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网妻2之我的花季酷老公最新章节

30-31 (结局)

网妻2之我的花季酷老公 | 作者:焰雪炎雪 | 更新时间:2018-03-04 16:23:23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都市猛男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从零开始
30-31 (结局)

&30东西南
记事「中」
 
 起名。
 
 丁西:我叫丁西,女,十三岁,三胞胎之长女。底下的两个小子分别叫丁南、
丁东。西、南、东名字是张秋起的,名字的来源嘛自然是有的。听说当年两家四
老为了我们的名字起了争执,最后决定打二十四圈来做决定,银子赢得多的那个
人来做决定。这麻将桌前一坐就乐得忘了时间,早不记得楼上有一个做月子的人
等着吃饭。张秋饿得不行下楼来催促,看见四老玩得不亦乐乎当即大怒,听完解
释后更是大动肝火,上前先后抓起桌上的‘西、南、东’咚咚咚砸下,我们姐弟
仨就此命名。
 
 丁南:这是个让我深恶痛绝的名字,丁西和丁东还好,而我常常被人叫做‘丁
兰’,我的前女友和前前女友都为此笑话过我。我向丁晓上诉过多次,但是上诉
无效。想当然的,他老婆决定的事他哪一回不予以支持。
 
 丁东:勉强接受,门铃声一样的名字还不错。该庆幸,张秋抓起的不是红中、
白板或是发财、一饼…
 
 ※父母。
 
 丁西:忘记说了,张秋是我妈,丁晓是我爸。丁晓宣称年龄三十八,实际年龄
三十四。张秋的年龄…在我们家这是个禁忌话题。总之,张秋每回听到同学或同
学的父母说她和丁晓是好年轻的一对夫妇她就会笑得合不笼嘴,那天我们家的晚
饭就会特别丰盛。这有什么了不起。从来不吃葱蒜和辣椒、燕窝蜂浆堆着吃、用
上万两银子的护肤品、高级美容店当超级市场逛,这样谁不显年轻。丁晓赚得钱
一半花在她身上,能不显年轻吗?丁辰也没她能花钱。
 
 哎,丁晓也太纵容她了。
 
 丁南:我反对。钱要花在刀刃上,说的就是这个。老婆是自己的,要是成天面
对一个黄脸老皮的人那多难受,这钱花得值。我甩了前女友就是因为她那粗得能
划火柴的脸皮,十七八岁的,还没张秋的皮肤好。
 
 要我说,丁西纯属嫉妒,女人嫉妒女人的那种。
 
 丁东:其实,燕窝蜂浆、护肤品还有美容店的贵宾卡等等都是丁晓张罗的,张
秋虽然知道花钱不少但从来不去追究到底花了多少,就怕知道了心疼死。我问丁
晓,是不是张秋老了他就嫌弃了。他说不嫌弃,但张秋会信吗。所以空话少说,
做这些才是实在的。
 
 恩,受教了。
 
 ※他们的爱情
 
 丁西:丁晓和张秋的事我从小听姑姑丁辰讲、听李玲和小雅阿姨讲、听奶奶和
爷爷讲、听外婆外公讲。那似乎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美得不适合这两个毫不
罗曼蒂克的人。
 
 丁南:我想他们应该是恩爱的,虽然他们成天只是‘张秋、丁晓’的叫,虽然
没听丁晓对张秋说过一句情话,虽然他们不像姑姑和姑丈一样单独约会、旅行,
虽然张秋老是念叨丁晓,虽然丁晓老爱黑脸恐吓张秋。
 
 我想他们之间,那是爱情吧。
 
 丁东:爱情…一个九岁孩子的爱情?延续至今的爱情?有这样的爱情吗?
 
 丁西:如果没有这样的爱情,那让他们一路走来的是什么?孩子时的丁晓为什
么会喜欢张秋?她算得上好看但不够漂亮,身材迷人么,矮冬瓜。小雅和李玲提
到的那个曾和张秋宣战的廖薇应该更有吸引力。要说是人格魅力,丁辰肯定会笑
死。退一万万步讲,丁晓就是喜欢她这样的外形就是喜欢她这样的性格,可从九
岁到十八岁这么多年也该腻了。
 
 丁南: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当我认识我的第二个女友的时候我坚信她就是我
今生的唯一,她那张脸我想我一辈子也看不腻。事实上呢,我半年后就腻了。那
以后还是没有遇到比她更漂亮的女人,但还是感觉新鲜的比她耐看。
 
 丁东:会不会是没有得到所以才才执着这么多年?
 
 丁西:同意,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因为‘最好’丁晓不惜做出严重伤害张秋
的事,可以说不择手段。丁晓的执着虽然令人感动,但那野蛮的行径我难以苟同。
丁辰那时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别以为一个‘爱’字就可以当作借口,这个年代不
流行黄世仁的爱情。而丁晓冷冷地说,他不会拿什么当借口,他就是这么做了,
他就是要这么做。张秋也真是,她怎么说也是个新时代的新女性,竟然就这样毫
无尊严地妥协了。她有没有想过不平等的婚姻维持能多久。
 
 丁南:恩,我也不赞同丁晓的行为,但是我能理解他。如果我能遇上我的‘张
秋’我也会想方设法把她留在身边,可我不会用这种残酷手段。男人怎么能伤害
自己心爱的女人呢。丁晓要不得啊要不得。
 
 丁东:如果不是丁晓,换做是刘星和赵文俊,张秋会妥协吗?结局会截然不同。
 
 周愉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谁。
 
 丁西:一个刚满十八岁,一个快二十七岁,两个人的婚姻会是怎样的呢?相爱
容易相亲难,何况是两个年龄这样悬殊的人,九岁,相隔一代的人能过得下去吗,
他们是夫妻不是母子。
 
 丁南:丁西说的是其他人,这个问题基本不存在于两人之间。张秋大学时两人
不就同居过两年,每当丁晓提起那两年时光时总是春风满面,我想那应该是段乐
不思蜀的日子吧,好羡慕。
 
 丁东:拿丁辰的话说,张秋这个人十五岁老成、二十岁持重、二十五岁天真、
三十岁幼稚,十几年如一日人长心不长。拿小雅的话说,丁晓怎么会看上张秋这
么没个性的女人,除了上下班没有一点自己的生动生活。拿李玲的话说,要养活
张秋很容易,给她一台电脑一日三餐一套不错的护肤品就行,男人都乐意找她这
样少有要求少有坚持当老婆。也许就是这样她才适合丁晓,所谓的天生一对说得
就是他们。
 
 丁西:天生一对吗?李玲也这么说。她说张秋遇上丁晓是上辈子积德这辈子才
走了这狗屎运,丁晓则是相反,要不是上几辈子干多了缺德事就是欠了张秋的债。
 
 丁南:没有被邀请参加婚礼的李玲是铁了心不理张秋,丁晓究竟怎样让李玲原
谅了张秋?我答应和她的胖侄女交往一个月李玲才告诉我。她说她那天和张秋通
过电话以后很快丁晓就打过去,听见陌生的声音她问是哪位,丁晓说‘你好,我
是张秋的丈夫,中学时候和她一起住的那个表弟,还记得吗?’。她以为有人在
作弄她,可电话上显示的号码和张秋先前的一样,也还记得那一声冷冰冰的‘你
好’。
 
 ‘你别怪她,她是怕你不能接受才不敢告诉你结婚的事。’‘那你以为我现在
能接受?’她问。直到丁晓一字一句把多年来的事情告诉她,她才相信他真的是
那个小表弟。她说丁晓实在不会讲故事,干瘪没有任何修饰和感情,如果她那时
候不是情绪化的孕妇她一点也感动不起来。她问丁晓喜欢张秋几年了,丁晓没有
马上说出来,嗯呃了半天才小声说也没几年。她说她曾经问过几个自诩深情的男
人同样的问题,他们总能马上说五年四个月、十年七个月哪,以标榜自己的痴情。
就因为丁晓半晌说不出来,她决定帮他。
 
 好特别的判断方法,如果这么说,我也同样想不起喜欢我的那些女友多久。
 
 丁东:简简单单丁晓就取得了战友的帮助,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胜利。李玲和
丁辰一样对张秋有绝对的影响力,在她造访过后张秋主动解除了三年的期限。先
是同事再来是好友,丁晓是预谋的。``
 
 丁西:情敌事件后接着是耳光事件。小雅说那一耳光本来是想引起张秋和他们
的纷争进而挑唆她和丁晓之间的关系,想不到张秋不告诉丁晓,算她聪明。
 
 丁南:张秋不说不代表丁晓不知道,总有风声传到他耳朵里。知道打耳光的是
小雅以后他没有点破,他明白张秋的苦心,不想因这事和他的朋友们闹翻。可是,
妻仇是要报的。他拉小雅买了爷爷公司上万股‘赚钱’的内部股,搞得她血本无
归赔了一半身家,还大人大量地说如果不是看在她醉酒的分上惩罚不会这么轻。
无情的男人,小雅好歹也是他的昨日黄花,还是朵那么美丽的黄花。
 
 和张秋一样,小雅也年长丁晓,丁晓喜欢比自己年长的女人?
 
 丁东:张秋质疑丁晓的感情,说他对她的喜欢有别于男女情爱的喜欢,所以在
念高中的第一年丁晓与多个女生交往,其中大多数比他年长。我想他或许是想知
道,他喜欢张秋是否只是迷恋年长女人的缘故。小雅年长丁晓四岁,是另一个张
秋吗,绝对不是。
 
 丁西:张秋说那次是丁晓唯一的一次出轨,可丁晓不承认,他说那时喝醉了扶
他的人是男是女他都不知道,所以罪名不成立。
 
 丁南:先是廖薇再是小雅和不正经的女人,张秋失控是必然的。作为唯一的一
次动手的夫妻争吵两位当事人不做过多的描述。只听张秋说最终以丁晓背着她上
天台散步曲终。这个真的是他们史上最激烈的争吵吗,我很怀疑,只是在闹情趣
吧。其实男人在挨心爱女人耳光的时候有一种受虐的浪漫感,这就为什么肥皂剧
里总出现女人打男人场面。
 
 丁东:提起这次争吵丁晓心有余悸,他说原因出两人的沟通上并不是他的问题。
如果能让张秋息怒,他不介意挨上一个两个耳光。男人的尊严这时不值钱。
 
 &31东西南记事「下」
 
 丁西:婚姻的开始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是开端。用丁辰的话来说,这是一场硬
仗的开端,丁晓要打的硬仗。
 
 丁南:张秋害怕流言蜚语,害怕朋友亲人知道丁晓的事,不想让同事知道丁晓
的存在。丁辰姑姑说这些是张秋极度自卑的体现。自卑,不能理解,张秋是个很
不错的女人啊。模样身材不错,性格脾气不错,做的饭菜…也合丁晓胃口,要不
那淡而无味的东西他怎么吃得津津有味。再说了,丁晓对她的迷恋还不够给她信
心吗?女人不都这样么,男人越是在乎她们,她们的虚荣心就越膨胀。
 
 丁东:我比较好奇丁晓怎样阻断旁人的闲言碎语的。
 
 丁西:丁晓让奶奶嘱咐来婚礼上的亲朋不准对张秋问东问西,尤其是有关他们
年纪的事。还让奶奶给四周邻里以及家里来访的人讲好,不准乱嚼舌根不准用异
样的眼光看张秋,否则他就和张秋搬出去。奶奶大骂臭小子在故意刁难她,这堵
人嘴巴的事谁做得到。他出了个主意,说是等他大学开学和张秋飞去了U 城市,
丁家再举办一次隆重的婚宴请到那些婚礼上没有邀请的邻居来。很多事越是遮掩
流言也越多,索性大大方方公开,大大方方地警告那些爱饶舌的人。婚宴结束时
爷爷送给所有宾客价格不匪的喜酒喜烟,拿人‘嘴短’的道理大家都懂。
 
 丁南:听小雅说,有一回有人问丁晓‘听说你老婆比你大’,‘大’字刚出口
丁晓就一拳挥出去敲掉了他的门牙,然后将他按在地上一阵死里打。事实证明,
杀一儆百的高压手段非常有效。马黎事件实属意外。
 
 丁东:丁晓的做法很盲目很幼稚,我原本认为。听丁辰说被马黎那么一搅张秋
反倒开了窍,我想我明白了。丁晓知道自己不能堵住所有流言,但他在努力,他
的‘努力’终有一天会被张秋察觉,而他要的就是张秋察觉的这一刻泛滥开来的
感动,这样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也幸好,张秋最后体会到了他的‘苦心’。
 
 不可否认,丁晓将人的心理研究得非常透彻。
 
 有时候,网,不一定要带刀带刺。
 
 丁西:然而刘星的出现打破了丁晓的沉着冷静。他又一次耍出手段换掉了张秋
的避孕药企图用孩子将她牢牢绑住。他那时一定是惊慌失措吧,所以才会失去理
智不顾张秋的承诺做出伤害她的事。
 
 丁南:说是伤害未免严重了,张秋是他的老婆为他生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倒是刘星,他对于张秋是怎样的分量?刘星送张秋红玫瑰的当天,丁辰告诉了丁
晓,说出了刘星离异回国对张秋的‘企图’,要丁晓给张秋一次选择的机会。她
说她那时希望张秋能够在丁晓和刘星做一次选择,选择合适她的一个。什么叫合
适什么又叫不合适,年龄相仿叫合适悬殊叫就不合适?附加这样条件的爱情还是
爱情吗?想不到丁辰也是庸俗的,令人失望。
 
 丁西:丁晓毫不迟疑,通过丁辰找到刘星约他第二天早上见面。丁辰怕丁晓闹
出乱子跟着去了。据她叙述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丁晓见到人开门见山地说‘谢谢你送我老婆的玫瑰花,但她喜欢的是菊花,下
回记着了。’刘星不解地问丁辰他是谁,丁辰回答‘张秋的老公、我的弟弟丁晓。
’丁晓说了一句幸会后坐下,耐心等待对方消化这个惊闻。
 
 刘星震惊过后正要开口丁晓抢先说‘收回刚才的话,给我的老婆送花由我来就
好,不需要刘先生代劳。九年前她就已经作了选择,不是吗?’‘九年前,什么
意思,请问那时你多大?’刘星冷脸问。丁辰生怕两人打起来,一直抱住丁晓的
手。
 
 ‘十一岁喽,我们是在她上大学的第二年开始交往的,有问题吗?’如果说交
往,丁晓和张秋名义上的交往是在张秋高中毕业暑假开始的,两年后他考上附属
中学和张秋一起同居,那时张秋念大学三年级,丁晓那时已满十二岁。丁晓从丁
辰那得知,张秋和刘星结束那该死的暧昧关系是在大学二年级,所以他才故意这
样说。意思很明显,张秋是因为他这个十一岁的男孩甩了刘星。‘你可以不信,
不过现在的事实是,我和她结婚了。’‘你们能结婚吗,你才二十岁!’‘这个
不劳你操心,你可以去向她求证,或许你还有一次机会。她只答应跟我三年,现
在已经过了两年。’接着丁晓把当年威迫张秋的手段还有三年约定的事告诉了刘
星,当天刘星就找上了张秋。至于刘星找上张秋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除了当事人
没有人知道,不管我怎么追问张秋都闭口不谈。
 
 丁南:还能说什么,不是他放弃就是张秋拒绝他。我很想知道如果张秋选择了
刘星,丁晓接下来的策略是什么,一定有好戏分,很遗憾没有下文。
 
 丁西:笨蛋,如果张秋选择了刘星首先就是把我们仨打掉,哪里有你在这哀叹
遗憾的分儿。
 
 丁东:最后一个问题,当年丁晓向外公外婆托出一切,两老怎么就轻易接受了
他?
 
 丁西:‘有魄力’的丁晓在婚礼过后即将起程离开小城的前一天把所有的事向
两老合盘托出。外婆外公除了震惊还是震惊,除了不相信还是不相信。外公最先
冷静下来,问‘你真的打算把张爸爸送到牢里去?’丁晓摇头,他说坐牢也是我
去坐。外婆说当时她被那孩子样子吓坏了,那样子看来如果他们敢拆他和张秋他
一定会做出不要命的事。
 
 ‘为什么要说出来,你可以一直瞒着的。’外公问。
 
 丁晓说他所做的就这一件错了,他不要把这件错事带进他和张秋的婚姻,他不
想将来夫妻口角张秋抓着这事来指责他或是当作离开他的借口。
 
 ‘错了就是错了,不会因为你告诉我们它就对了。’外公说。
 
 丁晓点头,把事先准备一叠东西递给外公。‘张爸爸可以现在就把我送进去,
但我请你给我一次机会,一年、两年、三年如果我对张秋不好你随时可以送我进
去。’丁南:那一叠东西是丁晓的供罪画押,绝对能让他在牢里蹲上三年五载。
这就是他对张秋说的他要承受的后果。想想也是,他怎么可能真的让外公倾家荡
产甚至去坐牢,张秋那时竟会受他威胁。张秋说事后她吓得不行,如果当时外公
一怒之下真把他告了怎么办。
 
 丁西:丁晓的破釜沉舟、视死如归硬是让两老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了解张秋,
既然会答应和小她九岁的人结婚那一定是动了真格,如果他们反对小两口指不准
就闹私奔闹殉情。再者静下来想,丁晓和张秋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抛开这岁数
丁晓他们是满意得不得了,左想右想还得不出解决办法小两口第二天就起程离开
了。
 
 丁南:张秋和丁晓飞去了U 市,事情暂且被压下来。我问外婆事情就那么不了
了之了,他们就那么把女儿交出去了?外婆笑着说是啊,事情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两年里丁晓时不时打电话给她,‘张妈妈,张秋不去医院你说说她。’‘张妈妈,
张秋又不理我了。’‘张妈妈,张秋换了种避孕药,对身体有没有害…’丁东:
该说什么,丁晓是幸运的,他像是生来就被眷顾的。如果不是,他再多的手段再
多的执着也是枉然。
 
 丁西:小时侯看过的童话总是这么写‘王子迎娶了美丽的公主,从此过上了幸
福的生活。’可是童话书里从来不写幸福的生活是怎样的。
 
 他们的爱情令羡慕憧憬吗?其实不,他们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没有
情话绵绵、没有浓情蜜意,像是一杯淡淡的清水,有时微微带甜,有时是酸的,
当然也有苦的时候。
 
 丁南:怎么会不令人憧憬,天长地久就是他们这样的不是吗?你不也妄想着你
的‘丁晓’出现。
 
 丁西:你有资格说我吗,也不知道谁的作文写着,我的梦想‘张秋’。恋母狂,
变态!
 
 丁南:我那是打比方,打比方你懂吗?快十四岁还没男人要的老女人,你真以
为会等到一个‘丁晓’?
 
 丁西:十四岁就非得和人交往吗?总比你滥交的发情猪好!
 
 丁南:你说谁发情猪,学校除了你和丁东谁没有交过男女朋友,现在是什么年
代搞清楚,别总把自己当张秋!
 
 丁西:我才没有,我比她漂亮,也不是矮冬瓜!
 
 丁南:听见了听见了,我去告诉丁晓你说她老婆是矮冬瓜…
 
 丁东:哎,两个被张秋丁晓故事毒害的人哪。
 
 天长地久那是童话里才有的。那么他们呢?丁晓对张秋的情感是一种自我催眠
所以才会延续至今,最初是对张秋天真执着的爱将他催眠,接着是被与张秋甜蜜
的新婚催眠,再来是被我们三个催眠,后来嘛,谁知道,也许张秋做的番茄蛋炒
饭…
 
 ※张秋把五岁的鼻涕虫抱在怀里哄了半天他才停止哭闹。“对不起,对不起,
阿姨回去一定揍小西姐姐。”小鬼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巴掌红印,小西这孩子真生
气了啊,居然对一个小鬼下这么重的手。
 
 “哇…不准…不准揍西姐姐…哇哇…”
 
 “好好好,不揍她,别哭啊,阿姨不揍西姐姐。”这一回不管张秋怎么哄小鬼
还是大哭不止。小鬼的妈妈上前要将他抱走,他抱着张秋的脖子不放,张秋吃不
消地喊着,“丁西,还不给我过来。”
 
 “我不!”
 
 “小西,听话。”我搂着的肩将她带到小鬼跟前。
 
 小鬼马上不哭了,在张秋衣服上擦干净鼻涕,抬起小脸甜甜喊了一声西姐姐。
张秋把他递给小西,小西嫌恶地接过去放下地,牵着他的手走进屋去。“你要再
哭我再揍你。”
 
 “小西。”我佯怒喊了一声。
 
 “哼!”
 
 “这就是你的女儿。”张秋取下被小鬼踢脏的围裙丢给我,正要回屋就见丁南
骑着机车冲出来。“丁南上哪儿去,吃饭!”
 
 “我不吃了,姗姗找我。”说着他轰一声踩下油门飚出老远。
 
 “姗姗是谁?”她转头问我。
 
 我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我说丁晓,你的放任教育是不是太过头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正要开始
训示,丁东从二楼窗口探出头来打断了她。
 
 “妈,吃饭了,我摆好碗筷了。”
 
 “就来。三个里面就属丁东听话。”她欣慰地说。
 
 “吃饭,吃过饭我会好好教导他们的。”我把围裙丢还给她,挽着她的走回屋。
 
 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叫吼声,转过身去看见对面邻居家的女儿被男人打了一耳
光推倒在地,张秋忙喊着我过去阻止。听见二楼的丁东喊了一声‘小箐姐姐’,
抬眼他已经冲到那个男人的跟前,二话没说飞起一脚把高大的男人揣出几米远。
 
 “丁东!”张秋想要上前去,我搂上她往楼梯走。“你干什么,还不去拉开他。”
 
 “他会解决的,我们吃饭去。”我们家丁东已经是男人了,所以自己的事情就
要自己解决。
 
 “还吃饭!丁东…”再回头看去,那个男人已经跑开了,丁东扶起了邻居的姐
姐进了她们家。张秋好象要哭出来的样子,为什么,丁东赢了啊。
 
 我拍着她安…抚,“老婆别气别气,你看你的鱼尾纹出来了。”
 
 她赶紧舒眉展眼呼气吸气,不断说着我不气不气。“有几条了。”她指着眼角
让我数数。
 
 我低头凑近用手指点着她的眼角,“一、二、三…四…四条半。”我骗她的。
 
 “数得可真清楚。”她冷了脸,推开我径自走上楼去。
 
 “你看我,我也有好几条。你也数数?”
 
 “懒得理你,吃饭。”
 
 我摸着摸兜里的戒指盒,等会儿就用这个哄她好了,这次的挺漂亮的。第几个
了呢,十五个,不,加上结婚戒指是十六个。十六,五个三年还多出一年…
 
 “丁晓,你还在蘑菇什么,到底吃不吃。”
 
 我们还会有第六个三年,第七个,第八个…对吗,我的鱼儿。
 
  —全文完—
网妻2之我的花季酷老公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8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女欢男爱米虫床上的魔鬼交易淑女狼影啸啸堕落学园超级名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