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十受十美最新章节

三十、药引

十受十美 | 作者:子夜晨曦 | 更新时间:2018-03-04 16:13:44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裤袜下的颤抖苏婷的生活快穿之媚肉生香少女白洁激情雪色引牛入室肉身武器巨轮我的妈妈李彤彤
 三十、药引 
            “诺,你能不能别把我当那采花大盗似的?”皱了皱眉,龙狷看着司诺关上房门,这方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他不过给了我一样药膏,顺便说他听到了那晚,我们两个……” 
 
            这方讪讪得住了口,司诺只笑着扶龙狷躺好:“凤找我们去商量烈砚的事情,听他意思,似乎是想一战,顺便在此战中拿回玄晟的龙脉。” 
            点了点头,龙狷只觉得玄凤的想法颇为让自己满意,过了一会方向司诺问道:“那你的意思呢,你怎么想,也觉得该这么做吗,你是怎么与凤说的?” 
            摇了摇头,司诺却是一笑:“我没表态,我只说这件事情听你的!”微笑得看着龙狷似有些不敢置信的眸,司诺这方笑道,“关于这件事,我听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露出了一点满意的笑容,龙狷开心得伸手将人拥入怀中:“虽然你会说我小气,但是我就是想打他一场,让他也知道我的人绝不许他的随意窥伺。” 
            龙狷只微笑得看着司诺,却发现司诺的脸在听闻龙狷的话后突然变得有些黯然:“龙狷,你这样说会让我觉得自己祸国殃民。” 
            皱了皱眉,龙狷只笑着看向司诺,却是说道:“怎么,诺竟会如此想么?那我便换个说法,龙脉一事,势必会心动烈觇国人,若以战争名义派大军出征,然后在私下找寻龙脉,在恰当时候将其夺回,这才是最为妥当和安全的办法。”拉了拉司诺的衣袖,龙狷笑得却如个小贼一般可爱,“诺啊,我这样说你可满意?” 
 
            没有理会这龙狷轻薄的话语,司诺只笑着拿过龙狷手中的药膏:“怎么样,需要我帮你抹药吗?”脸色稍稍柔和了些,司诺对于那晚的事也不由有了那么一点点愧疚,“那天是我太过分了!” 
 
            摇了摇头,龙狷只是微笑:“好多了,不用抹这药了,不如将他放着吧。”看着司诺手中的药膏,龙狷这方想起了什么,“诺,芍红你放在哪了?” 
            “在库里,有事吗?”也没想过,司诺只脱口而出,“这东西终有一天要还给悉心的,我们总不能因为凤的话而真把这东西拒为己有吧,这可是苗疆的宝物呢!” 
 
            皱了皱忧虑,龙狷不由得有了一些为难,只开口解释:“裴笙问我要这东西,他说他自小体弱,留了病根,所以需要这芍红做药引方能根治,我看他救了演儿,且也是个不错的人,便开口答应了,那你说如何是好?” 
 
            只望了一眼龙狷,司诺倒也说得轻巧:“什么怎么办,东西其实也就是你的,只是你得和悉心说一句,免得悉心心中不开心罢了。”司诺微笑着,“我也该出去了,檀敕还在等我呢,朝中还有一些事情,我顺路将悉心唤来,你去好好与他说说!” 
 
            话音刚落,人却已走远了,龙狷只笑着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该如何与那楼悉心解释,然还未待他想好之时,楼悉心却已开门进来,只笑着问道:“诺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悉心!”微笑得唤他,让他来床边坐下,龙狷伸手揽住他的腰:“是有关那裴笙的事情,他今天与我说,由于自小留有病根,需要那芍红来做药引方能医得好,所以我想与你说一句,看看你的意思。” 
 
            低下了头,楼悉心却突然不说话了,直过了许久,方闷闷答道:“那东西已是你的了,与我何干?你何必要来问我呢!” 
            伸手将人揽至肩上,龙狷只是笑着:“谁说这只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难道不是你的吗?”微笑得看着楼悉心微扬的眸,“更何况我知道这东西对你而言很重要,若你不愿意,我便只想别的办法帮他罢了!” 
 
            “为何要为我想这么多,没必要吧!”将身体从龙狷的怀中抽出,楼悉心只望着他,眸里燃起了几分正经严肃,“龙狷,你没必要与我这么好!” 
            “我与你好不好不是我自己的事!”笑着看向他,龙狷并不甚在意楼悉心的话,只笑着道,“笨悉心,我喜欢你,又怎么会对你不好,怎么能对你不好?” 
 
            只看着龙狷,楼悉心却突然像吃了哑药一般说不出话来,只过了一会,方淡淡笑道:“随便你吧,必竟他救了你的演儿,他既然要这东西,哪有不给的道理。而且这芍红所谓圣花也不过是说说的,若没用处,百年之后,也不过是堆尘土罢了。” 
 
            微笑得点了点头,龙狷自是高兴楼悉心的好说话,只笑着与他对望着,直过了一会,方笑道:“凤要攻打烈觇,我这大将军肯定是要出征的,我想将武悒带去,到时请你在府里帮我好好照看着演儿他们好么?” 
 
            “照看龙演他们?”疑惑得再看了一遍龙狷,楼悉心却是苦笑,“你要我帮你当保姆呢?这几个人,哪一个是好照看的,先不说这龙演,便是那易容心我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龙狷却也只是苦笑:“可是我也不能将那易容心带去边疆吧!”皱了皱眉,龙狷只是轻声呢喃,“说真的,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易容心的目的呢!我有点怀疑他会不会是烈觇国的人,只怕万一啊!” 
 
            “可若他真是那烈觇国的人,只怕他定要跟了你们去吧!”接口而道,楼悉心冷静得指出了事实,“这易容心这些日子里来毫无动静,倒也算是沉稳!我也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上次与司诺说起他,司诺却也只是笑,说随他了。” 
 
            沉吟一想,龙狷却是笑了:“司诺说随他,那我们还担心什么,放心吧,我倒想看看这易容心能做出些什么来。”将楼悉心的手握在双手中,龙狷如安抚着一个孩子般安抚着他,“我不会让他伤害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待到晚膳,龙狷在这三天来和一次走出了房门,便是为了出征的事,然让他料不到的是,当他事情一说,除去那他已料到的易容心外,便是连龙演与裴笙二人也说要随军一起去,弄得龙狷也是哭笑不得:“你们三人随我做什么,难道帮我上战场吗?还是留在京中吧,也安宁些!” 
 
            摇了摇头,首先说要去的便是那裴笙:“战场上,死伤总有吧,有我这个医生在也是好的!”向着龙狷摆手,裴笙不待他说出任何拒绝的话来,“先师在世的时候曾说过,救死扶伤是我们医者的责任,如今有战事发生,我又怎么能躲在后方置伤者而不顾呢?” 
 
            “也是,就让裴笙一起去吧,至于身体,在路上调理也是没有问题的!”还未等龙狷开口,司诺却先答应了下来,“龙狷,你便答应了裴笙吧,只是小公子你身系着整个落霞宫的安全,还是有不要去了!”抬头望向那安静坐着的易容心,“易公子也还是别跟着去了吧,你一不能参战,二也没什么去的理由,若过去了,只怕龙狷与我也无法向军中交待。” 
 
            “不管,我就要去吗!”自椅上站出来,走到龙狷的身边,龙演倒也知道该去向谁求情,“我怎么说也是落霞宫的继承人,功夫虽比不上你,但也算是有的!”一脸诚恳得看向龙狷,“狷,让我去啦,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无奈得看了看向自己求情的龙演,又看了看司诺逃避的眼神和楼悉心一脸忍笑的脸,回头望见的,便是那檀敕那幅悉听尊便的样子,最后也只能轻轻一笑:“演儿,你确定要与我一起去吗?我可是没什么时间陪你的,你也不许给我惹事!” 
 
            “好啊好啊!我一定坐到!”知道龙狷已松了口,龙演自然是高兴,伸嘴便在龙狷脸上啃了一下,“那狷是说要让我去了?” 
            赶忙推开那龙演,龙狷只觉得一阵脸红,虽说一直对龙演喜欢自己的事睁只眼闭只眼,但也没准备真要这位宝贝弟弟吧:“咳,演儿,去军中后,一切都要听诺的,明白了么?” 
 
            点了点头,龙演心想这自己怎么说也是司诺未来的上司,便是现在听听他的又如何:“好啊,我一定听司诺的,这总成了吧!” 
            点了点头,龙狷只觉得无奈,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将这目光落在了易容心身上:“容心,看来我也是拦不住你,罢了,你便与他们一起去吧!”
            三十一、伤患 
            随后的日子,便是众人忙碌的时节了,很快,不过一月的时间,一切战前的准备都已做好,告别了玄凤和檀敕还有楼悉心众人,龙狷与司诺便带着京中的十万骑兵及武悒、龙演、裴笙与易容心四人奔赴前线。 
 
            很快大军便开近到了进港城外十里处,大战一触即发,然就在这个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向来喜欢扰乱玄晟边城的烈觇国竟挂出了避战牌,只看得龙狷和司诺不由和疑惑,然也没商量出什么绝好的对策来。 
 
            于是,大军便在此驻扎了下来,话说这龙演等人也倒还是安分,个个都只在自己的军帐中,或是偶尔一起下下棋聊聊天,军中倒也十分安静,直到在驻扎了三日后,一个重伤患者打破了军营中的安静场面。 
 
            重伤者是在军营外不远被出去视察的龙狷与司诺二人发现的,身上中了十数刀,已是只剩下一口气了,经过一番讨论,二人将人救了回来,便交给了裴笙医治。 
 
            “龙狷,我们来猜猜这个是谁,如何?”微笑得开口,司诺只看着这人被脱下的华服及佩饰,又蹲下身子拿起了一旁的一只玉萧仔细得看了一看,“我在想在这人醒来后该问他拿个多少银子了。” 
 
            疑惑得看了一眼有些促狭的司诺,龙狷只将目光定在那及极好的碧玉所制的萧上,最后却是一笑:“我看也是,这家人平日里可是一毛不拔的,如今被救,总该拔出些什么来了吧!只不知这是崔家的什么人!” 
 
            将萧递给龙狷,司诺只是笑着他要自己去看,伸手接过他,龙狷抚过那冷若冰骨的萧声,最后将目光停在了玉萧顶端的挂饰上,上面清楚得写着三个字——崔苔袈。 
 
            “原来是他,真没想到我们救的竟是一个贵人呢。”龙狷亦是微笑,却笑得有了几分算计,“嗯,如若白救了他,可就真有些亏了呢。” 
            “是谁啊,看你们二人那幅算计的样子。”这时,一旁的裴笙已完成了救治,只看着二人笑道,多日来的熟悉已让裴笙与他们处得较熟,偶尔也会开上几句玩笑了。 
 
            龙狷还未说话,一旁的龙演早已上前抢过了那只玉萧,仔细一看,竟忙嚷嚷了开来:“崔苔袈啊,这人竟是崔苔袈!哇,早就想听他的萧了呢!”微笑得看着龙狷,龙演显然是起了兴致,“狷,你说等他好了,我能不能要求他为我吹上一曲呢?” 
 
            微笑得看了看龙演,龙狷却也没有反驳:“这也得等他醒了再说吧!”看向一旁的裴笙,龙狷这方问道,“不知他什么时候会醒呢?” 
            回头看了看那躺在床上刚刚盖上被子的伤者,裴笙也没想到这崔家人竟也生得挺是俊俏,只是看上去这唇似薄了点,应该会有些尖酸多情吧:“他伤得较重,虽救回来了,但也不容易好,要我看,至少得是明天才会醒吧,最好先找个人照顾他。” 
 
            点了点头,龙狷看向一旁随军而来的司琴与武悒:“司琴,你便好好照顾于他吧,若他醒了便来告诉我!小悒,你也帮着照看一下,以防有人偷袭。”回头看向司诺,龙狷只沉声道,“诺,我们走!” 
 
            两人回到自己的营帐中,还未坐下,龙狷却已开口:“诺,你说这裴公子是怎么受得伤,看这样子,似是被打劫了一般,不知与烈觇国有没有关系。” 
            只稍稍沉吟了片刻,司诺却是摇了摇头:“我看倒不像是烈觇国人所为,反像是一些江湖绿林人士做的,烈觇与我国国境之间本就有不少的强盗,我现在烦恼的,只是这烈觇国为何不挂着那停战牌,而且竟不见有任何消息,真不知打得是什么主意!” 
 
            只微笑得看向门外隐约的身影,龙狷伸出手针人拥入怀中,却是笑着印上了他的唇:“即来之,则安之,何必担心这么多!” 
            这里吻住司诺,那边却看着那门外的身影走去,这方放开了司诺,却是笑道:“唉,有我这样可怜的主帅吗?非但要防着外敌,还得防着内贼。” 
            司诺却没被他这番话逗笑,反是瞪了他一眼,话语中也有了几分不满:“这还不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将一个内贼留在身边的!” 
 
            是夜,打理完一天的忙事,眼看那龙狷又被龙演缠着,司诺倒也落得个一身轻松,只回到自己的军帐中,然刚一掀开帐门,却已隐隐看到了帐中椅上坐着一个人,将暗器置在手上,司诺略带谨慎得看着他,却借着月光看到了一头红发:“你来做什么?” 
 
            那人转过头来,果然便是那萧玉律的脸,只见他微笑得看着司诺:“想你了,来看看你过得如何!” 
            冷淡得望了他一眼,司诺悄悄收回手中的暗器,说出的话却也不留情面:“我们没这交情,更何况现在还是敌人,若我喊一声,你这烈觇国的太子只怕就要死在我玄晟的军营中了!”露出一丝冷笑,“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死法会很丢脸吗?” 
 
            闻言,萧玉律却是笑了,且笑得甚是开怀:“你会说吗?我萧玉律出现在玄晟大军副帅营帐中,而且这副帅还是冠绝天下的美人……”无赖得笑着,萧玉律显然毫无惧意,“只怕到时传出来的流言可就精彩了,也许还会有人说我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 
 
            顿时冷下了一张脸,司诺向来厌恶别人当他是女子,更何况这萧玉律的话也实在太过轻薄,努力得压制自己的怒气,司诺只看着他:“有什么事便说,何必这般多话。” 
 
            笑着看向司诺一脸的怒意,萧玉律却只觉得有趣,直过了许久,方自椅上站起:“和我出去一趟吧,在这里说太不安全,我怕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怕你还来?”嘲讽得看着萧玉律那一脸害怕的样子,司诺自然知道这是装的,“有话便在这里说,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是需要私下谈的!” 
            走到司诺的面前,萧玉律却是笑了,且笑得颇为自信:“若这事与龙狷有关呢,与这场战事有关呢,你是不是愿意与我出去走走?” 
            沉吟了片刻,司诺只是问道:“与他有什么关系,有什么事便说吧,我不认为我的帐中有什么不安全的!” 
            “可我不觉得安全,我向来是个胆小的人!”大言不惭得说着自己胆小,萧玉律只是笑,却是笑得让人摸不清头脑,“司诺,我不想与你太耗时间了,你考虑清楚了吗?” 
 
            沉吟了片刻,司诺突然笑了,笑得温柔至极:“你会害我吗?应该不会吧!既然不会,又有什么不敢的!”微笑得看着他,司诺仍然是笑,“难道你要这样走出去,只怕你没走出军营,已被射成蜂窝了!” 
 
            微笑得将一张人皮面具覆在脸上,萧玉律颇为自然得打开了军帐,司诺这才发现,原来这萧玉律竟是扮成了那易容心的样子,难怪没传出一丝动静了。 
            电光火石之间,正当司诺仍想着心事之时,萧玉律却已伸出了手,旋身拥过司诺的身子,右手紧握住司诺的脉脉门,嘴中笑着喊道:“龙狷,本王将司诺带走了!”话音未落,人却已飞了出去,待龙狷众人自帐中赶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司诺飞扬的衣袂和那萧玉律闪现的红发…… 
 
            “该死,这萧玉律,我非杀了他不可!”龙狷怒喝,正想运功追去,却听那武悒自另一帐中走了出来:“狷,裴公子醒了!” 
            “什么!”皱了皱眉,龙狷心中直骂这崔苔袈醒得不是时候,却也别无他法,只怒怒得瞪了那两人消失的地方一眼,想起看着那萧玉律拥着龙狷离开的画面,心中不由得万分恼怒,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转身往崔苔袈的帐中走去。 
 
            “龙大哥,你不去追司诺吗?”还未待龙狷走上一步,一旁的易容心却开了口,“司诺落在这人手上,你便不担心吗?” 
            冷笑,龙狷回头看向那易容心:“诺会出什么事,以诺的聪明他会出什么事?”微眯上眼睛,龙狷只看着易容心与那解心几乎一至的脸,淡淡一笑,“倒是容心,求你哥哥保佑司诺吧,若他出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的便是你!”看向一旁的武悒,龙狷沉声叮嘱,“小悒,帮我好好照看这易容心,明白了么?” 
 
            握了握手,龙狷便踏步往裴苔袈的帐中,眸底闪过一丝算计之色——一切都在司诺的意料之中呢! 
十受十美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8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短篇辣文合集裤袜下的颤抖苏婷的生活快穿之媚肉生香少女白洁激情雪色引牛入室肉身武器巨轮我的妈妈李彤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