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女皇子最新章节

惊魂五台山

女皇子 | 作者:清穿 | 更新时间:2018-03-10 15:10:29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都市猛男情欲的盛宴制服下的诱惑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
 
惊魂五台山
 
  小十八爷若楠眉开眼笑,万分虔诚的看着他的康熙老爹,心中无比崇敬,老爹,俺特别特别佩服您!
  他手腕耍的漂亮无比,先比赛,后册封,再送文房四宝兼书籍,康熙一套动作顺理成章,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自然。
  这一下子暗示够明白,够清楚,再不用康熙去耳提面命提倡要如何如何重视哥哥教育,人们自然会心领神会。
  各阿哥府主人都是成精的人物,他们从今晚康熙的行为嗅知未来,凡大清朝格格,今后还有一大堆的竞争要参与,也有一大堆的好处等着各自去争取。
  特别五爷七爷九爷三人,在宴席之上他们已经下了决心,各自回府要抓紧对格格们文化熏陶,万不能再跟今晚一般狼狈了。
  
  小十八见自己临门一招已然奏效,黑瞳瞳的眼睛笑成月牙儿。
  心中暗暗祈祷,但愿这些侄女们能够如同康熙希望那般,修炼成文武双全的尊贵公主。
  他小十八爷等不及想要看看大清公主挥斥方遒、激扬文字的那一天。
  
  从四阿哥处,十八阿哥探得压岁钱发放清单,十三阿哥以上的阿哥每人发放压岁银子五千两;
  从十四阿哥起到十六阿哥止,成了婚吃住宫中未分府者,每人发放压岁银子三千两;
  凡六岁以上未成婚已经启蒙就学的小阿哥,每人压岁银子一千俩;
  四岁以下小阿哥及皇孙、皇孙女,每人发放压岁银子五百两。
  
  当然,经此一役,收获最大,也最高兴者,莫过于十八阿哥若楠。
  他不但为十三阿哥成功争取到五千两银子压岁钱的平等待遇,为自己心中偶像扳回一局,也为所有小格格们争取到同等的权力与待遇。
  为皇家之女性争得小小一片天。
  这使他那颗女儿之心十分熨贴,十分哈皮,谁言女儿不如男,但看我女皇子如何扭转乾坤。
  
  不过,他也因此惹恼一人,那就是未来的大将军王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刚得了耳报,是小十八力奏康熙,才使压岁银子名单,上了十三阿哥,下了自己。
  他并不心疼那两千钱银子,而是忌讳十八阿哥的影响力。
  十八阿哥明显偏向十三阿哥四阿哥,也令他如噎在喉,这样一个人放在皇阿玛身边,难免会影响到自己,那么今日之事则会时时发生。
  这样局面是他所不能容忍。
  十四阿哥坐在阿哥所里自己书房中,陷于沉思之中。
  八哥的势力归了自己,九哥的财力也归了自己,只要倒了太子,自己就能取而代之。
  自己能有今时今日局面,委实不易。
  为此他花了大把气力与心血。
  绝不能让人来破坏自己,也绝不能让十三阿哥的恩宠,再次凌驾于自己之上。
  绝不能!
  他微眯双眼,眼神里透着几丝狠绝。
  挡我路者,神鬼不饶。
  
  他这里咬牙切齿,暗下狠心。
  
  小十八那里却是丝毫不知,他是平心做事,并不针对任何人,在若楠心理,似乎他只要提防太子即可,因为后世之人传言这位太子,遭受一废,性情大变,办事全无章法,但凭一时喜好。
  所以,他压根不会想到,一点小小压岁钱,差点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当然这时后话。
  
  他小爷这会儿正哈皮的很,在乾清宫里跟他老爹磨叽那套银狐披风。
  康熙不干,“你这个孩子也太精了,这银狐皮子通身无有杂色,委实难得,你倒会挑,这是成套的,你拿走一件就单了,你还是换挑别挑吧。”
  小十八就知道康熙没那么撇脱,每次跟他骗东西,他总是要东挡西挡不爽快。可是小十八是谁呀,他可是被祖母父亲抛弃而不堕落,顽强生长的一颗荒野劲草,岂能轻易放弃看进眼里的东西。
  “阿玛,既然如此,您就干脆的,把一整套都赏赐给儿臣得了。”
  “都赏你?那女式披风你也要?”
  其实那银狐披风全身银狐毛皮无有任何别装饰,无所谓男式女式,只不过女式高立领,男式大翻领,小十八爷其实就是眼奇那女式银狐披风,准备弄到手了自己穿戴。
  但是话却不能如此说法,“嗯,儿臣预备将来娶媳妇时候派用场。”
  康熙富有四海,对于心爱的幼子岂会不舍得一件银狐披风,不过见他紧张兮兮,似乎十分稀罕,所以故作姿态而已,见他张口媳妇闭口儿子毫不脸红,乐呵呵的高举双手,轻轻落下,最后改为摸下老儿子下巴颏,“得了,连媳妇儿子都搬出来了,李德全,把那银狐披风给你们十八爷送屋里去。”
  
  大过年了,别人乐呵,他这个一国之主却不能歇息,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
  
  康熙四十九年正月。
  康熙谕礼部:“玛克式舞,乃满洲筵宴大礼,典至隆重。今岁皇太后七旬大庆,朕亦五十有七,欲亲舞称觞。”
  
  老佛爷七十整寿,宫中举行了盛大庆典活动。
  在酒宴之上,康熙老爹亲自举杯向自己嫡母祝酒上寿,之后,他嘴里哼唱着蒙古长调,以五十七岁高龄,翩翩起舞,跳起了草原舞蹈。
  自太子以下,十八阿哥以上,个个离席,跟着康熙老爹跳起了舞蹈,舞姿不美,诚意难得。
  
  看着眼前一班儿孙,太后老佛爷潸然泪下,自己一生虽不得丈夫欢心,却有这般孝顺儿孙,值得了。
  那一幕让十八阿哥内心震撼,终身难忘。
  康熙以帝王之身,彩衣娱亲,古今难寻。
  说康熙至诚至孝第一人,绝非虚夸。
  
  二月,康熙巡幸五台山,太子胤礽、三阿哥胤祉、八阿哥胤禩、十阿哥的胤礻我、十三阿哥的胤祥、十四阿哥胤祯,十八阿哥胤祄随往。
  
  这次巡幸行宫设在在罗目侯寺里 。
  小十八对于佛事没有兴趣,他之所以跟来,只是为了走出紫禁城,看看外面的山野气息。也想见识见识后人眼里这神秘莫测的五台山。
  其它哥哥三爷八爷十三爷似乎对礼佛十分热心,寸步不离陪同康熙礼佛谈经,留恋忘返。 
  小十八只是稍坐片刻,便觉得无趣,因康熙有言在先,准许各人自由活动,小十八于是偷溜出门独自游览五台山冬日景像。
  结果碰见同样偷溜出门的十阿哥,十四阿哥,三人与是结伴同游五台山。
  小十八第一次到五台山,对于这块佛教的圣地,觉得什么都新鲜,只可惜二月的五台山被白雪覆盖,显然不适宜游览。
  路上还有许多拜山的百姓,他们三步一叩,五步一拜,万分虔诚。
  
  只可惜,皇家一到,万民回避。他们只得遥拜山门,不得入内。
  
  十四阿哥言说五台山顶,古木参天,有许多好玩的动物,比如毛茸茸的小松鼠,长尾仓鼠、大仓鼠,花鼠,岩松鼠、还有草兔、鼠兔、机灵的小猴子,根本不怕行人,提议大家去爬菩萨顶。
  十阿哥言说没意思,提议哥三不如回去就火喝酒侃大山。
  十八阿哥却被十四阿哥所描述的的美景所迷惑,想着去抓几只毛茸茸小松鼠回来养着也是个乐子,遂极力怂恿十阿哥跟自己一起去爬菩萨顶,结果十阿哥不为所动,还劝说小十八也别去,说如今雪大路滑,山高路滑,怕出危险。
  十八阿哥有一丝犹豫,毕竟他是暗暗出跑,没有知会康熙老爹。
  十四阿哥却信誓旦旦担保,他们可以速去速回,抓几只动物就回程,绝不会有什么偏差。
  小十八爷,跟着十四阿哥走着玩着,不知不觉爬上了陡峭的菩萨顶,一百零八级石头阶梯,爬得若楠一身汗水,台阶果然如十阿哥所说,溜滑无比,十八阿哥全杖十四阿哥一路扶持,才上得山去。
  
  菩萨顶里有个顶字,其实并非山峰之巅,一般绝顶之上只生杂草。
  古刹之中果见古木参天,树木山野被白雪覆盖,更添几分幽静。
  但是树间游玩的小动物却并不如十四阿哥所说那般遍地都是,只偶尔有一只两只惊慌而过,瞬间消失。
  十八阿哥不免失望。
  于是兄弟两人相携下山。
  下山之时,道路更是难走,兄弟两个人走走歇歇,行程很慢。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入深渊万劫不复。
  半路实在难行,眼见天就黑了,十八阿哥有些急了。
  “十四哥,不知道阿玛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们不在了,会不会着急呀?”
  十四阿哥似乎也急了,“是呀,我们这样速度太慢,十八弟,你在此稍等片刻,哥哥去砍俩个根拐杖来,我们也好走得快些,免得阿玛着急上火。”
  
  十八阿哥听他说的有理,便催他快去。自己找了棵小树抓在手里,依山靠着等候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边走边喊着,“十八弟,你千万别乱跑,哥哥马上就回来。”
  可是,十四阿哥一去半天还不见踪影。
  十八阿哥看着天色越来越昏暗,不免担心,以为十四阿哥出了什么事情,遂大声喊叫,“十四哥,十四哥,你在哪里?听的见吗?”
  回答小十八的只有那空谷回音,“听的见吗......吗......”
  任凭小十八声音喊的嘶哑,十四阿哥只不见踪影,也不见半丝声响。
  十八阿哥站在陡峭的绝壁之上,上下不得,腿肚子发软,悔不当初,该听十哥一劝就好了。
  他既担心十四阿哥会有危险,又担心康熙不见了自己会着急,又冷又饿,浑身不由自主簌簌颤抖。
  
  话说此刻的十四爷其实就在小十八不远处猫着身子,暗暗观察着小十八的一举一动,见他担心自己,喊叫自己,他也曾经一时心软,准备应声,却又忍下了。
  他在心里宽慰自己,干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己并未亲手害他,他若有事也是天煞之。
  其实他上山之时有很多机会下手除去十八阿哥,只要他微微用力即可,也是他良心尚未灭绝殆尽,小十八寻常对他也还尊敬有礼。是以他无法当面下手。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决意小十八是死是活-----凭天断。
  是所谓天意。
  当然,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兽行,他自己也不能提前下山而去,毕竟有十阿哥与很多侍卫亲眼得见他们兄弟相携上山,他不背负杀弟恶名。
  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要让人祸变成天灾,所以他必须陪着十八阿哥在山上挨着。
  挨着等待天意。
  倘若天灭小十八,就让小十八自己挨不住了,摔下悬崖;倘若天不灭他,就让他挨到有人来解救。
  
  这会子,山下已经乱了。
  天擦黑还不见十四十八阿哥兄弟归来,康熙恐惧之心顿起,急召十三阿哥八阿哥点起兵马,上山搜救。
  
  只是至今无有消息传回。
  十阿哥心生愧疚,想要跟去搜寻,却被康熙拦下,叫他仔细回忆当时一切。
  随着时间推移,康熙在行宫之中坐立难安,他已经把老十骂了千遍万遍,老十也是痛哭流涕,后悔自己没有拦住两个宝贝弟弟,可是他是见小十八满脸神往,老十四拍胸保证才听之任之,谁料竟然真的出事。
  
  十阿哥人粗心不粗,他起先只是焦急,悔恨,及至后来,他心里产生一丝恐惧,十四阿哥今日举措让他暗生一丝不好的联想,对十八阿哥这个异军突起宠冠后宫的弟弟生出莫名的担忧。
  天灾犹可为,人祸无所避。
  自己当时应该跟随,或者让侍卫暗随护卫就好了。
  
  话说十八阿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之时,十三阿哥八阿哥正加快步伐漫山遍野搜救,他们一路呼叫一路寻找。只不见两人踪迹。
  小十八贴身侍卫诺民死的心都有了,他不过上个茅房,转眼就丢了小主子。先前皇上看他的眼神已经杀气腾腾,眼前十三爷也是满脸戾气。他心里明白得很,小主子一旦有事,自己死是小事,还会连累全家遭殃。他那喊叫主子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还好有侍卫报告,菩萨绝顶似乎有细微呼叫之声远远传来,可是细听却又消失不见。
  十三阿哥果断决定与八阿哥兵分两路,八阿哥待人继续扩大搜寻,他自己带人攀越菩萨顶。
  十三阿哥带人凿冰扫雪,向山顶搜寻,搜到一半,便听见十八阿哥断断续续的哭声。
  十三阿哥心头一暖,连忙大声呼叫,“十八弟,是你吗?我是十三哥,听到了应我一声?”
  十八阿哥听见十三阿哥呼唤如闻天籁,。
  “十三哥,是我,是我,我在你们头顶上。”
  十三阿哥一边催促大家快速凿路,以便自己率先攀爬上去。
  还好他们出发的早,十八阿哥已经全身麻木,只心口尚留一丝暖气提着,想着他十四哥回来救他。
  时间过去一分,她的绝望就多一分,她也想过自己攀爬下山,可是山路陡峭,飞雪落地。寒风一扫即刻成冰。一个不小心就会尸骨无存,他也不敢去密林里寻找十四,她害怕自己会迷路,也怕十四阿哥回来找不着自己。他以为自己回不去了,要冻死在这风雪寒夜之中。
  此时乍见十三阿哥,叫声“十三哥”泪水已是夺眶而出。
  
  十八阿哥能够坚持到现在,全凭心中一口气,此时获救,顿时倦意浸袭,昏厥过去,不过善良的若楠强撑一口气,告诉十三阿哥,十四阿哥离去的方向。
  十三阿哥脱了自己外罩大氅裹住十八阿哥全身,一边让人快速送十八阿哥下山回行宫,一边让人通知八阿哥前来支援,自己带人沿着十八阿哥指引方向寻找十四阿哥。
  十三阿哥本来为十四阿哥提心吊胆,谁知他就在林子里不远之处,不过人已经受伤昏迷,腿上有血迹凝固,像是摔伤了腿骨。
  十三阿哥很快与闻讯赶来的八阿哥汇合。
  很快赶上护送十八阿哥队伍,十三阿哥亲自抱了十八阿哥在怀里捂着,着人抬着昏睡的十四阿哥胜利返回行宫。
  康熙见两子归来,任是他一生纵横,也禁不住红了眼眶。
  即刻发下严令,着太医全力救治,若有疏忽,提头来见。
  经太医诊断,十八阿哥是惊吓过度外加风寒,十四阿哥腿上只是皮肉伤,并为伤筋动骨。
  孙之远心有疑问没有出口,十四阿哥腿伤乃是利器所致。
  不妙的是,十八阿哥十四阿哥夜里齐齐发起高烧。
女皇子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net/249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情欲的盛宴制服下的诱惑激情游戏狂欲总裁超级名模婚婚欲醉逗弄水芙蓉樱色花火