义务劳工谁都喜欢不是?
可是,卫生间如此狭窄,周医生进来不说干活,却围着他转,这又是为哪般?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要帮忙的话直说。”周医生眼神热切,恨不能一下子看到叶恺然的衣服深处。
洗衣机里的衣物有规律的搅动着,叶恺然好想把周医生也装进去,给她洗洗脑子。
戴医生刚下了手术台就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儿子才两岁的女同事嘲笑他比自己还恋家。
回到家里,满屋子洗衣粉的味道,叶恺然合理利用资源,把能找到的需要清洗的东西全都找了出来。周医生累得腰酸背痛,感觉很对不住自家老妈,在家里干活从没这么卖力过。
戴天建议带思涵去吃小区门口刚开的一家小店,才开张不到十天,他家鸡翅的名声已经在附近传开了。前几天他们来吃过一次,但那时叶恺然心情不好,多美味的东西到了他嘴里也味同嚼蜡。
有美食可飨,周医生自然没有意见,心里打定主意不管怎样也要把工钱吃回来。
尚不到正午,店里人不多。几个人找了座位坐好,等着鸡翅上桌。戴天想起昨日郑絮说今天她要和张夫人一起去美容及健身,要下午才过来接思涵,便打了个电话,叫张瑞过来。
听说蔚蔚姐姐要来,思涵不时地到处乱看,惟恐他们出现自己不是第一个看到的。结果要等的人没看到,却瞧见另一个熟人,思涵碰碰周医生的胳膊:“姐姐,哥哥在那边。”
周医生一抬眼,可不是,周延抱着只赖毛狗正笑得恶心巴拉地往这边走。
随着周延的走近,四周的气压明显降低。叶恺然与戴天对视一眼,同时在心里碎碎念:这真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原则上人家不让狗进店,但此时客少,他们人又多,老板不想刚开店就得罪人,勉为其难让他进来。他们几个人识趣地跟着挪到角落里。
鸡翅先烤好了几个,周医生抢先在服务员手里夺过盘子,分的时候故意跳过周延。
“怪不得身体密度这么大,见着吃的就没命。”周延低头理着狗毛,不知是对狗言还是自语。
周医生也不恼,在鸡翅上重重咬一口,“好香!思涵快点吃啊,当心一会儿有人馋急了抢你的。”
可能是她吃得太陶醉了,也可能是鸡翅的香味太浓烈了,严重刺激了狗的感觉器官。众人只听一声惨叫,再看时,周医生手里的鸡翅已经到了狗的嘴里。
周医生绿着脸,右手食指直指周延:“行,有你的,我马上给打狗队打电话!”
店里所有的活物都在注视这个角落,叶恺然忙哄着周医生说:“我的还没吃,你先吃我的好了。”
周延却是一脸失望地对狗说:“你怎么连这个女人嘴里的东西也抢,太不自重,以后别想我再遛你了。”
眼看周医生的小宇宙就要暴发,思涵懂事地举起自己的鸡翅给周医生:“姐姐,别生气,你那个就当是送给哥哥了,我的给你。”
周医生转怒为笑:“对,就当是你这个哥哥给抢去了,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正闹得不可开交,张瑞带着女儿到了。
蔚蔚下了车迫不及待地往他们这边跑,思涵很自觉地往外迎,两个小人儿还像模像样地拥抱了一下。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变得柔和,周医生也忍不住绽开笑颜,架是吵不下去了。
张瑞跟在女儿后边进来,看到坐在一起的两个好友,暗叹之余又有淡淡的惆怅:想当初水火不容的两人全因自己才有所交集,如今自己反倒被屏蔽在那个默契之外了。又想到戴天那日跟自己说的话:就算叶恺然回想起从前,他也不会后悔。不是没有迷茫过:这个叶恺然与原来那个是一人吗?从大体到细节竟然找不到往日的一丝一毫。跟夫人讲起的时候,她说:“我只知道这个世上再没有第二个叶恺然了。”
糊涂,且糊涂着吧。
想到这里,张瑞不管店主尴尬,大嗓门嚷道:“怨不得人说两个人在一块待久了,就越来越像,你们这请客的标准是越来越‘高’了!”
 
两个孩子只顾得兴致勃勃地拿鸡骨头喂狗,叶恺然拿着鸡翅在一旁伺候着,戴天和张瑞聊着天,在叶恺然需要纸巾或是茶水的时候,第一时间不慌不忙地递上。
周延和周医生暗战升级,各自啃着鸡翅,眼神交锋热烈。
彼时,冬日暖暖的阳光透过小店的玻璃窗洒了进来,叶恺然突然有种冲动,告诉远在异国的父母自己过得很好,也请他们好好保重,等他们回来,自己还有太多的爱要表达。
戴天看他出神,偷偷在桌子底下握住他沾满油的左手,只是稍作挣扎,那温度便从指间传了过来。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度过的最温暖的冬天。

改行做爸爸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7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堕落学园超级名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